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要我回家去,我就回家去啊!”夜小小笑了笑,“你好好的短暂休息吧。”说罢,她回到房间此外一边,直接盘膝而坐坐定,就修练。本来她准备跟随回家去,是因为现在的她的力量不足已抵御夜家侍卫。现在的她救了这个人,是也可以求他帮自己,虽然她突然忆起,夜家有个宝贝,现在的说罢,她来到房间另外一边,直接盘膝坐下,开始修炼。。...

“那些人要我回去,我就回去啊!”夜小小笑笑,“你好好休息吧。”

说罢,她来到房间另外一边,直接盘膝坐下,开始修炼。

原本她打算跟着回去,是因为现在她的力量不足以抵抗夜家侍卫。现在她救了这个人,是可以求他帮自己,但是她突然想起,夜家有个宝贝,现在还没人知道,却在后面闹的沸沸扬扬。

当时夜家差点被灭族,后面也是将这个宝贝送给了帝都夜家那个老不死,才换来了平安。

而帝都夜家也没能留住那个宝贝,被更厉害的人拿走了,在另外一片天地引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不过,这都是原身当鼎炉后许久的事情了。

有宝贝,她怎么能不去呢?她可是最喜欢宝贝的了!

皇甫虞没错过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兴奋,知道她有自己的打算,也就没再多说。

他拿出一颗疗伤丹药吃下,扭头看到她就那么席地而坐,眉头皱了皱。他阖上眼帘,将眼底的嫌弃也一并收起来了。没过多久,他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按照以往,即便是受了这样的重伤,他也不会让自己沉睡过去。但是今夜不知为何,他睡的格外安心。

睡着前那一刻,他只有一个想法:难道是这次的丹药有迷药的成分?

夜小小在他睡着后睁眼看了他一眼,又继续修炼了。

吃了丹药后能睡一觉,对他的身体来说更好。

当第一缕晨光洒向大地,床上的人和地上的人同时睁开了眼睛。

夜小小握了握手掌,心中感慨万分。

这鼎炉的体质就是好啊,这才过了一夜,她就成功入门,将灵力修炼到第一层了。

当然,功法也功不可没。毕竟当初原身修炼的时候,也是花了三天才成功入门。

她瞥了眼坐起来的人,感叹他吃的药效果真不错,才一晚,他的伤就好了许多。看来他手里的丹药品级也不低。

比起她的感叹,皇甫虞更是震惊。

她昨晚明明还没有灵力,现在竟然将灵力修炼到第一层了!

一晚!!!

“我看你伤好的差不多了,昨晚的诊金该付了吧?”夜小小双手撑着下巴,欣赏着晨起的美男。

脸恢复了血色,看起来比昨天更帅了。这么帅的男人,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哪个女人。

不过现在嘛,只能给她养眼了。

皇甫虞看到她直直地盯着自己,眼里闪烁的光芒不言而喻。他蹙了蹙眉,却也没像以前看到那些女儿那样厌恶。

他右手一摊,几张银票和银子便出现在他手里。

夜小小看到银子,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她从地上爬起来,过去一把将银票和银子拿了过来,清点了下,就都塞到了衣服里。

不过那银子鼓鼓的,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她那里藏了东西。

难道不能将银子带在身上?可是这马上就要出门了,也不能藏屋子里不是。

她微微懊恼,想着解决的办法,皇甫虞又拿出一个戒指。

“你灵力已经入了第一层,可以用这个。”

夜小小看到那枚戒指,两眼发光。

第5章 夜家

2021-10-14

书评(215)

我要评论
  • 药效极&才能解

    她在那个白茫茫的世界里的时候,可是听过这个媚药。药效极其霸道,必须要欢好才能解毒,要不然对身体和修为都有很大的影响。

  • 它的药&性,早

    一般人也没见过忍着的下场,毕竟谁也抵制不了它的药性,早就抱着女子解毒去了。

  • &量打到

    一道力量打到树干上,两人合抱的树干瞬间被打断,一身漆黑的她就这么出现在树干后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