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小金子。”夜小小说,“我也不明白具体是啥品种,嘛在蛇里面等级很高吧,嘛苍梧山的蛇都听它的。它让蛇带着我去找了那些东西,还规避了有凶兽的地方。因为我这一次,真的也没遇上什么危险,反倒做的很简单轻松。”夜无忧看了看她,又看一看小金子,夜无忧看了看她,又看看小金子,脸色缓和不少。他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依然沉着脸道:“就算这样,以后也不许这样乱来了!”。...

“这是?”

“小金子。”夜小小说,“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啥品种,反正在蛇里面等级比较高吧,反正苍梧山的蛇都听它的。它让蛇带着我去找了那些东西,还避开了有妖兽的地方。所以我这次,真的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反而做的很轻松。”

夜无忧看了看她,又看看小金子,脸色缓和不少。他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依然沉着脸道:“就算这样,以后也不许这样乱来了!”

“我知道啦!”夜小小立马保证。

夜无忧一听她这话就知道她没走心,耐心地训导:“不知道你的小蛇是什么品级,在苍梧山虽然能护得住你,但是这个大陆很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知道吗?”

“嗯嗯,我懂的!”夜小小点头。

在玉佩里看了那么多,她怎么会不懂这个道理呢!

“你这小蛇也不要让别人知道了,能号令苍梧山的蛇,说出去也会让人心动的。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分危险。”

“我知道啦,除了你,我谁都没说。”夜小小见他不生气了,才问道:“之前听夜天成说族比对你很重要,为什么呀?”

“我之前在藏书阁得到一部功法,很是厉害,却是残缺的。这次就是想进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剩下的。”夜无忧应道。

夜小小心中一突,想起以前听过的关于他的传闻。

她记得当时听别人说起他的时候,说他的功法甚是厉害,但是却是在不起眼的家族得到的。据说是可以进化的功法,让人很是惊奇。不过后面才说,他以前得到的是残卷,剩下的也是机缘巧合才得到的。

所以,他这次就算进了藏书阁,也注定要失望了。

“你说这功法看起来很厉害,但是家族却并没有在意,我想家族可能得到的就是一部残缺的,要不然也不会随意处置了。”她先给他打预防针,免得他到时候太失望。

夜无忧笑笑:“我也知道。不过还是想再去看看。”

见他心态挺好,她也就不担心了,拍拍他的手臂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该是你的,最后还是会是你的,只要你坚持寻找,就会有收获。好啦,我要回去休息了,在山里转了几天,累死了。”

“回去好好休息吧。明日的比赛,只要你不是输的很难看,有今日的成绩,前十应该是没问题的。”夜无忧虽然气她不知道安全,但是对她的成绩还是满意的。

“二哥小看人!”夜小小撇嘴,“明日我一定会让你打开眼睛的!”

说罢,她打了个哈欠,离开了夜无忧的院子。

当夜,夜安康和夜永言夜永义坐在大厅里,将侍卫一一传来问话,最后的结果却让人失望。

“我们这么多人,找了这么多天,竟然一点异样都没有发现。难道有异宝的消息真的是子虚乌有?”夜永义叹息着道。

“这该不会是杨家和刘家故意放出来的消息吧?”夜永言说,“他们两家最近动作可是多的很。”

“是不是假的,等他们消失之前,自然会知道了。”夜安康阴沉着脸道。

夜永言和夜永义呼吸一禀:“大哥,你是决定要执行那个计划了?”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341)

我要评论
  • 是愤怒&,抓住

    男子很是愤怒,抓住女子攀过来的手一扔,女子就被狠狠地甩到了水潭里。

  • 树干瞬&的她就

    一道力量打到树干上,两人合抱的树干瞬间被打断,一身漆黑的她就这么出现在树干后面。

  • 其霸道&才能解

    她在那个白茫茫的世界里的时候,可是听过这个媚药。药效极其霸道,必须要欢好才能解毒,要不然对身体和修为都有很大的影响。

  • 脸颊绯&红,眉

    只见他脸颊绯红,眉头紧皱,随手一挥,一道力量就将她禁锢住,朝他拉了过去。

  • 一般人&它的药

    一般人也没见过忍着的下场,毕竟谁也抵制不了它的药性,早就抱着女子解毒去了。

  • 听到最&多的就

    她在那个地方醒来后不久,刚适应了白茫茫的世界,就听到了小女娃被人祸害了的声音。后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她听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