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弯着腰,双手张开朝着那只鸡成包围状围了上去,韩雯在另一边也小心翼翼的包围过去。眼看着就要抓住了,哪成想哪只走投无路的鸡竟然从两人的缝隙中窜了出去,虎子懊恼的抓了抓头...

虎子弯着腰,双手张开朝着那只鸡成包围状围了上去,韩雯在另一边也小心翼翼的包围过去。

眼看着就要抓住了,哪成想哪只走投无路的鸡竟然从两人的缝隙中窜了出去,虎子懊恼的抓了抓头发,转头朝着另一边扑过去,瞬时间院子里就变得鸡飞狗跳起来。

小龙这个捣蛋鬼看着别人追鸡搞笑,自己也非要去帮忙,结果越帮越忙,看着哪只掉了一地毛的鸡,韩雯站在原地喘着粗气,正想着要不要放过它那,就看到虎子已经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哪只鸡,摔倒了地上。

韩雯见此小跑上前,一手拿过鸡一手把虎子从地上拽起来,问道:“摔疼了吗?”

虎子顺势起来,随手拍了拍身上的土满不在乎的道:“不疼。”但是他看鸡的眼神却炯炯有神。

“终于把它抓住了,这下能吃鸡肉了。”

最后韩雯还是被逼上了梁山,一手拿着鸡一手拿着刀,和虎子打着商量,“要不?咱们今日先不吃鸡了?”

虎子义正言辞的拒绝,“不行!你已经答应我们了,老师说要说话算话。”

韩雯被虎子一噎,生无可恋的看着手里的鸡,忽然转移话题道:“虎子,你先去烧热水,一会拔毛用,等你烧好热水我在杀,不然就没法拔毛了。”

但是虎子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我去烧水,等它死了我这水也就好了,你快点吧!这天都要黑了。”

韩雯干巴巴的应道:“知道了!”

等虎子走了,韩雯又墨迹了十多分钟,虎子水都快要烧好了,出来看着她鸡还没杀,忍不住催促道:“你快点啊!”

韩雯一咬牙一闭眼,学着菜市场杀鸡的,拎起鸡脖子朝着它的脖子上划了一刀就扔了出去。

被韩雯划了一刀那鸡还没死,摇晃着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弄得到处都是血迹,虎子拉着小龙往后躲了躲,大声喊道:“它还没死。”

没办法韩雯只能壮着胆子上前,把它抓了回来又补了一刀,好在它因为失血过多,身体虚弱所以十分的好抓。

迈出这一步之后剩下的就容易多了,拔毛开膛破肚一气呵成。

这期间虎子就没离开过厨房,一直在帮着韩雯烧火,他不是不想出去玩,而是在防备着韩雯,生怕他一出去,韩雯就把整只鸡私吞了。

等到鸡炖好的时候,整个院子都飘满了香味,韩雯端着鸡出来的时候,就见虎子一脸警惕的站在院子里,看着韩雯出来还不断的催促道:“你快点!”

韩雯不明白,“我干嘛要快点,敢情不是你端菜。”

说话间就听到隔壁响起一阵孩子的哭喊声,“不!我要喝鸡汤!我要喝鸡汤!”

韩雯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丝龟裂,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家炖鸡,尽然惹哭了隔壁家的孩子。

虎子则一脸得意的看着她,仿佛再说看吧!不听我的,知道错了吧!

韩雯端着鸡快步进了屋子把门一关就要招呼虎子和小龙吃饭。

没想到娘三个刚坐下就听见门外传来了几阵敲门声,还伴随着孩子的哭闹声。

“韩雯你在家吗?韩雯?”

听到这个声音,娘三个顿感不好,几人对视了一眼,立马起身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这时候娘三个意外的和谐,动作麻利的把桌子上的鸡肉,窝窝头收起来,藏到了卧室。

出来时虎子还特意擦了擦桌子,韩雯整理了下衣服,对着两个孩子说道:“你们在屋里把门给我关死了,我不出声喊你们,你们就不许开门。”

小龙现在对韩雯那是唯命是从,听完韩雯的话立马应好。

出了门韩雯把院子里装鸡毛的袋子藏好,才去开门,“来了!来了!谁啊?”

打开门就看到隔壁院子的刘大嫂拽着一个哭的脏唧唧的孩子,一脸谄媚的看着自己。

“弟妹,在家呢?咋敲了这么多声,没人应?”

