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面上的意思啊?”夜小小对眼前这个缺心眼的人并也不是很想理睬,虽然看在夜无忧的面子上,但是很足够的耐心地解释:“她成功晋级不成功晋级,是她天赋的原因,跟那两颗丹药更本也没关系。即使你把那两颗丹药给她,她也像成功晋级不了。你我以为,她爹像你爹那样无论你们?长长夜兰儿被她直白的话气的够呛,可是这个时候夜灵儿已经回来,下一个就是该她,她只能给了她一记眼刀子,朝着演武台走去。。...

“字面上的意思啊?”夜小小对眼前这个缺心眼的人并不是很想理会,但是看在夜无忧的面子上,还是很耐心地解释:“她晋级不晋级,是她天赋的原因,跟那两颗丹药根本没有关系。就算你把那两颗丹药给她,她也一样晋级不了。你以为,她爹像你爹那样不管你们?长长脑子吧,姑娘。”

夜兰儿被她直白的话气的够呛,可是这个时候夜灵儿已经回来,下一个就是该她,她只能给了她一记眼刀子,朝着演武台走去。

夜兰儿的天赋还将就,能到入灵期五级,在这个小城里也算不错。

她从台上下来,看着夜小小道:“一会儿你就别上去测了,今日可是有外人在,你这样上去,不仅丢自己的脸,还丢家族的脸。”

夜小小耸耸肩,对她的话不置可否。不过因为夜兰儿跟她说话,其他人又上去了。

十几个女子,除了夜灵儿和夜兰儿的实力够看意外,其他人并不怎么出众,都是三级四级。不过因为是女子,家族对她们的要求也低。

“最后一个。”大管家看着夜小小,等待她上去。

这是家主的意思,今日他们就要看看她的实力。若是她真的不能修炼,说明她背后无人。若是能修炼,那定然是有别人在教导她。

这也能证明,她确实有什么机遇,入了什么人的眼。

其他人也想看看,这个昨日第一,在今日当众验出并无灵力,这打脸得多疼。

夜小小在众人的注视下来到演武台,将手放到水灵石上,输入灵力,看着后面的柱子一层一层地亮了起来。

一层、两层……

每亮一层,众人就惊讶一层,看到光芒直接将第六层点亮,他们已经无法淡定了。直到第七层也开始闪烁,已经有人震惊地站了起来。

虽然第七层只是闪烁几下后又暗了下去,这个结果却已经让人很难接受了。

她竟然和夜灵儿的实力一样!

她可是比夜灵儿小了整整三岁啊!

十四岁的入灵期六级,这在整个荷城都没有这样的后辈!

所有人都被这个结果震撼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夜小小则很淡定地下了演武台,回到自己的位置。

“你、你竟然可以修炼?”夜兰儿惊讶地说话都不利索了。

“不然,你二哥为何给我破灵丹?”夜小小挑眉。

“不可能,就算给你破灵丹,你也不可能就到六级了。”她明明比她们小那么多。

夜小小笑容灿烂:“这人吧,天赋不一样,自然修炼的快。你啊,没事少围着别人转悠,好好修炼才是正事。天赋不够,勤劳来凑,知道不?”

夜兰儿被夜小小这话气的不轻,想要打她,却被她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的心里发毛。

“你确定你是我的对手吗?”

一句话就让夜兰儿气泄了大半。

她的修为比自己高,想到这个,她就很不高兴。

“以前不跟你计较,是看在二哥的面子上,但是这人情也是会用尽的。你最好牢记这一点。”夜小小说完便不再理她。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214)

我要评论
  • 界,就&间,她

    她在那个地方醒来后不久,刚适应了白茫茫的世界,就听到了小女娃被人祸害了的声音。后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她听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声音。

  • 男子很&是愤怒

    男子很是愤怒,抓住女子攀过来的手一扔,女子就被狠狠地甩到了水潭里。

  • ,就这&香惜玉

    夜小小啧啧感慨,那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啊,就这么被扔水里了,真是不懂怜香惜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