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有条件,夜小小更为不解,这更不像他的性格啊!依照他的性格,想什么都是直接不动手,什么时候会跟人开条件了?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直接了当,皇甫虞耳根莫名的感觉红了。“什么条件?”她问。“他日你符略有成,我倘若求符,你严禁表示拒绝。”皇甫虞地说。“你怎么明白“什么条件?”她问。。...

听说有条件,夜小小更加疑惑,这更不像他的性格啊!

依照他的性格,想要什么都是直接动手,什么时候会跟人开条件了?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直白,皇甫虞耳根莫名红了。

“什么条件?”她问。

“他日你符有所成,我若是求符,你不得拒绝。”皇甫虞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会画符?”夜小小诧异地看着他。

皇甫虞看着她的眼睛,里面只有好奇,没有防备,嘴角无意识牵起浅浅的弧度。

“那日正好看到你杀夜家侍卫。”或许是心情不错,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愉悦。

“原来如此。”夜小小点点头,“其实就算你不说,日后我符道能大成,你找我要符,我也是不会拒绝的。”

皇甫虞看着她亮晶晶的双眼,觉得心中感觉怪怪的。

有点软软的,也有点麻麻的。

“为什么?”他问。

“因为你帮了我呀,我给你画符,也是一种回报。”夜小小想也不想的回答。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说,你为何如此信任我?”

这个疑问在他心中盘旋已久,此时见她连符的事情都毫不隐瞒,他终是问出了口。

夜小小觉得,这个时候的皇甫虞和未来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要是放在未来,这样的话他是绝对不会问出口的。

“你对我,有大过救命之恩的恩情。”夜小小诚恳地看着他,“如若不然,你以为解了春无痕的毒,救了你的命,真的才值一万两啊!”

“大过救命之恩的恩情?我怎么不记得?你确定没认错人?”皇甫虞挑眉。

“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弄错。”

“哦?那不如你说说,我是如何救你的?”

夜小小摇头:“等可以说的时候,我一定告诉你。我现在不说,自然有我不能说的理由。”

哪怕是他,她现在也不想说出自己灵魂重生的事情。

“好。我等你告诉我。”

虽然心有疑惑,但是他毫不犹豫地相信了她的话。因为除了这个,他想不到其他原因。

“对了,你打算怎么让我和夜家断了关系啊?”夜小小问。

“夜家正在作茧自缚,我们只要等他们上门来求就好了。”皇甫虞简单说道。

他没明说,夜小小却诧异不已:“夜家现在就开始对付刘家和杨家了?怎么会提前这么久?”

转眼看到皇甫虞盯着自己,她讪笑道:“听说他们在计划,没想到已经在实施了。”

皇甫虞点点头,却对她的话并不相信。她刚才的语气,并不像知道计划,而是见证过这个事情的发生,而现在比她曾经的经历提前了。

经历过?怎么可能?

他觉得自己想多了,但是心里却抑制不住这个想法。

“有人来了。我先回去,明日记得去找我。”皇甫虞说罢,直接从窗户离开。

“见过二少爷。”

絮儿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夜小小开门出去,笑道:“二哥,你怎么来了?”

“我来跟你说一说明日藏宝阁的事情。”夜无忧道。

夜小小:……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276)

我要评论
  • 过忍着&毒去了

    一般人也没见过忍着的下场,毕竟谁也抵制不了它的药性,早就抱着女子解毒去了。

  • 对着她&诱人的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背对着她,盘膝坐在水潭边,一个只穿着小衣小裤的绝美女子趴在他身边的地上,嘴里还不时发出诱人的声音。

  • 过这个&,必须

    她在那个白茫茫的世界里的时候,可是听过这个媚药。药效极其霸道,必须要欢好才能解毒,要不然对身体和修为都有很大的影响。

  • ,在这&力又有

    她也为那个女子感到过悲哀,在这弱肉强食的玄幻世界,一个没有实力又有鼎炉作用的弱女子,也只有被人各种赠送和囚禁的命了。

  • ,就知&做啥。

    听多了这样的事情,她现在一听到那压抑的声音,就知道前方有人在做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