几个小时后,言初从睡梦中苏醒回来回来。感觉到头顶的灯光,她轻轻闭起眼睛,依旧但是一副很难受啊的表情。睡了一觉,怎么头但是这么痛?言初揉了揉太阳穴,坐站起身看了看床头柜,想拿过水杯喝一口。但是,也许是她现在的没什么力气,因为那杯子没拿稳,直接从手中感觉到头顶的灯光,她微微闭起眼睛,依旧还是一副很难受的表情。。...

几个小时之后,言初从睡梦中苏醒过来。

感觉到头顶的灯光,她微微闭起眼睛,依旧还是一副很难受的表情。

睡了一觉,怎么头还是这么痛?

言初揉了揉太阳穴,坐起身看了看床头柜,想要拿过水杯喝一口。

可是,或许是她现在没什么力气,所以那杯子没拿稳,直接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下一秒,卧室中就传出了“匡嘡”的声响。

而没多久之后,卧室的门从外面被推开,傅晋深带着些焦急地走了过来。

“怎么了?”他看向床上的女人。

“没事,杯子没拿稳,掉了……”言初说着这句话,显得有些尴尬。

不过,傅晋深倒是不介意,走过去主动帮她捡起了杯子,然后说:“我重新去倒一杯。”

傅晋深说完,就直接走出了房间,但是言初却觉得怪怪的。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

就在言初疑惑的时候,男人拿着一杯温水回来了。

他将水杯递到言初面前,而言初也回应了一句:“谢谢。”

说完话,言初便喝起了水来。

可是,傅晋深站在那儿,却不自觉地把自己的视线落在了言初的唇瓣上。

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傅晋深的脸色却显得有些僵硬。

言初似乎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她一脸奇怪地开口:“你怎么了?”

“没事……”

听到男人的回答,言初也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将水杯放在了一旁。

现在,她舒服多了。

只是,当她刚放下水杯的那一刻,原本站在床边的傅晋深却突然将身子凑了过来。

看到男人的动作,言初多了几分警觉。

她下意识将身子往后仰了仰,问:“你……干什么?”

这男人突然凑她这么近做什么?

看到女人警惕的模样,傅晋深不自觉地蹙了蹙眉,随即,他平淡地开口:“试试你的温度。”

听到这样的回答,言初的表情一顿,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

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所以,她也就没再抗拒傅晋深的动作,而是很配合地凑过了身子。

男人温热的手掌轻轻贴上了言初的额头,她微微仰起头,一眼便看到了男人那张冷峻的面孔。

“好像已经退烧了。”

“哦……”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头有点痛……”她乖乖回答。

“那你再休息一下,我去把晚餐拿过来。”

说完话,傅晋深便离开了卧室。

看着男人的身影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言初才立刻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她真的退烧了吗?怎么感觉脸上这么热?

言初撇撇嘴,一脸很懵的样子。

很快,傅晋深端着餐盘走了进来,看到丰富的菜色,言初的眼神立刻就变了。

“这些都是你做的?”

“不是,叫的外卖。”

傅晋深刚才看到言初家里有不少外卖单,所以随便找了一家叫了外卖。

听到这个回答,言初无奈摇了摇头:“我还以为傅先生有什么长进呢。”

“云小姐都有力气开玩笑了,看来是好的差不多了。”

傅晋深送完餐,准备出去。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提醒了一句。

“看你体弱多病,这几天卧室的床就留给你睡吧。”

“谢谢。”言初下意识回答。

可是过了几秒之后,她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等等!

这本来就是她的床好不好?

书评(406)

我要评论
  • &的身上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 考了一&能走吗

    言初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打算先送男人去医院,于是,她又开口:“能走吗?我送你去医院。”

  • &地盯着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