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国听完脸一沉,警告道:“韩雯,故意杀人不是儿戏,你可不能胡说。”“我没有胡说,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有人证。”说完朝着几个小鬼头挥了挥手,“来孩子们!把你们知道给警察叔叔说一说...

周新国听完脸一沉,警告道:“韩雯,故意杀人不是儿戏,你可不能胡说。”

“我没有胡说,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有人证。”说完朝着几个小鬼头挥了挥手,“来孩子们!把你们知道给警察叔叔说一说。”

不管哪个年代孩子们对于警察这个职业都是非常热爱的,看着一大群警察也不害怕,都跑过来抬头看着李新国七嘴八舌的把自己知道的统统都说了出来。

周新国被这群孩子吵得不行,双手交叉比划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孩子们别着急,咱们挨个说。”说完对着跟在后面的警员使了个眼色,那些警员笑着上前一人拉着一个孩子,带去旁边询问。

说来也巧,今天正好轮到周新国请客吃饭,岛上的警察都在他家,韩雯这报警报的也十分是时候,来这么多人,要是只有周新国一个还一定有这么大的效果。

李卫兵自从看见周新国进来,整个人都蔫了,也没了刚才耀武扬威的那个劲,全身颤抖的躲在刘春芳后面。

刘春芳也没见过这种场面,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这死鬼,上那里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刘春芳的丈夫是旁边部队的军人,好像是个营长,本来分房子是没有他家的份的,还是刘春芳的婆婆去部队里大闹了一场,又添了钱才分得了这个房子。

可能今天队里有任务,他们这边的男人都还没回来。

韩雯就抱着棍子,站在刚才站的地方,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娘俩,生怕他们又打什么鬼主意。

很快那边的警察就询问完了,几个孩子说的不能说一模一样吧!但也八九不离十。

周新国听完手下的叙述,也把里面的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再一看李卫兵的样子,就知道韩雯说的没错。

“李卫兵,你过来,我问你两个问题!”周新国绷着脸朝李卫兵招了招手。

李卫兵平日里就害怕周新国,现在看到黑着脸的周新国更害怕了,一味地躲在刘春芳后面就是不愿意露头。

刘春芳害怕其他警察,可她不害怕周新国,邻里邻居的他还能怎么着自己不成。

“你啥意思!”刘春芳一边护着李卫兵一边瞪着周新国不满的问道。

周新国看着刘春芳娘俩跟防贼一样防着自己,无奈道:“弟妹,我们只是执行公务,询问李卫兵几个问题而已。”

“询问啥?有啥可询问的。”刘春芳护犊子似的说道。

韩雯把手里的棍子往地上一敲,发出“啪”的一声,顿时乱哄哄的院子瞬间安静下来,韩雯颇为霸气的说道:“刘春芳你有完没完,妨碍警察办案是要蹲号子的。”

说完转头看向周新国询问道:“周警官是这个制度吧!”

周新国点了点头,“是!刘春芳,你要是在阻碍我们办公,别怪我不客气!”

“你……”

韩雯:“你什么你!没听见人说话!”

周新国也没了陪刘春芳闹下去的耐心,一挥手手下的警员就明白过来,走出来两个比较健壮的朝着刘春芳围了过去。

刘春芳吓得咽了咽口水,干巴巴的道:“卫兵!要不…要不然你就跟他们走一趟,等你爹来了我在让他救你?”

李卫兵不敢置信的望着他娘,没想到这种时候他娘竟然放弃了自己,当下也不在抵抗,哆嗦着求饶道:“好了!好了!我说!我说!”

周新国见事情有了突破点,给两个警察眼神示意了一下,那两个警察就停在了李卫兵身旁,但手上却没有什么动作。

刘卫兵哆哆嗦嗦的说道:“都…都…都是我哥让我干的,是他让我跟虎子比赛,是他去埋伏虎子的,也是他不让人去救虎子的,和…和…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我…我啥也没干。”

刘春芳没想到她二儿子竟然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她大儿子,她转过头就甩了李卫兵一个大嘴巴,“你胡说!明明是你干的,你怎么能无赖你哥!”

