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寸肌肤都被蚂蚁噬咬通常,每一根经脉都在被火烧像,嘴唇都被她咬出了鲜血,泪水无意识地往下落,可她也没已发出一声痛苦……的呼喊。下意识的,她不想皇甫虞会觉得她是那种只会呼天抢地的女子。夜小小会觉得西龙宫的人实力很强,都是有原因的。就这泡药浴的痛疼,能下意识的,她不想皇甫虞觉得她是那种只会呼天抢地的女子。。...

每一寸肌肤都被蚂蚁噬咬一般,每一根经脉都在被火烧一样,嘴唇都被她咬出了鲜血,泪水无意识地往下落,可她也没发出一声痛苦的呼喊。

下意识的,她不想皇甫虞觉得她是那种只会呼天抢地的女子。

夜小小觉得西龙宫的人实力很强,都是有原因的。就这药浴的疼痛,能坚持下来的,都不是一般人。

皇甫虞拿出一条毛巾放到她嘴边,她张嘴咬住,但是还是没睁眼。

他有些佩服她的倔强,也莫名有些心疼她受到的痛苦,但是他没问她要不要放弃。

他觉得,她能坚持,她不是那种面对困难就放弃的女子。

他能在她的眼里,看到对变强的渴望。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看着她越来越苍白的脸,他也在犹豫要不要开口。

这个药浴有多痛苦,他是知道的。这药浴坚持的时间越长越好,西龙宫的弟子能坚持一刻钟的很多,坚持两刻钟的也有,坚持到三刻钟的,很少。

而她用的,还是他改良过的,效果确实会好上好几倍,相对应的,疼痛会比一般的药浴疼上好几倍。

她已经在里面呆了半个时辰了。

就在他打算开口的时候,夜小小睁开眼看了他一眼,然后突然晕了过去。

“小丫头?”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晕了?难道是药浴出现了问题?

他身体的反应快过大脑的思维,下意识他就将她扶住,不让她继续往下滑。

他检查了一下,发现她只是疼晕过去,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松了口气。

将她从木桶里抱起来,搭了一件外套,将她抱到隔壁卧房,叫来丫鬟给她擦洗换衣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沾着的药汁和水渍。

他出去换洗一番,回来丫鬟已经将夜小小收拾妥当了。

夜小小并没有晕多久,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睁眼了。

看到他换了的衣服,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想到洁癖的他还会把自己抱过来,真是难为他了。

至于她被他看了的事情,她表示自己当时的肚兜亵裤,比前世的比基尼保守多了。

“好好休息,调顺体内的灵力,明日再继续。”皇甫虞淡淡地说。

“我知道了。”夜小小点点头,看到他这样,心道估计是自己坚持的时间太短了,让他有些失望了。

“最近就不要回夜家了,我会派人回去说。”

“好。”

皇甫虞转身出去,夜小小撑着坐起来,开始修炼。

第二日,同样的时间,皇甫虞又给她准备好了药浴。

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变强了一些,还是她适应了一些,今日她坚持了半个时辰还要多一刻钟。

昏迷前看到皇甫虞微蹙的眉头,她想,估计自己坚持的还不够久。

第三日,她坚持到了半个时辰又两刻钟,直到将药效都吸收了。虽然最后还是晕了。

第四日,她坚持到最后也没晕,不过也没立即出来,因为她在药浴结束后,晋级了。

在晋级入灵期六级十天后,她又晋级了。从入灵期六级进入了入灵期七级,办到了夜灵儿一年多没有办到的事。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416)

我要评论
  • 露在外&子也是

    而那个男子,露在外面的脖子也是绯红绯红的,看来情况也一样啊。

  • 过忍着&性,早

    一般人也没见过忍着的下场,毕竟谁也抵制不了它的药性,早就抱着女子解毒去了。

  • 一个只&边的地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背对着她,盘膝坐在水潭边,一个只穿着小衣小裤的绝美女子趴在他身边的地上,嘴里还不时发出诱人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