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噩梦,而已一个小插曲。第二天,言初但是准备好照常去工作。但是,在她出门时之后,还得给家里新来的那位“小祖宗”准备好早餐。谁叫人家舍得花钱了呢。言初做了两份简单的的西式早餐,正准备好倒牛奶的时候,傅晋深从房间中走了出,出声道:“我不不喜欢牛奶。”听见声隔天,言初还是准备照常去工作。。...

昨晚的噩梦,只是一个小插曲。

隔天,言初还是准备照常去工作。

不过,在她出门之前,还得给家里新来的那位“小祖宗”准备早餐。

谁叫人家花钱了呢。

言初做了两份简单的西式早餐,正准备倒牛奶的时候,傅晋深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出声道:“我不喜欢牛奶。”

听到声音,言初放下杯子,撇撇嘴:“你还真挑。”

傅晋深也不反驳,只是默默坐在了一边的桌上,准备吃早餐。

而看着男人在旁边等饭吃的样子,言初又忍不住嘟囔着:“饭都不会做,以后肯定不好找媳妇儿。”

言初的这句话说得很轻,可还是传到了傅晋深的耳中。

他侧过身子,拿起旁边的杂志,微微提了提嘴角,道:“看不出来,云小姐原来这么关心我。”

“……”言初一时间没了话,表情中带着几分无奈。

她这是关心他的意思吗?

不过,就在言初抬起头看向傅晋深的时候,却在无意间瞥见了他唇角上的那抹弧度。

这一瞬间,言初手中的动作不禁一顿。

和男人相处的这段时间,她倒是很少看到男人的笑容。

呆愣了好几秒之后,她才出声反驳:“你想太多了!”

说完话,她就端着盘子放到了男人的面前,“快吃吧,我先去上班了。”

傅晋深简单地“嗯”了一声,没多说什么。

吃过早餐,傅晋深拿过药箱,准备给自己换药。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下一秒,男人的眼神中便染上了几分狠厉与阴沉。

那个偷袭自己的背后主使,他一定不会放过!

……

不知不觉,傅晋深已经在言初的公寓里住了好几天,身上的伤也在慢慢恢复。

不过,这些天里,这个男人连公寓的门也没出过,他需要什么,都是言初从外面带回来。

按照以往的习惯,言初在晚上九点之前就该到家了,可是今天却有点反常。

钟表上的指针一次次转动着,傅晋深看着那扇紧闭着的门,依旧没有被人打开的意思。

那个女人,怎么还没回来?

傅晋深察觉到异常,他看着窗外的大雨,心中不自觉开始担心了起来。

犹豫了许久之后,他终于还是决定自己去外面查看一下。

只是,当他刚打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有个弱小的身影缓缓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此时的言初,身上早就被大雨打湿,整个人显得很狼狈,脸色也有些苍白。

看到她这幅样子,傅晋深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没一会儿,言初就走到了傅晋深的面前。

她看着被打开的公寓门,带着些疲惫地抬起头,一眼便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你站在这儿干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傅晋深脸色一滞,回答:“我听到雨声,出来看看。”

他并没有说出实情。

言初听到这句话,了然地点了点头:“哦……”

随后,她便绕过男人的身子,自顾自地进了屋。

只是,在背对着傅晋深的那一刻,言初的眼底却划过了一丝失落。

书评(239)

我要评论
  • 来这个&己来自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一瞬间&什么似

    伸出手,言初下意识想要看清男人的样子,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个男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抬起手,一把挡开了言初的手。

  • 混混的&本事。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小混混&,知道

    小混混一脸痛苦,不断地点头:“是是是,知道错了!放了我吧!”

  • 了不轻&把他伤

    刚才言初看得不真切,现在细细看来,这个男人的确受了不轻的伤,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 说完这&自觉地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