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夜小小的院子第一次来了夜无忧和夜兰儿以外的人。“爹?你怎么来了?”夜小小淡淡地看了夜永义几眼,并也没女儿对爹的热情。自己回夜家一个多月,这个爹但是从来不没去过。现在的获知她天赋出色,又有高阶功法,自然而然会来再次询问一番了。“我来看一看你,顺道给“爹?你怎么来了?”夜小小淡淡地看了夜永义一眼,并没有女儿对爹的热情。。...

当晚,夜小小的院子第一次来了夜无忧和夜兰儿以外的人。

“爹?你怎么来了?”夜小小淡淡地看了夜永义一眼,并没有女儿对爹的热情。

自己回到夜家一个多月,这个爹可是从来没来过。现在得知她天赋出众,又有高阶功法,自然会来询问一番了。

“我来看看你,顺便给你说一下进藏宝阁的事情。”夜永义应道。

他看着夜小小住的院子如此简陋,微微蹙了蹙眉,不过也没说什么。

夜家的人都是看菜下碟,若不是自己之前太忽略这个女儿,下面的人也不敢这么对她。要是追究起来,只会扯到自己身上。

“爹有什么吩咐?”夜小小垂下眼帘,态度颇为冷淡。

夜永义看出她的态度,但是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她爹,她再如何也不敢违逆自己。

“你之前一直在外面生活,对家族的藏宝阁不熟悉。我跟你说一说,你明日进去也知道怎么选。”夜永义说,“虽说里面的东西可能比不上你身后之人给你的功法高,但是也能寻找到一些对你现在这个阶段有用的东西。”

夜小小心里泛起一丝冷笑。

看吧,这么快就露出目的了。饶了一圈,还是想问她背后之人的事情啊!

“爹,我听说藏宝阁里有不少宝贝,都是怎么收藏的?”她不提背后之人的事情,捡着藏宝阁问。

“藏宝阁里的功法,都是按照品级来收藏,一楼……”

夜永义将藏宝阁讲述一番,就看到夜小小开始打哈欠,心中隐隐有些不快。

夜小小捂着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不好意思,爹,我就是今日比试有点累了,没有想要怠慢你的意思。”

她都这么说了,夜永义也不好苛责她,起身道:“那你就早点休息,明日从藏宝阁出来后不要忘了去炎阳阁。”

“我知道了。”

夜小小将夜永义送走,回到屋子,就见到了坐在桌子前的某人。

“你怎么来了?”夜小小走过去,随意在一旁坐下。

“生气了?”皇甫虞看她拉着个小脸,就知道她不高兴了。

“你为什么要明着说让我去找你?这不是给夜家长脸么?”夜小小看着他控诉,“他们哪儿来那么大的脸?”

“夜家自然没那么大的脸。但是若不让你来找我,你现在估计就已经在别人那里了。”皇甫虞说道。

“你是说今天那个黑色斗篷里的人?”夜小小一惊,难道又被那个人看出她的体质了?

“你果真认识他?”皇甫虞肯定地说。

不认识。

夜小小想这么说,在看到皇甫虞望着自己的目光后,下意识不想骗他。

“也算不上认识,只是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

“他是秦皇宫的人。”皇甫虞说,“他看中了你,想将你带走。你知道秦皇宫吗?那里面都是些……的人,你若是进去了,只怕以后就不是你了。”

夜小小很是震惊,秦皇宫她当然知道,那是一个类似邪教的宗门,采阴补阳就是他们宗门最大的标志。

若不是鼎炉体质的人,被采补后,可就是要没命的!

夜家那个老不死的,背地里就是秦皇宫的人,而且地位不低。后面夜家发现后,将他直接杀了,原身才从夜家离开,不过后面又落入秦皇宫其他人手里了。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305)

我要评论
  • 始的抵&面的各

    从一开始的抵死不从,到后面的各种那啥,她也算见证了一个可怜女子的堕落。

  • 姑娘啊&水里了

    夜小小啧啧感慨,那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啊,就这么被扔水里了,真是不懂怜香惜玉。

  • &而那个

    而那个男子,露在外面的脖子也是绯红绯红的,看来情况也一样啊。

  • 个白衣&对着她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背对着她,盘膝坐在水潭边,一个只穿着小衣小裤的绝美女子趴在他身边的地上,嘴里还不时发出诱人的声音。

  • “尊上&男子的

    “尊上,你也中了春无痕,要是不用女子解毒,会有损修为和身体的!”女子说着,大着胆子去靠近男子,伸手去拉男子的衣服。

  • 被人祸&是这样

    她在那个地方醒来后不久,刚适应了白茫茫的世界,就听到了小女娃被人祸害了的声音。后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她听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