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夜家生存下来的两人,她都也没事情,她想夜无忧所以也没被意外发现。夜家的族谱材质很尤其,只要你被划掉的名字,会系统自动从族谱上消失了,不留下的一点儿痕迹。也许恰恰因为如此,那些人才没意外发现少了她和夜无忧,反倒让他们俩逃脱一劫。但是,夜安康三人被被抓走,会明白他们夜家的族谱材质很特别,只要被划掉的名字,会自动从族谱上消失,不留下一点痕迹。或许正是因为如此,那些人才没发现少了她和夜无忧,反而让他们俩逃过一劫。。...

作为夜家存活的两人,她都没有事情,她想夜无忧应该也没被发现。

夜家的族谱材质很特别,只要被划掉的名字,会自动从族谱上消失,不留下一点痕迹。或许正是因为如此,那些人才没发现少了她和夜无忧,反而让他们俩逃过一劫。

不过,夜安康三人被抓走,会知道他们俩是迟早的事。

她进了临州城,在城里转了三天,也没听到任何关于那些人的消息,荷城的消息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想想也是,一个小地方的一个小家族被灭族,在炎阳国太常见,根本掀不起任何风浪来。加上那些人没有露出任何风声,所以这事也就是投入大海的一粒小石头,过了就过了。

夜小小没有听到任何消息,用皇甫虞留下的联系方法,将这个事情传给了他,并让他帮忙查查那些人还在不在虚灵大陆。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传递消息的,两日后皇甫虞的消息就传了回来。

“夜姑娘,尊主说了,夜家的事情西龙宫一直关注着,所以消息都是现成的。你问的那些人似乎因为有事,已经离开虚灵大陆了,并没有继续追查的意思,让你暂且放心。”回话的人道。

“我知道了。”有了皇甫虞的话,夜小小心放下了一半,将这个事情放到了脑后,“对了,你家尊主现在可好?”

“尊主一切都好。若是无事,我就先回店里了。”

“嗯,去吧。”

夜小小将人送走,想到他刚才回话时候一瞬间的犹豫,想来皇甫虞和西龙宫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但是他没说,自己也不知道。而且她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

看来,还是要快点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啊!

她入灵期八级前几天就已经圆满,被她刻意压制了,就怕晋级的时候被那些人打扰了。现在确认那些人已经离开虚灵大陆,她也可以放心晋级了。

当晚,夜小小让小金子给自己护法,用半夜时间,一鼓作气冲上了入灵期九级。

她晋级的动静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但是并没有什么人来过问。

临州城作为东南最大的城市,这里汇集的高手也不少。荷城鲜少见的玄灵级高手,在这里都不少。

进入入灵期九级容易,想要进入玄灵级却没那么简单。实力不高不低,并不怎么引人注意。

第二日,夜小小上街,打算准备一些生活用品便继续往帝都走。将东西都采办的差不多,她进了一家茶楼喝茶休息。

小二带着她去了一个靠窗的包间,夜小小推开窗户,看到对面一家店有很多人排队,有些好奇地问小二:“这是什么地方,竟然如此多的人乖乖排队?”

按照那些修士的尿性,谁会这样乖乖排队啊,都是一窝蜂地挤进去。

小二不用看也知道外面是什么地方,笑嘻嘻地回答道:“那是将军阁。”

“将军阁?那是什么地方?”

“是凌将军的产业,在这里,是为了帮助人们前往帝都的。没了将军阁,一般人很少能顺利前往帝都。”

夜小小诧异不已,忙问道:“为何?”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162)

我要评论
  • 个白茫&身体和

    她在那个白茫茫的世界里的时候,可是听过这个媚药。药效极其霸道,必须要欢好才能解毒,要不然对身体和修为都有很大的影响。

  • 狠地甩&潭里。

    男子很是愤怒,抓住女子攀过来的手一扔,女子就被狠狠地甩到了水潭里。

  • &树干瞬

    一道力量打到树干上,两人合抱的树干瞬间被打断,一身漆黑的她就这么出现在树干后面。

  • 对着她&坐在水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背对着她,盘膝坐在水潭边,一个只穿着小衣小裤的绝美女子趴在他身边的地上,嘴里还不时发出诱人的声音。

  • 从来没&,最多

    想她一良家女子,虽然从小喜欢看电视里的帅哥,但是从来没接触过那方面的事情,最多也就是画符累了后看看小漫画小文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