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语气,有着别样的关心。皇甫虞怎么会觉得,在明白自己身份后,她对自己像是不像了。而这不像,和其他想奉承自己的人又不像。就像是,她认识了自己很久通常。看见他望着自己,夜小小干笑道:“我是会觉得,你这么帅的人,老想皱眉头好。”她毕竟认识了他很久皇甫虞怎么觉得,在知道自己身份后,她对自己似乎不一样了。而这不一样,和其他想巴结自己的人又不一样。。...

那语气,有着别样的关心。

皇甫虞怎么觉得,在知道自己身份后,她对自己似乎不一样了。而这不一样,和其他想巴结自己的人又不一样。

就好像,她认识自己很久一般。

看到他望着自己,夜小小讪笑道:“我就是觉得,你这么帅的人,老是皱眉不好。”

她当然认识他很久了。

前世前面千年,她时不时就会听到他的消息。后面的百多年,她都跟随在他身边。不过那个时候,他并没有发现自己住在月牙玉佩里,而是在进入一处密地,在里面灵力激发下,他才知道自己在里面的。

那时候他将玉佩佩戴在身上,她看不见他,他不知道她,却相伴百年。

不过即便是日夜相伴,她也没听他说过几句话。就好像,谁也无法让他开口一般。

有时候,孤寂的让她都为他感到心疼。

现在的他虽然冰冷,但是话也不算少,至少是有问必答。

原来,千年前的他,也是这么容易相处的。

皇甫虞听她这么说,也就没再多想。不过要是让他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忍不住抽抽嘴角。

他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

也只有她会这么觉得的吧。

只不过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他对她比对其他人要容忍的多。

至少,他绝对不会给了别人银子后,还会附赠一个空间戒指的。

“你的体质……”

“你能帮我掩饰住?”

皇甫虞的话说了一半,夜小小惊讶地抬头望着他,却并没有警惕和防备。

皇甫虞挑眉,她知道自己的体质?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帮你掩饰,而不是将你抓回去做我的鼎炉?”

“你皇甫虞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夜小小肯定地说,对他有着无言的信任。

皇甫虞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信任自己,但是他确实没想过将她抓回去。

原本他只是想提醒她这样的体质,要注意防备别人。在看到她期盼的目光后,莫名的点了点头。

“怎么做?麻烦吗?”

“有一点。不过,除非你完全信任我,不然不可能成功。”

“我相信你,来吧。要怎么做?”

皇甫虞再次对她眼里的信任感到意外,不过现在时间不多,他也不多言,示意她到床上盘膝坐下。

等一切结束后,她才明白,为何他会说需要全身心信任他才行。

他在自己身上很多处都点过,那些地方都是修炼者的大忌,若不是足够的信任,她无法让他碰那些地方。一旦中断,这个方法就不可能成功。

幸好,她足够相信他。

皇甫虞对她的信任感到奇怪。她的表情来看,不可能不知道那些地方多重要,那就是真的相信自己?

这时候,院子里传来走路的声音,应该是出去浪了一晚的绿儿回来了。

“在没有进入君级之前,最好都要保持处子之身,那样修为会更快。”说罢,他从窗户跳了出去,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座破败的院子。

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门口传来了绿儿的敲门声。

“小姐,侍卫大人说,马上就要上路了……”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352)

我要评论
  • 过悲哀&幻世界

    她也为那个女子感到过悲哀,在这弱肉强食的玄幻世界,一个没有实力又有鼎炉作用的弱女子,也只有被人各种赠送和囚禁的命了。

  • 她禁锢&他拉了

    只见他脸颊绯红,眉头紧皱,随手一挥,一道力量就将她禁锢住,朝他拉了过去。

  • &潭边,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背对着她,盘膝坐在水潭边,一个只穿着小衣小裤的绝美女子趴在他身边的地上,嘴里还不时发出诱人的声音。

  • 要欢好&修为都

    她在那个白茫茫的世界里的时候,可是听过这个媚药。药效极其霸道,必须要欢好才能解毒,要不然对身体和修为都有很大的影响。

  • 过来的&,女子

    男子很是愤怒,抓住女子攀过来的手一扔,女子就被狠狠地甩到了水潭里。

  • 合抱的&间被打

    一道力量打到树干上,两人合抱的树干瞬间被打断,一身漆黑的她就这么出现在树干后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