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雯去厨房兑了一盆温水,又找了两个毛巾,可惜家里没有白酒,要是有酒的话就更好了。端着盆子回了屋,就见小龙趴在虎子身边,小手轻轻拍着虎子,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哥哥,别怕,小龙一直...

韩雯去厨房兑了一盆温水,又找了两个毛巾,可惜家里没有白酒,要是有酒的话就更好了。

端着盆子回了屋,就见小龙趴在虎子身边,小手轻轻拍着虎子,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哥哥,别怕,小龙一直都在。”

韩雯把盆子放在一旁,低声问道:“小龙,哥哥刚才又闹了吗?”

小龙摇了摇头,“没闹,哥哥一直很听话。”

韩雯把毛巾浸湿拧干,放在虎子的额头上,只后又拧了一个开始给虎子擦拭身体,因为家里也没有药,韩雯没办法,只能先物理降温。

来来回回换了三盆水,王浩才带着一个年轻人进来,“韩雯!虎子怎么样了?”王浩几步走到床前,压低声音询问。

“到家就开始发烧,现在好像陷入了昏迷。”韩雯看了一眼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边回答边让开了位置。

“小陈,你过来帮忙看看。”王浩对身后的年轻人说道。

小陈背着一个大药箱凑上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电筒,撑开虎子的两个眼皮看了看,看到虎子身上的毛巾,动作一顿又从箱子里找出来了体温计,放到了虎子腋下。

这才挺直身子道:“浩哥,虎子应该是下水时受惊,才引起的高烧。”

王浩:“需不需要我带他出岛去看看?”

小陈摇了摇头,“看情况不是很严重,等一会我看看他的体温在做决定。”

王浩:“好!”

在等体温计的这五分钟内,大家都很焦虑,韩雯更是直接跑到了客厅里,时时刻刻盯着闹钟,五分钟一到立马跑回来说道:“时间到了,可以看体温了。”

这时的体温计还是水银,立体的,看的时候需要转一下找到刻度线,再找对应的数字。

小陈往鼻梁上推了推眼镜,看完后说道:“三十八度五。”

听到这个体温王浩和韩雯都默默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小陈又道:“虎子这体温应该是嫂子给他擦拭起了效果,具体的还不一定,我先给虎子挂两瓶水看一下,只要体温不升高就没事。”

“虎子这体温需要挂水吗?不是不超过三十八度五就不用使退烧药吗?”韩雯略带疑惑的问道。

小陈听完则诧异的看了韩雯一眼,毕竟这些专业性的东西,岛上的人都不知道,有些人一发烧就想挂水,恨不得早挂早好,哪有人会这样问,还有韩雯给虎子的降温手段,好似也是专业的。

“嫂子,虎子这不光是发烧的问题,他还受了惊吓,挂水会好的快一些。”

弄懂之后韩雯点头应道:“哦哦!那麻烦陈大夫了。”紧接着小陈从药箱里拿出准备好的盐水,还有针筒。

因为王浩去找他的时候就已经把大概的情况给他说了,小陈也顺带备好了药,虽然当时不确定什么情况,但凭借他这些年的经验,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在小陈拿出针管的时候,小龙吓得躲了一下,韩雯看到后上前道:“小龙先松开哥哥的手,到妈妈这里来。”

“妈,我松开哥哥,哥哥能行吗?”

韩雯鼓励道:“能行,哥哥是大孩子了,不怕打针的。”小龙这才松开了虎子的手,躲到了韩雯怀里。

王浩看着韩雯松散的头发,凌乱的衣服,还有疲惫不堪的脸,就想帮韩雯分担一些,“小龙给我抱着吧!”

