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夜小小离开了荷城后没过几天,一群黑衣人悄无声息地步入了荷城,赶赴步入了夜家,重新开启了疯狂的的杀戮模式。夜安康等人或跪或躺在几个黑衣人前面,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听着外面无比惨烈的叫声,脸上都带着深深地的未知的恐惧。“你们是秦皇宫的人?”夜永言鼓起勇气问。西夜安康等人或跪或躺在几个黑衣人前面,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听着外面惨烈的叫声,脸上都带着深深的恐惧。。...

就在夜小小离开荷城后没过几天,一群黑衣人悄无声息地进入了荷城,连夜进入了夜家,开启了疯狂的杀戮模式。

夜安康等人或跪或躺在几个黑衣人前面,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听着外面惨烈的叫声,脸上都带着深深的恐惧。

“你们是秦皇宫的人?”夜永言鼓起勇气问。

西龙宫不是说要帮他们度过难关吗?怎么能如此不守信用!

“秦皇宫?”为首的人疑惑地说了一句,又问道:“千手鼎在哪里?”

“千手鼎?那是什么?我夜家没有千手鼎啊!”夜安康疑惑地叫出声。

什么千手鼎,他听都没听过!

夜永义他们也明白过来,这些人不是秦皇宫的人,而是为了来找什么千手鼎?

“大人,大人,我们真的没有千手鼎,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夜永义附和道。

“就是。”夜永言也开口,“大人们要找的东西肯定是宝贝,我夜家若是有那样的宝贝,怎么还会只是荷城一个小小的家族。”

“你们不是丰都郡夜家的后裔?”为首的人问。

“什么丰都郡夜家?炎阳国没有丰都郡这个地方啊?”夜安康说,“我们和帝都夜家千万年前可能是一家人,但是也不是什么丰都郡夜家啊!”

“我问你,你们的先祖里是不是有个人叫夜流仙?”

“夜流仙?!”夜安康经常看族谱,自然知道,先祖里的确有个人叫夜流仙。

但是这和千手鼎有什么关系?

黑衣人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查找的没错。

“看来是有这么个人了。所以说,千手鼎不在你们这里,在哪里?”

族谱一翻就知道这个,夜安康他们也无法反驳。

“我们真的只是一个小家族,没有什么千手鼎。”夜安康觉得,夜家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你们或许的确是个小家族,但是夜流仙可就不是了。”黑衣人说,“丰都郡夜流仙,丰都郡第一人,虽为女子,却胜过无数少年。即便是在龙陵大陆,也是排的上号的。当初她带着千手鼎离开,会选择虚灵大陆、还嫁入夜家这样的小家族,的确是让人意外。不过若不是这样,也不会让我们费了这么多心思才找到。”

说起夜流仙,黑衣人话里带着一丝敬佩。当初那样的围攻,都让她一力抵挡,成功逃走,那股傲气,让多少人心生敬仰。

可惜,竟然会来到这样的小大陆,嫁入一个连蝼蚁都不算的小家族。这样的家族,她一挥手就能灭个干干净净。

而为了保护千手鼎,掩盖自己的行踪,更是将自己一身的才华都掩盖了,没有传一点给夜家的人。

他想,或许到死,夜家的人都不知道她是那样厉害的一个人。

他想不通,千手鼎里到底有什么秘密,要她付出那样多来守护?

不过,既然是上面让他们找,他们尽力就是。

这时候,一个人来到黑衣人身边,道:“堂主,搜遍了,没有找到。”

黑衣人将目光落到夜安康身上,阴沉的气息让夜家人如坠地狱……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146)

我要评论
  • 量打到&树干上

    一道力量打到树干上,两人合抱的树干瞬间被打断,一身漆黑的她就这么出现在树干后面。

  • 它的药&女子解

    一般人也没见过忍着的下场,毕竟谁也抵制不了它的药性,早就抱着女子解毒去了。

  • &手去拉

    “尊上,你也中了春无痕,要是不用女子解毒,会有损修为和身体的!”女子说着,大着胆子去靠近男子,伸手去拉男子的衣服。

  • 绯红绯&红的,

    而那个男子,露在外面的脖子也是绯红绯红的,看来情况也一样啊。

  • 个白茫&茫的世

    她在那个白茫茫的世界里的时候,可是听过这个媚药。药效极其霸道,必须要欢好才能解毒,要不然对身体和修为都有很大的影响。

  • 个地方&听到了

    她在那个地方醒来后不久,刚适应了白茫茫的世界,就听到了小女娃被人祸害了的声音。后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她听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