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风默带着陈沐周惊雷两人回到了第二处地点。又白捡了几道天道之气。“余下一处地方要去吗?”风默兴奋地脸颊通红,说话的都有些不麻利。而如今三人有三道天道之气,怎么也能分他几道。没想起去年这种情况除了机会天道筑基,他兴奋极其。“另一处地方有人又白捡了一道天道之气。。...

没过多久,风默带着陈沐周惊雷两人来到了第二处地点。

又白捡了一道天道之气。

“剩下一处地方要去吗?”

风默激动地脸颊通红,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如今三人有三道天道之气,怎么也能分他一道。

没想到今年这种情况还有机会天道筑基,他激动异常。

“另一处地方有人驻守,此时估计去了不少人了。

先让给他们吧。”

陈沐比较冷静,直接说道。

“那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回水幕大阵,吸收天道之气吗?”

风默又问道。

陈沐沉思了片刻。

虽然如今燕国各宗很有凝聚力,但是天道筑基的诱惑太大。

而且在水幕大阵内吸收天道之气,肯定会引得赵国各宗修士歇斯底里地进攻。

这种情况之下,燕国其他修士能没有想法吗?

“不妥,风默,你记得地图上标记的那几个适合吸收天道之气的点吗?

去大峡谷那里。”

陈沐语气毋容置疑。

风默闻言二话不说,拉着陈沐和周惊雷就往天道秘境之内的一处峡谷飞。

那地方易守难攻,往年经常有修士在那里吸收天道之气。

前期之所以要探图,就是为了熟悉这些地方。

……

一刻钟后,三人来到了一座峡谷上空。

这峡谷长近千米,宽二十米,不到百米深,宛如大地的伤痕。

“你们进最深处布置一道灵石阵法。

然后直接吸收天道之气,我替你们护法。”

看着下方峡谷,陈沐沉声说道。

风默和周惊雷皆是一愣。

现在就吸收天道之气?

往年灵体弟子吸收天道之气,也会找这种易守难攻的地方,然后布置类似于水幕大阵那样的灵石阵法,作为防护。

同时还有很多同门师弟师妹护法……

可是这次情况特殊啊。

真要是在这儿吸收天道之气,待会儿恐怕至少有上百赵国修士来攻……

“放心,我不会害你们。”

陈沐斩钉截铁道。

这地方可不仅仅是易守难攻。

其实也是一处绝地。

真要是进了这峡谷,遭遇大规模进攻,躲都没地方躲。

他要在这里干一票大的!

周惊雷见陈沐表情笃定,没有再犹豫,直接飞进了峡谷最深处,开始布置灵石阵法。

风默心知上了贼船,想下去那是不可能了,也只能跟在后面布阵。

两人布置出来的阵法远远比不上水幕大阵,但挡个二三十人进攻应该没什么问题。

“周师弟,你这衣服太扎眼了,换上我这套。”

陈沐脱下了自己的冰山剑仙套装,交给了周惊雷。

待会儿要大开杀戒,还是尽量不要让青阳宗沾染上因果。

周惊雷换上衣服之后,气质显得有些违和。

陈沐想了想,又取了一张面具给他戴上。

旁边风默全程一脸痴呆状,仿佛什么都不明白似的。

“好了!可以吸收了!”

陈沐拿出两团天道之气,一人给了一团。

“师兄!有劳了!

待会儿我再给你护法!”

周惊雷无比认真道。

陈沐微微点了点头。

其实他心里明白,他有能力给这两人护法,但这两人未必有能力给他护法。

所以他才更要尽可能地杀伤赵国修士,为自己之后吸收天道之气铺路。

“开始吧。”

“好!”

两人应了一声,然后盘膝坐在了阵法之内,开始吸收天道之气。

刚一吸收,两道耀目光芒直冲天际,如同探照灯一般射向了天空。

空中的云朵在光柱的冲击之下形成了巨大的漩涡。

这动静着实不小。

恐怕只要在天道秘境之内的,都能看到。

……

与此同时。

天道峰附近的一处据点之内。

黑袍青年拿到了那第三道天道之气。

而这时,樊河阴沉着脸,带着不少人飞了过来。

“道兄,另外两道天道之气都不见了!

我估计是被风默拿走了!

也只有他才有这样的速度!”

黑袍青年听此眉头紧皱。

其实他心里并不是很在乎。

他已经拿到了一道天道之气,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吸收。

其他人能不能天道筑基,关他屁事。

就在他思索着应该如何回应时,远处天空突然出现了两道光柱!

看到那两道光柱,黑袍青年猛然抬头,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直接就开始吸收了?”

“他们怎么敢的?”

