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妮接过碗把黄纸盖在碗上,又对着韩雯道:“你去水井旁给我盛碗凉水,就用你缸里晒太阳的水就行。”韩雯又去盛了碗凉水给她。东西都弄好了,王大妮把盖着黄纸的空碗和盛满凉水的...

王大妮接过碗把黄纸盖在碗上,又对着韩雯道:“你去水井旁给我盛碗凉水,就用你缸里晒太阳的水就行。”

韩雯又去盛了碗凉水给她。

东西都弄好了,王大妮把盖着黄纸的空碗和盛满凉水的碗放在一起,点燃三炷香对着韩雯道:“一会我喊虎子一声,你就答应一声。”

韩雯:“好。”

接着王大妮就开始操作了,她一手敲门一手拿着筷子,嘴上还不停的喊道:“虎子来!回家了!”

韩雯就应:“回来了!”

王大妮拿筷子那只手就在盛水的碗里沾一下滴在黄纸上,连着叫了二十多声,王大妮才停下来。

“俺的娘来,这是掉那里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韩雯好奇的凑过去看着那个盖着黄纸的碗,只见上面有一大片的水渍,但是黄纸却没有漏,“你怎么看出来的?”

王大妮指着那个水滴给韩雯解惑,“你看这水了嘛,水里面是不是有个眼。”

这水滴里面还真有一个小圈圈,像眼睛一样,韩雯质疑,“这东西不是魂回来了吧?这因为太阳照射才发出的反应吧!”

王大妮嫌弃她,“别胡说,这就是虎子的魂回来了。”说着还煞有其事的指了指那个眼,“你看到他的走向了嘛,是不是从南边来的,虎子落水是不是从南边。”

韩雯沉默她竟然觉得王大妮说的对。

王大妮看韩雯那呆愣的样子,得意的一笑,用筷子一戳把黄纸戳破,水一下子漏到了碗里。

“把这个喂虎子喝了。”

韩雯看着被黄纸浸泡过得水,一脸嫌弃,“没有别的办法吗?这水这么脏能喝?”

“咋不能喝!”

看韩雯那嫌弃的样子,王大妮无奈道:“行了,知道你讲究,泼衣服上也行。”

韩雯这才伸手接过碗,尽量均匀的把水洒到了虎子身上,小龙好奇也想沾点,被韩雯好说歹说才哄住。

王大妮把东西又都收了起来,拿出火柴一把火烧掉了用过的黄纸。

“虎子一会要是想睡觉你就让他睡别拦着。”

韩雯:“不能,他昨天睡得可早了,今天肯定睡不着了。”

“你不信?”

“不信。”

“那要不然打个赌?”

“赌什么?”

王大妮神秘一笑,“要是你输了星期六陪我出趟海?”

韩雯觉得自己被算计了,“行,不过你是不是早就想让我陪你出海去市里?”

王大妮不好意思的一笑,“俺是想让你陪俺去一趟,自从来了这俺还没往家寄过钱,咱们这地方小不能寄只能出海。这地方俺人生地不熟的,就想让你陪着一起。”

韩雯正找不到出海的理由呢,这王大妮主动送上门了,她当然高兴,“我还以为你有啥大事,不就出个海嘛,我陪你去。”

“我就知道你靠谱,你要不要跟王浩商量一下?”

韩雯疑惑,“有啥可商量的。”

说完看着站在一旁的哥俩这才反应过来,“等他回来我给他说一声,他应该没事,周六让他在家看孩子。”

“行,那我星期六来喊你,没啥事我就走了。”

韩雯:“你不在坐会?”

“有啥可坐的天天来。”

韩雯·····

“我有个事想问你。”

“什么事?”

韩雯往隔壁瞥了一眼,问道:“昨天隔壁又吵架了你知道吗?”

一说到这个王大妮就气的牙痒痒,“除了知道你家虎子是因为他家卫兵落的水,其他都不知道。昨天你去闹得时候我没时间过去,等你让大国过来喊老周的时候,我想跟着去的,可惜我家老周不让,弄得我最后啥也不知道。”

“怎么你想知道?”

