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是夜安康,他看向夜小小的目光更是不解。他忆起昨晚和夜雪儿的谈话。“爹,你找我回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夜雪儿问。“昨日意外发现的那两个侍卫尸体,查出与你有关。”夜安康望着夜雪儿,也没错过了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惊慌。“爹,那些侍卫但是在中执行家族任他想起昨夜和夜灵儿的谈话。。...

尤其是夜安康,他看向夜小小的目光更是疑惑。

他想起昨夜和夜灵儿的谈话。

“爹,你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夜灵儿问。

“今日发现的那两个侍卫尸体,查出来与你有关。”夜安康看着夜灵儿,没有错过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慌乱。

“爹,那些侍卫可是在执行家族任务,跟我有什么关系?”

“行了,在爹在面前不用装了。”夜安康说,“今晚找你来,不是为了训斥你。而是有些事情要跟你确认。”

夜灵儿知道夜安康已经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了,而且并没有处罚自己的意思,也就安心了。

“爹想确认什么?”

“那两个人是你派去杀夜小小的?”夜安康问。

“是。那夜小小她……”

“她既然不得你的眼,想杀便杀了。不过,她身后是否有什么别的人?”夜安康自言自语道。

“爹你说什么?你怀疑他们的死和夜小小有关?”夜灵儿不敢相信地问。

她虽然也怀疑,但是想想夜小小也没那能耐,也就将他们的死想到别的原因上了。

可是听夜安康的意思,竟然还是和夜小小有关?

“我们仔细盘查过了,根本没有人见过多少人进山。更不说有对付他们两人实力的。”夜安康说。

“所以爹猜测,这个事情是夜小小做的?她从小在桐花镇长大,怎么可能背后有人?若是真的有人,她怎么会回到家族里来?而且看她也不会修炼,不像是背后有人的样子。”

“可是,除了这个原因,我也想不到别的原因。”

所以,虽然很不可能,但是他依然只能如此相信。

“在没有搞清楚之前,你都不要和她斗上了。知道了吗?”夜安康叮嘱道。

“我知道了。”夜灵儿又不傻,知道夜小小现在情况不明,她不会再动什么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就放过夜小小了。

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

因为昨晚的谈话,夜安康今日看到夜小小,眼里就多了许多探究。

夜小小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的想法,要么怀疑正好当时有人进入,要么就会怀疑她身边有人保护了。

现在看他的目光,想必他们更趋向于她身边有人保护了。

这么想也好,要是他们这么想,夜灵儿不会再对她下手,至少夜安康就不会同意。

夜小小到了后不久,夜永言和夜永义带着一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直接到了观战台上坐下。

当夜小小看清楚来的那些人后,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

他们怎么也来了?

只见古大师和皇甫虞一起,在最中间的位置坐下,引起夜家弟子的好奇。那两个位置,和夜安康算是平起平坐了。

这还是看在这是夜家地盘上才给他的面子。

古大师他们是知道的,炎阳阁的鉴定师,在炎阳阁有着别样的地位,从上次拍卖会后就一直留在荷城。他会坐在上位,大家并不惊讶。

让他们诧异的是皇甫虞,这个从来没见过的男人,竟然是坐在古大师前面的!

这个人是谁?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296)

我要评论
  • 红的,&样啊。

    而那个男子,露在外面的脖子也是绯红绯红的,看来情况也一样啊。

  • 死不从&,到后

    从一开始的抵死不从,到后面的各种那啥,她也算见证了一个可怜女子的堕落。

  • 只见一&坐在水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背对着她,盘膝坐在水潭边,一个只穿着小衣小裤的绝美女子趴在他身边的地上,嘴里还不时发出诱人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