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再度笑道:“姑娘是从南边来的吧?”“是的。我由南往北,正准备去帝都。但是为什么要去帝都,还得去下面排长队?么是要什么车辆通行证?”夜小小问。“并也不是车辆通行证,但是也也可以这么说。”小二应道,“临州城北面有几道天堑,要过那道天堑,可也不是通常人能做“并不是通行证,不过也可以这么说。”小二应道,“临州城北面有一道天堑,要过那道天堑,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小二再次笑道:“姑娘是从南边来的吧?”

“没错。我由南往北,正打算去帝都。可是为什么要去帝都,还要去下面排队?难道是要什么通行证?”夜小小问。

“并不是通行证,不过也可以这么说。”小二应道,“临州城北面有一道天堑,要过那道天堑,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夜小小想起一些记忆,顺口问道:“你是说凌天一线?”

“没错,就是凌天一线。姑娘知道?”

“只是曾经听别人提起过,但是知道的并不多。劳烦小哥帮我解惑一番了。”

“姑娘客气了。”小二一边为她泡茶一边解释,“凌天一线虽然名字是一线,却是炎阳国第二大山脉。因为在最深处有万丈深渊,所以得名凌天一线。”

“既然是炎阳国第二大山脉,这山里自然有许多危险,是不是?”

“姑娘说的是。这凌天一线虽说是第二大的山脉,却比第一大山脉更凶险。山里的妖兽数不胜数,极其危险。所以,人少实力低的,想要过去,就得找人组队。而这将军阁会出一些实力较强的人护卫,只要愿意出钱,就可以跟随一起。”

“所以下面的人都是组队去北方的?”

“也不全是。”小二笑道,“这护卫队呢也有区别的。一些是过北方去的,一些是为了进山去寻找药材什么的。过北方的,需要过一线天,所以危险更大,费用更高。寻找药材的,不用深入腹地,所以危险低一些,价格也相应低一些。”

“原来如此。”

“姑娘若是要去,最好也通过这里比较好。虽说除了这里,其他地方也有组队的,不过规模总归是小了些,也没这里的约束好。”

“嗯,我一会儿也去看看。多谢小哥,这些请你买酒吃。”夜小小拿出一些银子递给小二。

“诶哟,那就多谢姑娘了。姑娘请慢用。”小二爽快地接过银子,退了出去。

夜小小一边喝茶,一边观察下面的动静,那队伍的长度几乎没有怎么减少,走了又有新的来。

过了一会儿,一个人走出来,将一块牌子卦在外面,一些人见牌子上的消息,摇着头离开了队伍。

只见牌子上写着富海领队的一队已经满员,要报名组团的,只能另选其他的队伍。

“看来这一队在这里威望挺高的啊,那些离开的人都是冲着一队的护卫来的吧。”夜小小自言自语。

不过,离开的还是少数,没了一队,还可以选其他队伍。

夜小小休息的差不多,也下去排队。在天黑关门之前,总算是轮到了她。

一个侍者走过来,微笑道:“姑娘是来组团的吗?一个人?”

夜小小点头。

“那请跟我到这边来。姑娘是要过一线天,还是进山采药?”

“过一线天。”

“一队的名额已经满了,这是剩余的队伍的。你看看你要选哪一个队伍。”侍者给她几张表格。

夜小小接过表格一看,上面写清楚了带队人的名字,他们的实力,以及收费等情况。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251)

我要评论
  • &干后面

    一道力量打到树干上,两人合抱的树干瞬间被打断,一身漆黑的她就这么出现在树干后面。

  • ,抓住&女子攀

    男子很是愤怒,抓住女子攀过来的手一扔,女子就被狠狠地甩到了水潭里。

  • &么被扔

    夜小小啧啧感慨,那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啊,就这么被扔水里了,真是不懂怜香惜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