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皇甫虞这么做,是为了让她免受秦皇宫毒手。西龙宫是这片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宗门,对秦皇宫但是略有威慑的。差一点,她就要步上原身的后尘了。她倘若被抓去采阴补阳,鼎炉体质当然就瞒忍不住了。到时候耐心的等待她的,将在是和原身像的命运!就算她了就修西龙宫是这片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宗门,对秦皇宫还是有所震慑的。。...

所以,皇甫虞这么做,是为了让她免遭秦皇宫毒手。

西龙宫是这片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宗门,对秦皇宫还是有所震慑的。

差一点,她又要步上原身的后尘了。

她若是被抓去采阴补阳,鼎炉体质肯定就瞒不住了。到时候等待她的,将会是和原身一样的命运!

哪怕她已经开始修炼,哪怕她能画符,若是被禁锢起来,下场也是一样。

想到原身可怜的一生和最后悲惨的死去,她的脸色就变得分外难看。

看到她一向充满阳光的小脸变得煞白,皇甫虞莫名的觉得这不适合出现在她脸上。

“你放心,他现在不敢打你的主意了。”第一次安慰别人,这话有点太过简单。

夜小小点点头,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

“这么说,我以后算是你们宗门的人了?”她问道。

“你若是想来西龙宫,也可以,但是我觉得西龙宫并不适合你。”皇甫虞说道。

“西龙宫可是虚灵大陆数一数二的宗门,大陆上的人削尖了脑袋想进去,怎么就不适合我?”夜小小不懂。

“西龙宫虽然也有人能教导你,但是宫规太多,而且一旦进了西龙宫,就是西龙宫的人,对你来说太过束缚,你不会喜欢那里。你更适合其他地方。”

“其他地方?哪里?”

“星辰学院。”

“你觉得我能进星辰学院?”

星辰学院在帝都,她曾经听说了许多,自然比较清楚。

什么虚灵大陆最大的学院,里面出了多少多少强者,地位又多么多么超然,原身在帝都的时候可是听说了不少,也让她知道,想要进虚灵学院多么困难。

“以你的天赋,不应该说你能进吗,而是它能让你停留多久。”皇甫虞比谁都清楚她的天赋,知道即便是星辰学院,也不能让她停留太久。

“你可真了解我。”夜小小笑笑,“你说的也没错,西龙宫确实不适合我。”

她在玉佩里呆了一千多年,一直被禁锢着,束缚着,现在得以重生,她怎么愿意让自己再被什么束缚住?

“那我明日还去找你吗?”

“你觉得呢?秦皇宫的人可还没离开。”

“那好吧。真是便宜夜家了。”夜小小不满地嘟囔一句。

“你不想呆在夜家?”

“夜家除了二哥,其他人都不是什么好的,我对这里也没什么归属感,当然不想留在这里。”夜小小实话说道,突然她双眼一亮,“要不你带我走吧?”

“我记得当初你可以离开,是你自己要回来的。”

“等明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回来的目的就算完成了。他们现在知道了我的天赋,现在又扯上西龙宫,以夜家人的性格,不将我们榨干,是不会罢休的。要是能彻底断了关系才好呢!”

“有这样的家族,确实会拖你后腿。”皇甫虞说,“你想无牵挂的离开,这交给我吧。”

“真的?”夜小小疑惑地看着他,“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和前世孤冷高傲的战神相差太远了啊!

“我也不是无缘无故对你好。”皇甫虞说,“我也是有条件的。”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392)

我要评论
  • 食的玄&幻世界

    她也为那个女子感到过悲哀,在这弱肉强食的玄幻世界,一个没有实力又有鼎炉作用的弱女子,也只有被人各种赠送和囚禁的命了。

  • 事情,&,就知

    听多了这样的事情,她现在一听到那压抑的声音,就知道前方有人在做啥。

  • 坐在水&声音。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背对着她,盘膝坐在水潭边,一个只穿着小衣小裤的绝美女子趴在他身边的地上,嘴里还不时发出诱人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