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言初了做好了让男人留下的的决定。当然,百倍的薪资,对她来说确实很被吸引人。所以,现在的的她很需钱。“好了,你也可以留下的了。”她顺口丢下一句话,就准备回房间。但是,她还没走几步,那个男人的声音却又传向了言初的耳边:“等等,我饿毕竟,百倍的薪资,对她来说的确很吸引人。。...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言初已经做好了让男人留下的决定。

毕竟,百倍的薪资,对她来说的确很吸引人。

因为,现在的她很需要钱。

“好了,你可以留下了。”她随口丢下一句话,就打算回房间。

可是,她还没走几步,那个男人的声音却又传到了言初的耳边:“等等,我饿了。”

“厨房里有厨具,自己去做。”

“不会。”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要我给你做?”

“不行吗?”男人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自己……”言初刚想回绝,可是她又想到男人身上的伤口,所以又不太忍心让他动手。

思索了几秒,她最终还是妥协了。

“知道了。”

算了算了,真的就当自己家里住了个小祖宗吧。

无奈地撇了撇嘴,言初径直走向了厨房,正好她也饿了,随便煮点吃的也不花时间。

最后,言初简单地煮了些面,她也不管傅晋深吃不吃,就这么直接地端到了男人的面前。

“吃吧。”

而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个男人居然没有过多的话语,直接将那碗面吃光了。

“下次记得少放点盐。”男人起身之后,还不忘提醒一句。

“……”言初怔怔的,一时间忘了回话。

她就喜欢吃咸的不行吗?

不过,那个男人吃完东西怎么又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喂,你去我卧室做什么?”

“休息。”男人停住脚步,回复。

“你睡卧室,那我睡哪里?”

听完言初的疑问,傅晋深的视线移向了旁边的飘窗。

而言初自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睡飘窗?凭什么?这是我家!”

“如果云小姐想要和我同床共枕,我也不介意。”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可是那语气却带着几分戏谑。

这下,言初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呵,不就是飘窗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这样,言初定定地看着那个男人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而她也在心中默念着,都是为了钱,为了钱……

深夜。

安静的公寓房间内,傅晋深却依旧醒着。

虽然现在他身上的伤还没好,但接下来的事宜,他已经开始进行安排了。

此刻,男人的眼底划过一抹寒光,脸色更是沉了下来。

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他要好好对付才比较有趣。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椅子上战起,准备去外面给自己倒一杯水喝。

可是,他刚走到厨房的拐角,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女人急切的声音。

“救救我!救救我!”话语中是满满的惊恐。

听到声响,傅晋深下意识走了过来,这才发现睡在飘窗上的那个女人,正在说梦话。

看着她身上凌乱的被子,傅晋深走近,想要帮她掖掖被角,可是就在他伸手的那一刻,他的手臂却突然被女人拉住了。

“求求你,救救我……”

而下一秒,正在求救的言初却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她猛地睁开眼,身上已经冒出了些冷汗。

“做噩梦了?”男人关切地问了一句。

听到声音,言初怔了几秒才回过神来,她立刻松开了男人的手,然后点了点头。

她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做那个噩梦了。

书评(379)

我要评论
  • 小混混&苦,不

    小混混一脸痛苦,不断地点头:“是是是,知道错了!放了我吧!”

  • &国家。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的表情&跑去。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 男人似&。

    而那个男人似乎是听到了言初的话,不再阻拦她的动作,言初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

  • 人的面&分苍白

    她蹲下身子,细细凝视着男人的面孔,冷峻中却带着几分苍白。

  • 她又开&口:“

    言初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打算先送男人去医院,于是,她又开口:“能走吗?我送你去医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