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言初屋里了,傅晋深也后转身回了公寓。他跟着在女人身后,望着她一脸疲倦的模样,便去拿了一条毛巾,随手甩到了她的头上。“你干嘛?”言初皱眉头。“擦干。”听见男人沙哑的声音,言初也明白了自己是一场误会了他的好意,因为也就也没表示拒绝。“谢谢您。”傅晋深在她身他跟随在女人身后,看着她一脸疲惫的模样,便去拿了一条毛巾,顺手甩到了她的头上。。...

看到言初进屋了,傅晋深也转身回了公寓。

他跟随在女人身后,看着她一脸疲惫的模样,便去拿了一条毛巾,顺手甩到了她的头上。

“你干嘛?”言初皱眉。

“擦干。”

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言初也明白自己是误会了他的好意,所以也就没有拒绝。

“谢谢。”

傅晋深在她身边坐下:“怎么淋成这样?”

“外面风太大,我的伞弄丢了,就直接淋雨回来了。”言初平淡地回答着。

“那你……”

傅晋深的话还没说完,言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一脸无所谓地说:“没事,我待会儿煮点姜汤喝就好。”

说完话,言初便站起身去了厨房,傅晋深看着女人的背影,身侧的手慢慢收了回来。

时间到了深夜,言初喝了姜汤之后早早睡下了,傅晋深也回了房间。

只不过,第二天的清晨,言初却没有像以往一样早早起来准备早餐。

傅晋深走出房间,没看到女人的身影,便朝着飘窗那边看了看,下意识走了过去。

以往这个时候她都该起来了,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晚?

傅晋深走到言初身边,看着她毫无血色的面孔,似乎也察觉到了些不太对劲。

微微俯身,他又将自己温热的手掌贴上了女人的额头。

果然是发烧了,看来是因为昨晚淋的雨。

傅晋深的双眸透着幽深,下一秒,他已经将女人的身子抱了起来,直接朝着卧室走了进去。

他缓慢地将言初放到床上,然后轻柔地为她盖上了被子。

可能是察觉到了傅晋深的动作,言初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艰难地睁开了双眼。

感受着头痛,她紧锁住眉头,却在看到房间那块天花板的时候多了几分诧异。

这时,男人的声音传到耳边。

“醒了?”

“我怎么在卧室里?”

她明明记得,自己昨晚是睡在外面的飘窗上的啊。

“你发烧了不知道吗?”

男人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换了个话题。

被傅晋深这么一提,言初才察觉到了这一点,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怪不得今天自己这么难受。

“我去给你拿药。”

“谢谢。”

没多久之后,傅晋深便拿着药回了卧室,手中还端着一个小碗。

“先把东西吃了,再吃药。”

想到现在这个女人刚醒过来,肚子里一定是空空的,所以他便找了些吃得来。

看着男人认真的面孔,还有手上的动作,言初似乎觉得,今天的傅晋深,好像格外的温柔。

“傅先生现在也会煮吃的了?”

“是你昨晚放在冰箱里的,我只是热了一下。”傅晋深回答。

昨晚言初不太舒服,所以就煮了些粥,吃不完的部分放进了冰箱,所以傅晋深只是拿出来热了一下。

说着话,傅晋深将碗递到了言初面前。

“.……”而言初听到了之后,脸上瞬间多了几分无奈。

“傅先生,你照顾人也太不走心了吧?”她忍着一股难受劲,还是想吐槽一句。

倒是傅晋深丝毫不在意,他挑挑眉,回应:“你要是不怕加重病情,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了,傅先生太客气,咳咳!”

她还是挺惜命的。

书评(93)

我要评论
  • 是是是&放了我

    小混混一脸痛苦,不断地点头:“是是是,知道错了!放了我吧!”

  • 倒在地&物袋。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言初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然后又一脸可惜地望着那个倒在地上的购物袋。

  • 我!”&男人沙

    “别碰我!”男人沙哑的声音传到言初耳边,还带着几分警觉。

  • 惕,言&无奈地

    不过,感觉到男人刚才对自己的警惕,言初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 人和自&同一个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身子,&带着几

    她蹲下身子,细细凝视着男人的面孔,冷峻中却带着几分苍白。

  • 心里叹&男人身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句话,&看那个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 身,带&,快步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