樊河回头看向了天空,表情也十分诧异。

他原以为风默拿到天道之气会返回水幕大阵,再吸收天道之气。

为此他甚至已经下达了命令,让水幕大阵那边的赵国修士严防死守。

可如今倒好,那两人竟然直接找了个地方就开始吸收了。

“你带人去灭了他们吧。

记得多带些人,我估计他们可能有什么厉害的防护阵法。”

黑袍青年淡淡说道。

他其实对樊河这些人也没那么放心。

如果这时候樊河他们能离开这里,去进攻那边,对他来说是再好不过。

樊河眼中满是迫不及待,但还是道:“还请道兄稳住水幕大阵那边!”

黑袍青年点头。

两道光柱一出现,水幕大阵那边驻守的五百赵国修士肯定会蠢蠢欲动。

可他们要是离开了,燕国修士肯定也会冲出来。

到时候天道秘境就彻底乱了。

“你放心,我这就和赵炎说。”

说着黑袍青年拿出了传讯灵符,语气严厉地命令了几句。

樊河闻言这才放下了心,带着人朝着光柱所在的方向极速飞去。

等他一走,黑袍青年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九个阵盘,开始布置阵法。

他这阵盘是师父所赐,布置出的防护阵法坚固无比。

别说数十人,就是上百人一同进攻,也未必能破得了阵法防护。

“你们都去争吧……呵呵。”

……

峡谷上方。

陈沐躲在一块巨石之后,俯瞰着下方正在吸收天道之气的两人。

而在他手中,正攥着一大把灵符。

乍一看,足有几百张,全都是灵体攻击灵技灵符。

这世间灵体修士非常稀少。

灵体修士,还有画符天赋的,那更是少之又少。

就算真有这种修士,谁会花大量精力画这么多符呢?

他画符基本不耗费灵力,别人可得耗费灵力。

正常符师抛开失败的,一天能画个七八张灵符就已经不错了。

而他拥有两千张这样的攻击灵符。

真要让寻常符师画,得画一年。

有这功夫,都修炼到筑基了。

还要这灵符有何用?

“卧槽!来了不少人啊!”

眼看着远处天边密密麻麻地飞来了一大堆人,陈沐赶紧施展土遁术躲进了地下。

……

樊河带着上百赵国修士进入了峡谷,一眼就看到了峡谷深处阵法之内被光芒包裹着的两道身影。

当然,他也看到了那防护阵法。

“风默!这就是你的底气吗?”

“我看你是被天道筑基的诱惑冲昏头了,竟然敢这样直接吸收!

真当我们破不了你的破阵法?”

风默闻言睁开了眼睛,见远处天边密密麻麻的人朝自己这边飞来,心中难免有些惊慌。

这尼玛的!

这怎么护法?

难不成真要一打一百?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看向了旁边的周惊雷。

“兄弟,你师兄靠谱吗?”

周惊雷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不过他心里也在思索。

“这一次师兄恐怕要体质全开了。

也不知道师兄是何等逆天天赋,竟然有如此自信!”

心里这么想着,他叮嘱风默道:“闭上眼睛,有些东西看了会出大事的!”

风默听此微微一愣。

经历了最近一些事,他也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

人活得太明白,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更别说,他现在好像除了闭眼,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死就死吧!

这一次如果我真能顺利吸收天道之气!

你就真是我爹!

如果我死了!

我做鬼也要找到你,然后骂你一句狗儿子!”

风默把眼睛狠狠一闭,心中吼道。

……

“齐攻!

破开阵法!”

樊河看着防护大阵,一声令下,身后上百名赵国修士就准备一同攻击。

听到这声命令,风默和周惊雷身体都是一颤,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另外一边,峡谷上方。

陈沐钻出了地面,看向了下方峡谷之中密密麻麻,准备齐攻的赵国修士。

“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别齐攻了,都安息吧。”

“接我一招……”

“乱葬之雨。”

陈沐一脸悲悯之色,随后如同撒纸钱一般,对着上百赵国修士撒下了上百张灵符。

灵符燃烧,上百道灵体级攻击对着下方赵国修士群覆盖而去。

陈沐看都不看,又是一撒。

接着又是一撒……

那模样,如同勤劳的农夫在农田里播种。

峡谷之内一片光芒,下起了一阵金色的雨。

  • 我从战斗余波中提取属性

    作者:武三毛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无限诗情 | 在读:11396 人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村这么&多天,

    来石头村这么多天,他的肉身之力已经近乎达到了普通人极限的层次。

  • 时打打&到一些

    石头村都是凡人,平时打打架什么的,他能提取到一些肉身之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