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后,他们步入了凌天山脉。到了这里,他们全部上马,马儿自发地往后面跑。“进了凌天山脉,我们要一同渡过三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我的要求不多,那是无论你们有什么恩怨,或是看谁不不顺眼,都给我忍着。要不然挑事的,别怪我将你赶出队伍。除了是,这段时间——,到了这里,他们全部下马,马儿自发往回跑。。...

一天后,他们进入了凌天山脉。

到了这里,他们全部下马,马儿自发往回跑。

“进了凌天山脉,我们要一起度过三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我的要求不多,那就是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或者看谁不顺眼,都给我忍着。要是挑事的,别怪我将你逐出队伍。还有就是,这段时间,你们要听我指挥,若是有不服从的,现在就可以回去。只有团结一致,大家才能安全通过凌天山脉。”孟长生沉着脸说道。

“队长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听你的话的。”有人喊道。

孟长生的名号大家可是都有所耳闻,他说要踢人,那就是真的会。在凌天山脉,被踢出去了,那跟等死有什么区别。

进这个队伍的,基本都是知道他性格的,不会在这个时候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

这时候,富海的队伍也到了,他们下马后看了孟长生一眼,直接往山里走去。

两个队伍的队长互看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看着人家两百号人浩浩荡荡地进了山脉,孟长生这边倒是有几个人露出艳羡的目光。

这几人都是因为着急过凌天一线,没有办法去富海的队伍,只能跟着孟长生。现在看到人家那么多人,无法不羡慕啊!

孟长生瞥了那几人一眼,大手一挥,带着众人从另外一条路上山了。

队伍的速度不慢,但是大家都是灵师,不是炼体师,体力不足,没多久就开始觉得疲惫,速度慢慢慢了下来。

他们一慢,夜小小就高兴了。这时候她的体力优势就显示出来了,可以一边采摘自己看中的药材或者制作符纸的材料,还完全不会掉队。

孟长生也看到她的行为,但是她没有掉队,也没有影响大家,所以并没有管束她。

其实这也是过凌天山脉的规则,你要是有本事,你也可以这样。

看她脸不红气不喘,神采奕奕的样子,不少人都羡慕不已。不过对她找的东西,大家都很好奇。

“小小,你采摘那些药材,我们还能理解。但是那些树皮啊,没用的杂草啊,你弄来干嘛?”伍佑安问出大家的心声。

“自有我的用处呀!以后或许你就知道了。”夜小小找到不少制作符纸的材料,心情很好,回答他的时候笑的像朵花一样。

“我看你收了不少东西吧?你的空间戒指是不是已经塞不下了?这凌天山脉里药材可是多的很,别到时候遇到宝贝又装不下了。”安晓“好心”提醒。

众人这才想起,她竟然有空间戒指!

看她穿着简单,身材瘦小,虽然现在肤色变白了一些,但是咋眼一看,还是觉得她从小营养不良。这样的人,怎么会有空间戒指?

有些人落在琉璃戒上的目光隐含着一丝不怀好意了。

夜小小仿佛没有注意到那些人的目光,朝安晓笑了笑:“这就不用安小姐提醒了。不过我看安小姐连空间戒指也没有,想必也是不懂这空间戒指有多能装了。”

一句话,啪啪啪打脸。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488)

我要评论
  • 的声音&道前方

    听多了这样的事情,她现在一听到那压抑的声音,就知道前方有人在做啥。

  • 从来没&画符累

    想她一良家女子,虽然从小喜欢看电视里的帅哥,但是从来没接触过那方面的事情,最多也就是画符累了后看看小漫画小文文。

  • 量打到&现在树

    一道力量打到树干上,两人合抱的树干瞬间被打断,一身漆黑的她就这么出现在树干后面。

  • 个白衣&边的地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背对着她,盘膝坐在水潭边,一个只穿着小衣小裤的绝美女子趴在他身边的地上,嘴里还不时发出诱人的声音。

  • 间,她&的声音

    她在那个地方醒来后不久,刚适应了白茫茫的世界,就听到了小女娃被人祸害了的声音。后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她听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