韩雯点头,“有点好奇。”毕竟昨天的动静可不算小。

“这有啥等我下午出去逛一圈,什么都知道了,等我回来给你说。”

送走王大妮没一会虎子就赖了过来,十分没精气神的说道:“妈,我想睡觉。”

韩雯大吃一惊没想到还真让王大嫂说对了,当下也不敢拦着,让虎子去睡。

“小龙你要睡觉吗?”

小龙摇头:“不困。”

“那你自己玩会?”

“不要。”小龙拽着韩雯的衣角,亦步亦趋的跟着,可能是这两天他们把目光都放在了虎子身上,小龙没了安全感。

“那妈妈要去洗衣服,你也要帮忙吗?”

小龙坚定的点了点头。

韩雯去卫生间把她和小龙虎子的衣服都拿了出来,看着装衣服的筐子里只剩下王浩自己的衣服孤零零的躺在那里,韩雯犹豫了一下,上前一起给拿了出来。

不管俩人怎么样,最起码现在王浩还是靠谱的,就一件衣服顺带就给他洗了吧!再说也不是没洗过。

刚入秋衣服都是薄的,洗起来也快没一会韩雯就洗完了,望着最后一盆水韩雯没有泼掉。

看着被王浩开垦了一半的地,韩雯就打算先把翻出来的地给种上,回屋找了种子又拿了个小碗,自己在前面刨坑让小龙拿着碗在后面撒种子。

这时候的孩子从两岁就被带着下地,在田里跑,等大一点都能给家里帮忙干活,所以韩雯也没什么负罪感。

下午六点多王浩准时回来,看着家里只有韩雯一个人,好奇的问道:“虎子和小龙呢?”

“出去玩了。”

“虎子不发烧了?”

“不烧了。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虎子会好的这么快?”

王浩:“嗯。”

韩雯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王浩,一脸兴奋的说道:“我给你说这多亏了王大嫂,今天下午她过来给虎子看了看,说虎子是掉魂了,帮忙给叫了叫,叫完虎子睡了一觉就好了,神奇吧!”

王浩:“封建迷信。”

“你爱信不信。你这衣服怎么弄得,脏死了。”

昨天王浩一身的水,今天则是一身的油,黑乎乎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掉油缸里了。

一说这个王浩就来气,他们队里新来了一个小伙子是供销社主任的亲戚,啥也不懂来了就要碰车,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把钥匙给他了,结果连人带车直接撞到了队里的院墙上,车的油箱撞坏了,墙也撞塌了,人还撞伤进医院了,他一下午没干别的光修车了。

001穿书

2021-09-15

00270年代

2021-09-15

007供销社

2021-09-15

008起冲突

2021-09-15

009惹哭小龙

2021-09-15

012赶海

2021-09-15

014俩人吵架

2021-09-15

015生气

2021-09-15

016虎子告状

2021-09-15

书评(463)

我要评论
  • &人喊她

    幸好原主的名字和她名字一样都叫韩雯,以后别人喊她不容易弄错。

  • 吃饭,&要去一

    看着天色已经黑了,韩雯决定去叫两个小孩回家吃饭,虽然不确定他们愿不愿意跟她回来,但是她有必要去一趟。

  • 然而王&主跟两

    结果原主跟着王浩到了他工作的地方,发现这里是个岛跟农村没什么区别。然而王浩又经常出差,留原主跟两个孩子,刚开始原主对他们还挺好,后来失去耐心,对孩子非打即骂。

  • 个媳妇&在回娘

    这段婚姻是原主自己选的,男的叫王浩,有两个儿子。他前一个媳妇听说又懒又馋,对两个孩子不闻不问。王浩发了工资都被这个女的拿去给她娘家了,也是在回娘家的路上,遇上山洪死了。

  • 时候韩&一眼镜

    回屋的时候韩雯不小心撇了一眼镜子,本来走过去的人,又跑回来对着镜子照,天哪!镜子里那个人是她嘛,也太丑了吧!顶着一个鸡窝头,脸上都是灰,颧骨突出,整个人就和电影里被炸弹炸了的人一模一样……

  • 名声就&接两个

    本来原主弄得这件事在岛上名声就臭了,如果她在不去接两个孩子,任由他们在别人家,那她以后就不用在岛上在待下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