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虽然觉得不妥,但也没有提醒虎子。虎子给王浩送完香皂,见他没事便又跑去找韩雯,王浩看着虎子的身影,眼神里闪过一丝的探究,以往他回来的时候虎子和小龙只会寸步不离的跟着他,从...

王浩虽然觉得不妥,但也没有提醒虎子。

虎子给王浩送完香皂,见他没事便又跑去找韩雯,王浩看着虎子的身影,眼神里闪过一丝的探究,以往他回来的时候虎子和小龙只会寸步不离的跟着他,从不见他们亲近韩雯,这次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发生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想着他走的时候韩雯闹的那场闹剧,王浩的脸就冷了下来,看来这次又是做戏给自己看的,这次他倒是看看她能装多久。

想着想着就拿起手里的香皂,对着头发一阵蹂躏。

韩雯一直在悄悄观察着王浩的动作,看他拿香皂当洗头膏,下意识就想提醒,家里有洗头膏。

刚要说的时候,又一想刚才给王浩送香皂已经是她仁慈了,要是在给他送洗头膏,还以为她要上赶着他那,当下就歇心思,认真处理起海鲜来。

处理的时候她们就分好类了,贝壳类和不认识的统统放在一起,一会准备煮了吃。

捡来的常见的小鱼小虾,开膛破肚一会准备炸了吃,要说最多的还是螃蟹了,这时候的螃蟹也挺肥的,但因为上次煮过了,韩雯这次就打算做个香辣蟹。

等她们处理完转身的时候,院子里哪还有王浩的身影,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洗完的,韩雯也没管他,自顾自的干自己的活。

中午的时候韩雯蒸了不少的杂粮窝窝头,能撑上几日,这几日她就不用做饭了,每次只炒菜就可以。

王浩这时已经换了衣服正坐在客厅里擦头发,他换的这衣服还是韩雯给他洗的,衣服上有股淡淡的洗衣粉味,王浩本来是不想穿的,但他的衣服就那几件,其他都脏了能穿的也就剩这件了,没办法才换上的。

他头发还没擦干就看到韩雯娘仨拎着桶进了屋子,她们三个就在自己眼前过去,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去了厨房。

王浩……

他本来还想问问虎子,这段时间在家过得怎么样,那成想虎子连给他开口的机会都没给。

虎子也不是故意忽略王浩的,是因为这段时间他烧火已经烧习惯了,跟着去厨房纯属是因为跑顺腿了。

小龙眼巴巴的跟着是因为韩雯做饭的时候,喜欢让孩子尝菜,每次他都能吃到不少好东西。

看着他们消失的身影,王浩忍不住想他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韩雯究竟对两个孩子做了什么,难不成把两个孩子打怕了?

随即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就虎子那性格,韩雯要是敢打他,他恐怕得嚷嚷的让整个岛上的人都知道。

这时他的头发也擦干了,拎起他带回来的包就去洗衣服。

这次回来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家的变化,家里的桌子凳子换了不说,原本脏乎乎油汪汪的厨房也被打扫的一尘不染。

王浩以前不是没说过韩雯,但韩雯总是用一句话怼他,“你要是看不下去,你就自己干,反正我看着挺好的。”

怼的他以后都不愿意跟她说了,看不下去就自己干,可是他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而他干的也总是赶不上韩雯破坏的,慢慢的家里就又开始脏起来。

他这想法韩雯可是一点都不知道,她现在正在厨房一门心思的研究好吃的。

因为虎子和小龙这俩孩子,一进厨房起就开始喊饿,韩雯没办法只能两个锅灶一起弄,一个煮一个炸。

没一会在外面洗衣服的王浩就闻到了一股饭香味,比他以往闻到的味道都好闻。

虎子吃着韩雯炸好的小鱼小虾,颇为惆怅的说道:“唉!一会那个鼻涕虫又要哭唠~”