明知道对方上门是为了什么,韩雯当然也不会对她有好脸子了,她出了大门,就把门顺势给带上,站在外面问道:“刘大嫂这是有事!”

刘大嫂讪讪的一笑,就想拉着孩子推门往里走,“这不是没事,想过来找你唠唠嗑嘛!”

韩雯看见她的动作,眼睛一闪过一丝厌恶,动作利落的挡在了大门前面,冷淡的开口,“大嫂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孩子们现在都睡了,不方便。”

刘大嫂就跟没听见一般,推开韩雯就想往里走,“不就是小孩子睡觉了嘛,这有啥不方便的。”

韩雯一时不备差点被刘大嫂推了个跟头,好在她及时扶住了门框稳住了,脸上的表情却垮了下来。

她反手拉住刘大嫂的胳膊,“大嫂,既然我家不方便,那咱们就去你家说吧!”说完压根不许刘大嫂拒绝,用劲力气抓着刘大嫂就往隔壁走。

韩雯虽说看着瘦,但手上的却十分有劲,从小就下地挣工分,这力气可不是说着玩的。

刘大嫂被韩雯死死地抓住往她家走,她家那小子在家哭喊着喝鸡汤,到韩雯家门口竟然连声都不敢吱。

也不怪这小孩子害怕,毕竟韩雯打孩子的名声全岛已经传遍了。

刘大嫂本来想朝着韩雯发火,但韩雯全程都带着笑,嘴里又十分热情的询问着她岛上的八卦,到弄的刘大嫂气短,不知该说什么。

就这样被韩雯半推半拉的回了家。

韩雯坐在满是鸡屎的院子里,强忍着心里的恶心,随便找了个话题,说了一会就告辞回家了。

等她一回到院子里,就听见刘大嫂那孩子又吵着要喝鸡汤了,剩下的就是刘大嫂打骂孩子的声音。

“你这兔崽子,就会窝里横,刚才你怎么不说你要喝鸡汤,这人走了,你又哭上了,真是窝囊废一个,跟你那死爹一模一样!”

接着就是小孩子抽抽搭搭的哭声,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刘大嫂更气了,张口就骂道。

“我怎么养了你这个白眼狼,你眼红人家你就跟人家过去!”

“我这累死累活的操持着这个家,到最后还不如一个来历不明的后娘了,你就没想想她打孩子的时候了,真是有奶便是娘!”

“哼!人家杀那只鸡说不准就是给自己吃的那,你眼红的人可能连鸡骨头都啃不少上,你以为后妈好啊!后妈心黑着那!”

001穿书

2021-09-15

00270年代

2021-09-15

007供销社

2021-09-15

008起冲突

2021-09-15

009惹哭小龙

2021-09-15

012赶海

2021-09-15

014俩人吵架

2021-09-15

015生气

2021-09-15

016虎子告状

2021-09-15

书评(336)

我要评论
  • 的司机&馍,不

    王浩是供销社的司机,在这个年代这个职业可是个香馍馍,不过因为经常出差,家里两个孩子没人管,没办法就托媒人给他说个媳妇。

  • 回来说&完就走

    王浩边收拾东西边说:“车队里紧急集合,我要出去进货,可能一时半会回不来,孩子我放李大嫂哪了,你自己在家好好想想,要离婚的话等我回来说。”说完就走了。

  • &黑了,

    看着天色已经黑了,韩雯决定去叫两个小孩回家吃饭,虽然不确定他们愿不愿意跟她回来,但是她有必要去一趟。

  • 名字一&弄错。

    幸好原主的名字和她名字一样都叫韩雯,以后别人喊她不容易弄错。

  • 她们家&原主的

    韩雯关上门,李大嫂家应该是王浩的队长家,离她们家有500米左右,韩雯凭借原主的记忆找到李大嫂家。

  • 了他工&,后来

    结果原主跟着王浩到了他工作的地方,发现这里是个岛跟农村没什么区别。然而王浩又经常出差,留原主跟两个孩子,刚开始原主对他们还挺好,后来失去耐心,对孩子非打即骂。

  • 孩子,&上在待

    本来原主弄得这件事在岛上名声就臭了,如果她在不去接两个孩子,任由他们在别人家,那她以后就不用在岛上在待下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