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随手在柴火堆里找了一个手指粗细的棍子,拿在手里看着虎子说道:“小小年纪就满嘴瞎话,不教训教训他,往后还得了。”韩雯站在虎子前面,能清晰的感受到虎子抓她衣服的手在发抖,安...

王浩随手在柴火堆里找了一个手指粗细的棍子,拿在手里看着虎子说道:“小小年纪就满嘴瞎话,不教训教训他,往后还得了。”

韩雯站在虎子前面,能清晰的感受到虎子抓她衣服的手在发抖,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手,冷清的回道:“小孩子隐瞒了一些事情,教训几句就可以了,何必动武那!”

王浩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现在他都要彻底被她弄晕了,以前他打孩子的时候,她不是一向双手赞成的嘛,怎么这次还向着虎子说话了。

韩雯看着王浩阴沉着脸不说话,也被他的气势吓到,偷偷咽了下口水,对着虎子道:“你看你爹都不说话了,肯定是同意了我的说法,还不快谢谢你爹。”

虎子立马反应过来,大声道:“谢谢爹。”

喊完给韩雯小声说了一句,“妈,爸发起火来可狠了,你保重。”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跑了,接着就听到卫生间传来上锁的声音。

王浩见虎子跑了,也没追究随手把棍子扔下,看着韩雯道:“你什么时候开始管他们的死活了。”

韩雯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的表现和原主的表现大不相同,生怕王浩看出端倪,立马解释道:“这不是你走的时候说的嘛,让我对他们两个好一点。”

王浩听了她的话嗤之以鼻,“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韩雯早就想好了说辞,听到王浩这么说想都不想的就回道:“还不是因为你要跟我离婚,要不然我会对他们这么好!”

这下轮到王浩蒙了,“你不想离婚?”

“我又不傻干什么要跟你离婚,跟着你有吃有喝还不用下地挣公分,为什么要离婚?”

王浩下意识反驳,“以前你可不是这样想的。”

“那就当我脑袋被驴踢了,我现在想开了,我要好好过日子。”

韩雯在心里腹疑放着这么好的日子不过,原主不就是被驴踢了嘛。

看着韩雯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在一想虎子和小龙对韩雯的态度,王浩警惕的心明显有了松动的痕迹。

点头道:“好,我这次就信了你的话,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招,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韩雯这时候却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哈欠,“行,我知道了,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要回去睡了。”

王浩·······

“你等等我还有件事要说。”

因为困了韩雯语气有些不耐烦,“你还有什么事?”

“以后我教训孩子的时候,希望你不要插手。”

听了这话韩雯的瞌睡一下就跑了一大半,指着刚才王浩丢掉的棍子,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教训孩子的时候就是用这种方法?”

王浩看着她那样子,忍不住露出一丝讽刺,“这不是你以前经常干的事情吗?”

韩雯·······

这下她彻底懒得和王浩说话了,挥了挥手无所谓的道:“行,反正那是你儿子,你要是不心疼,我肯定也不会心疼。”

说完就去敲浴室的门,“虎子,你洗好了没?时间不早了,该睡觉了。”

很快就传来虎子的声音:“马上就好。”

没一会就见虎子穿着一个小短裤,从卫生间出来,“后妈我好了,你去洗吧!”

韩雯拿着睡衣,拍了拍虎子的脑袋就进了浴室。

虎子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他爹在哄他弟睡觉,虎子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走到书桌前拿起作业本检查了一下,见上面没有任何痕迹,高兴的哼着小调收到了书包里。

王浩轻拍着小龙的背,眼神却一直在留意虎子的动静,这段日子没见虎子瘦弱的身上也长出了一些肉,本来充满戾气的脸庞,慢慢的也开朗了很多,看来这段时间韩雯真是对他们不错。

“虎子,你这后妈什么时候变好得?”

虎子听了他爹的话,下意识往门口看去,见没有韩雯的身影,才回道:“和你吵完架以后就变了,变得对我和我弟好了起来。”说着还有找了一样东西,递给王浩看。

“爸,你看,这就是她给我买的鞋。”

王浩一眼就认出了虎子拿着的东西,从省城流传过来的鞋子,十五元一双,供销社就三双,看样子韩雯为了讨好虎子,还真是下了血本了。

这下他算是彻底相信了韩雯是为了不跟自己离婚才对孩子这么好的。

王浩难得的对虎子温柔了一把,“行,给你买的你就穿,不用非要出门的时候在穿新鞋。”

虎子却不依,“不行,这鞋这么好在咱们这穿着多浪费啊。”

王浩知道虎子这是舍不得,停顿了一会才道:“这没什么浪费的,你妈给你买了就是为了让你上学穿,再说你要是现在不穿,在过一年恐怕你就穿不上了,只能留给你弟穿了。”

虎子在精那也只有七岁,被王浩这么一说,当即就表示自己明天一定穿,这么好的鞋子可不能让小龙捡了便宜。

王浩又陪着虎子呆了一会才出来这时浴室已经没有了动静,看着韩雯那个屋子紧闭的房门,想着她肯定回去睡了。

王浩找来手电筒,摸索着在院子里检查了一圈,见大门什么都关好了,这才回去睡觉。

躺在充满洗衣服味道的床上,王浩难得的失眠了,脑袋里都是韩雯的样子,笑着的,凶神恶煞的,嘲讽的,无奈的,还有对小龙温柔的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这一想一直到凌晨三点才睡着,第二日还是被大国喊虎子上学的声音吵醒的。

王浩没有赖床的习惯,只要是醒了就会起床。

他边穿衣服边往外走,到客厅的时候就看见一桌的早饭,一个人都没有。

王浩走到门口,就看见韩雯正在院子里洗昨日换下来的脏衣服,家里难得的安静了下来,有了一些家的味道。

韩雯却没注意到身后的人影,还在认真的搓洗着衣服,虎子这孩子也不知道昨天去了哪里,沾了一身的叶子汁,怎么洗都洗不掉,想着等虎子回来一定要好好问问他不可。

001穿书

2021-09-15

00270年代

2021-09-15

007供销社

2021-09-15

008起冲突

2021-09-15

009惹哭小龙

2021-09-15

012赶海

2021-09-15

014俩人吵架

2021-09-15

015生气

2021-09-15

016虎子告状

2021-09-15

书评(110)

我要评论
  • 本来原&后就不

    本来原主弄得这件事在岛上名声就臭了,如果她在不去接两个孩子,任由他们在别人家,那她以后就不用在岛上在待下去了。

  • 头上,&声叹气

    唉!韩雯一想到这个,忍不住把被子蒙到头上,开始唉声叹气。

  • 了他工&打即骂

    结果原主跟着王浩到了他工作的地方,发现这里是个岛跟农村没什么区别。然而王浩又经常出差,留原主跟两个孩子,刚开始原主对他们还挺好,后来失去耐心,对孩子非打即骂。

  • 来走过&着镜子

    回屋的时候韩雯不小心撇了一眼镜子,本来走过去的人,又跑回来对着镜子照,天哪!镜子里那个人是她嘛,也太丑了吧!顶着一个鸡窝头,脸上都是灰,颧骨突出,整个人就和电影里被炸弹炸了的人一模一样……

  • 孩子我&,你自

    王浩边收拾东西边说:“车队里紧急集合,我要出去进货,可能一时半会回不来,孩子我放李大嫂哪了,你自己在家好好想想,要离婚的话等我回来说。”说完就走了。

  • 个香馍&人管,

    王浩是供销社的司机,在这个年代这个职业可是个香馍馍,不过因为经常出差,家里两个孩子没人管,没办法就托媒人给他说个媳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