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下了几天的雨,终于直到在中午的时候停了下去。昨天店里的客人多了些,因为直到言初忙完早上下班的时候,了是早上九点多了。她拎着从便捷店中买回去的面包,缓缓地朝着自己的公寓走去。这时,她的脑中又想起了那个叫傅晋深的男人,他的背景肯定不简单的。想起这里,今天店里的客人多了些,所以等到言初忙完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连续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在傍晚的时候停了下来。

今天店里的客人多了些,所以等到言初忙完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她拎着从便利店中买回来的面包,缓缓朝着自己的公寓走去。

此时,她的脑中又想到了那个叫傅晋深的男人,他的背景一定不简单。

想到这里,言初不禁加快了脚步。

原本,她以为那个男人应该已经离开了,可是当她推开房门的时候,却见到他正惬意地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更是放着几盒已经开封的速食品。

这些……好像是她冰箱里的东西吧?

“谁让你动我东西了,我不是让你离开了吗?”言初有些气急败坏地走上前,诧异着面孔看向那个男人。

而傅晋深看到来人,缓缓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需要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

现在他身上的伤还没好,那些对他有敌意的人很有可能会再次出现,这个女人和他之前从来没有过牵扯,所以这里是一个很好的躲避点。

不过,听到男人的话,言初却皱了皱眉,他这是直接在通知她吗?

“你还真不客气,我和你认识吗?”

随便让一个陌生人住在家里,她是傻了吗?

“那好,云小姐,我是傅晋深。”傅晋深笑着站起身,主动握上了言初的手,“这样我们应该算认识了吧?”

起初,当傅晋深称呼自己为“云小姐”的时候,言初还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回想起来。

自己昨天骗了这个男人,说自己叫云深来着。

“傅先生,昨晚救你只是一时的,你现在并没有什么危险,所以还请你离开。”言初再一次拒绝,“而且,我是有底线的。”

可是,对于言初的话,傅晋深好像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眸光一闪,看了看言初的样子,又问道:“云小姐,你现在工作的时薪是多少?”

“你想做什么?”言初警惕地回问了男人一句。

“我付你百倍的薪资,我需要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他也再次提出自己的要求,直直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现在如果他冒然露面,可能还会遇到什么危险,而且,他现在不仅需要一个住所,还需要有个人做自己的掩护。

所以,他才再三要求让这个女人把自己留下。

听到这个数字,言初的确是心动了。

只不过,言初还是有些犹豫的:“你有这个钱,不会自己出去租房子吗?而且,你都这样了,还怎么付我薪资?”

昨天还一脸狼狈的男人,现在居然这么大口气?

不过,傅晋深还是从言初的话语中听出来,这个女人开始动摇了,所以他又开始趁热打铁。

轻轻抬起被纱布缠绕的手臂,傅晋深将自己脖颈上的项链取下,然后递到了言初的面前。

“这个项链,价值百万,我把它抵押在你这里,你的薪资我以后会付清。”

“好,成交。”这次,言初答应得很快。

书评(214)

我要评论
  • &,可是

    “你是华人?”她出声询问,可是却没有得到男人的回答。

  • 句话,&道又不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 看着男&惜地望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言初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然后又一脸可惜地望着那个倒在地上的购物袋。

  • 么一个&这样的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线落在&男人身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想要把&却再次

    言初又一次伸出手,想要把男人从地上拖起来,可是那个男人却再次躲开了她的手。

  • &却拒绝

    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他却拒绝了言初的好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