这段时间只要是韩雯做的饭过于香了,隔壁那个小孩铁定的会哭,每次刘大嫂都会带着他来打秋风,但一次也没有成功过。

后来刘大嫂也回过劲来,知道韩雯是故意的,往后也不上门了,就是隔着墙,指桑骂槐。

韩雯用笊篱空了空鱼虾上的油,放在两个孩子跟前的盆子里,笑着道:“我看你这不像是难过,到像是幸灾乐祸。”

虎子嘿嘿一笑,眼珠子提溜的转着,“后妈,要不然咱们去院子里吃,这东西味道大,效果保准比鸡汤还好用。”

韩雯其实也有这个想法,但是一想到外面的那个男人,她就不想这么干了,那个男人在家自己还是不要顶风作案的好,万一要是被他看出端倪和自己离婚怎么办。

这时候她可不能跟他离婚,她还指望他养着自己那,要是离了婚她只能回娘家挣公分了。

而且被离婚的女人,会被人看不起的,她可不想连累原主的爹娘抬不起头来。

“算了,这次天时地利人和,咱们没占到人和,下次再教训他们。”

虎子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跟着韩雯有肉吃的道理他还是懂得,当下也没反对。

等韩雯这香辣蟹都快要炒好的时候隔壁还没有动静,虎子疑惑的问道:“难不成鼻涕虫没在家?”

“哥,鼻涕虫在家。”

“我看见他了。”

韩雯好奇的问道:“你什么时候见他的?”

小龙边吃边回道:“回来的时候。”

话音刚落,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刘大嫂的声音,声音尖利且夸张,“王队长,你啥时候回来的?”

“你怎么能自己洗衣服那?”

“韩雯那?”

接着就是王浩的声音,“韩雯在做饭,我闲着没事就顺手洗了。”

“啧啧!像王队长这样的好男人可是不多见了。”

“在俺们那都是好吃懒做的女人才让自己的丈夫洗衣服的,没想到这韩雯年纪轻轻就……”

话不用说明白,聪明人一听就能听出里面的意思。

韩雯趴在厨房的窗户口把刘大嫂的话一字不落的全都听了进去,看来那天收拾她还收拾轻了。

正当韩雯以为王浩会和刘大嫂一起吐槽自己的时候,就听到王浩平静的反驳,“大嫂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现在是新社会,大家都在讲男女平等了,你怎么还认为妇女就该多干活那!”

刘大嫂面上一惊,“我这不是帮着你说话那嘛,怎么这反到是我的不是了。”

王浩拧着衣服毫不客气的回道:“大嫂我们家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韩雯躲在厨房看着王浩那冷淡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

虎子立马警觉的问道:“后妈,你笑啥那!”

韩雯嘴角往上仰着怎么也控制不住,摇了摇头欺骗道:“没啥。”

虎子却不买账,指着她大声道:“哼!你骗人。”

001穿书

2021-09-15

00270年代

2021-09-15

007供销社

2021-09-15

008起冲突

2021-09-15

009惹哭小龙

2021-09-15

012赶海

2021-09-15

014俩人吵架

2021-09-15

015生气

2021-09-15

016虎子告状

2021-09-15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孩回家&趟。

    看着天色已经黑了,韩雯决定去叫两个小孩回家吃饭,虽然不确定他们愿不愿意跟她回来,但是她有必要去一趟。

  • 进门就&直奔衣

    还没等韩雯适应王浩就又回来了,进门就直奔衣橱去,看都没看她一眼。

  • &声叹气

    唉!韩雯一想到这个,忍不住把被子蒙到头上,开始唉声叹气。

  • &:“李

    韩雯站在门口局促的往里看着,大声喊道:“李大嫂在家吗?”

  • 嫂哪了&己在家

    王浩边收拾东西边说:“车队里紧急集合,我要出去进货,可能一时半会回不来,孩子我放李大嫂哪了,你自己在家好好想想,要离婚的话等我回来说。”说完就走了。

  • 选的,&王浩,

    这段婚姻是原主自己选的,男的叫王浩,有两个儿子。他前一个媳妇听说又懒又馋,对两个孩子不闻不问。王浩发了工资都被这个女的拿去给她娘家了,也是在回娘家的路上,遇上山洪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