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东西后,言初顺道把药也吃了。没准是药物作用,当傅晋深回来帮言初拾掇碗筷的时候,却意外发现那个女人了都忍又睡了过去的。想起她病了,傅晋深也没想多打搅,拿着东西就准备好回去了。但是,还没等他跨出一步,却又听见了身后女人未知的恐惧的声音。傅晋深后转身,兴许是药物作用,当傅晋深过来帮言初收拾碗筷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女人已经忍不住又睡了过去。。...

吃过东西之后,言初顺便把药也吃了。

兴许是药物作用,当傅晋深过来帮言初收拾碗筷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女人已经忍不住又睡了过去。

想到她病了,傅晋深也没想多打扰,拿着东西就准备出去了。

可是,还没等他迈出一步,却又听到了身后女人恐惧的声音。

傅晋深转身,一眼便看到了言初皱起的眉头,而她的手,也紧紧地抓着被角,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

“救救我…….救我……”言初慌乱地摇动着脑袋,她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些汗水。

看到这一幕,傅晋深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主动回到了言初的身边。

他低下头凝视着女人的脸颊,因为发烧的缘故微微透着些红色,而她的长发散落在两侧,显得有些凌乱。

“求求你们,救救我……”言初求救的声音又再次传来,情绪也激动了不少。

看到言初的表情,傅晋深又想到之前她看到言初做噩梦的样子,所以,她一直在做同一个噩梦吗?

此时,男人的眸光微微闪动着,他伸出手,轻轻拍打着言初的肩膀,以示安慰。

“好了,没事,我在。”

男人的声音,少了平时的冷冽,更多的是轻柔。

睡梦中的言初像是听到了傅晋深的声音,她恐惧的表情开始渐渐消散,人也缓缓平静了下来。

他的声音,似乎让她很安心。

而接下来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傅晋深手中的动作一直都没有停下来,他望着言初的睡颜,此时的她和之前看到的模样却有着很不一样的地方。

等到言初的情绪好转,傅晋深的逐渐放缓了动作,唇角也不自觉地扬起了一抹弧度。

随即,他又习惯性地俯身,将自己的手贴到了言初的额头上。

她的烧,好像退了些。

只是,试探过言初体温的傅晋深,却没有快速起身。

他低下头,看着一张熟睡的面孔,眼神迟迟没有移开。

许久之后,男人用一只手臂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而另一只手,已经轻轻捂住了女人的双眸。

下一秒,他微微闭上眼,带着些侵略性的,吻住了女人柔软的唇角。

这一刻,仿佛时间定格了。

树梢上的枯叶随风飘荡着落下,牵着手的情侣从窗外的小道上缓缓走过。

屋内,钟表上的指针“滴答滴答”地转动着,傅晋深的动作也停滞住了。

足足三秒钟之后,男人才移开了自己的身子。

猛然间,傅晋深的眼底划过了一抹诧异。

而这一切的一切,发生的都这么突如其来。

他就这么鬼使神差地吻上了她?而且还是他下意识的反应?

傅晋深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这居然是他自己做的事。

这会儿,男人的动作已经变得有些不自在了,他的眼神再一次看向了床上的言初,在确定她没有醒过来之后,他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幸好,她没有醒过来。

或许,是他最近需要处理的事情太繁琐,所以脑中的思绪有些混乱了吧。

这是他给自己找的理由。

书评(458)

我要评论
  • 下意识&,那个

    伸出手,言初下意识想要看清男人的样子,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个男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抬起手,一把挡开了言初的手。

  • 难地抬&,那双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 感觉到&头。

    不过,感觉到男人刚才对自己的警惕,言初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