韩雯看着王浩伸过来的手躲了一下,下巴往床上示意了一下,“小龙我抱着就行,你去帮小陈。”

因为韩雯觉得虎子不可能这么听话,乖乖让小陈打针,果不其然当针头插入虎子手背的时候,虎子就因为痛感开始挣扎。

王浩眼疾手快的按住虎子的胳膊才没让他挣开。

小陈也算是有丰富经验的医生,在王浩按住虎子的一瞬间,针就已经扎好了,动作利落的拽开系在虎子手腕上的皮筋,之后用白色胶布把针固定住这就算打完了。

临走时小陈又留下了两幅药,并且嘱咐要是虎子烧到了39度以上,就带他去卫生所。

王浩送走小陈,回来对着坐在一旁守着虎子的韩雯道:“这里我来,你去休息一会。”

这些日子韩雯已经和两个孩子出处了感情,哪能这样离开,她不但没动,反而抬头问道:“虎子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溺水?”

据她所知虎子的水性极好,而且去的又是他经常游的地方,按理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也不清楚,我下班路过的时候正好遇到,就把虎子捞了上来,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

韩雯眼睛一眯,“你去的时候大国在没在?”虎子和大国好的恨不得能穿一条裤子,虎子怎么回事大国肯定知道。

王浩回忆了一下,肯定道:“在。”

韩雯起身:“我去李大嫂家问问。”

王浩:“你去问什么?有什么好问的?”

韩雯此时已经走到卧室门口了,一挥手道:“你不懂?”凭直觉她感觉这次虎子落水肯定不简单。

韩雯去李大嫂家的路上,路过刘大嫂家的时候就看到本来还在院子里玩的李卫兵,看到她突然变了脸色,接着就躲回到了屋里。

韩雯嘟囔:“什么孩子,跟他娘一样。”

等韩雯到李大嫂家的时候,就见大国正在跟李大嫂对峙,“妈!你就让我去虎子家吧!虎子溺水没那么简单!”

李大嫂拿着扫把堵住门,“你个小崽子胡说什么,就是虎子游泳腿抽筋才溺水的,哪有什么简单不简单的!”

大国一听急了,“娘!不是虎子的事,是卫兵害的他,你怎么就不相信我,你快点让我走,不然浩叔肯定会揍虎子的。”说着就要突破李大嫂的防线冲出来。

只不过被李大嫂打了回去,“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人家的家事人家自己解决,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大国不依,“不行,虎子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背叛他。”

韩雯站在门口听了几句,心想果然让自己猜对了,虎子这次落水肯定另有隐情。

001穿书

2021-09-15

00270年代

2021-09-15

007供销社

2021-09-15

008起冲突

2021-09-15

009惹哭小龙

2021-09-15

012赶海

2021-09-15

014俩人吵架

2021-09-15

015生气

2021-09-15

016虎子告状

2021-09-15

书评(326)

我要评论
  • &照,天

    回屋的时候韩雯不小心撇了一眼镜子,本来走过去的人,又跑回来对着镜子照,天哪!镜子里那个人是她嘛,也太丑了吧!顶着一个鸡窝头,脸上都是灰,颧骨突出,整个人就和电影里被炸弹炸了的人一模一样……

  • 他前一&,也是

    这段婚姻是原主自己选的,男的叫王浩,有两个儿子。他前一个媳妇听说又懒又馋,对两个孩子不闻不问。王浩发了工资都被这个女的拿去给她娘家了,也是在回娘家的路上,遇上山洪死了。

  • &开始唉

    唉!韩雯一想到这个,忍不住把被子蒙到头上,开始唉声叹气。

  • 着,大&大嫂在

    韩雯站在门口局促的往里看着,大声喊道:“李大嫂在家吗?”

  • 接两个&任由他

    本来原主弄得这件事在岛上名声就臭了,如果她在不去接两个孩子,任由他们在别人家,那她以后就不用在岛上在待下去了。

  • 就又回&进门就

    还没等韩雯适应王浩就又回来了,进门就直奔衣橱去,看都没看她一眼。

  • 王浩是&个年代

    王浩是供销社的司机,在这个年代这个职业可是个香馍馍,不过因为经常出差,家里两个孩子没人管,没办法就托媒人给他说个媳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