李卫兵捂着脸,看刘春芳的眼神仿佛啐了毒,他邪笑一下,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你果然还是这么偏心。”

刘春芳被李卫兵的眼神吓着了,她却没有解释,而是习惯性的指着李卫兵骂道,“这个王八羔子,老娘真是白养你了,你就是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韩雯却没心情听她鬼哭狼嚎,转头看着周新国问道:“李卫兵已经承认了,能定罪了吗?”

“不能,他们岁数还小,只能批评教育。”

韩雯想了想,点头道:“批评教育也成,但是监护……家长是不是得承担责任?”

“嗯,虎子的医药费由他们家出。”

“好!可是这钱?”韩雯瞥了一眼正在相互推卸责任的娘俩,仿佛再说:这钱他们能给?

周新国明白韩雯的担忧,冷声道:“今天这事我会给他男人说的,钱你放心到时候他给你。”

韩雯收回手里的棍子,感激道:“谢谢你,周警官,没啥事我就先走了。”

事情已经解决,她现在是一点都不想在这里待着,因为吵得脑袋疼。

等韩雯到家,就见她走时开着的门,此时已经成半掩状态,韩雯也没在意,关上门转身回了屋。

此时王浩正坐在客厅,看到韩雯进来第一句话问道:“怎么样!闹够了?”

韩雯拿起桌上的凉白开,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大口,这才停下来回道:“你不都知道了。”

“知道的不全面。”说完一顿,接着道:“虎子真是李卫东和李卫兵干的?”

韩雯撇了撇嘴,“你不是都听到了,除了他们还能有谁!可惜!他俩年龄太小,不够拘留,只能批评教育。”

王浩:“这有什么,你这才是开始,后面有的闹了。”

韩雯挑眉,“我都不找她事了,她还有脸找我?”

王浩却不打算替韩雯解惑,而是更加神秘的回道:“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韩雯:“爱说不说。”

她刚刚出去跑了一圈,现在已经八点多了,韩雯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也没跟王浩客气,直接问道:“家里还有饭吗?”

001穿书

2021-09-15

00270年代

2021-09-15

007供销社

2021-09-15

008起冲突

2021-09-15

009惹哭小龙

2021-09-15

012赶海

2021-09-15

014俩人吵架

2021-09-15

015生气

2021-09-15

016虎子告状

2021-09-15

书评(292)

我要评论
  • 方,发&浩又经

    结果原主跟着王浩到了他工作的地方,发现这里是个岛跟农村没什么区别。然而王浩又经常出差,留原主跟两个孩子,刚开始原主对他们还挺好,后来失去耐心,对孩子非打即骂。

  • 们在别&那她以

    本来原主弄得这件事在岛上名声就臭了,如果她在不去接两个孩子,任由他们在别人家,那她以后就不用在岛上在待下去了。

  • 回屋的&心撇了

    回屋的时候韩雯不小心撇了一眼镜子,本来走过去的人,又跑回来对着镜子照,天哪!镜子里那个人是她嘛,也太丑了吧!顶着一个鸡窝头,脸上都是灰,颧骨突出,整个人就和电影里被炸弹炸了的人一模一样……

  • 声喊道&”

    韩雯站在门口局促的往里看着,大声喊道:“李大嫂在家吗?”

  • &孩回家

    看着天色已经黑了,韩雯决定去叫两个小孩回家吃饭,虽然不确定他们愿不愿意跟她回来,但是她有必要去一趟。

  • 姻是原&有两个

    这段婚姻是原主自己选的,男的叫王浩,有两个儿子。他前一个媳妇听说又懒又馋,对两个孩子不闻不问。王浩发了工资都被这个女的拿去给她娘家了,也是在回娘家的路上,遇上山洪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