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延平自从那晚从村子里逃出来之后。压根也没心情关心母亲的死活。只顾着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仿如一条丧家之犬似的,惶惶不可终日了。心虚紧张的……无论走到哪儿?都觉得四周都...

孙延平自从那晚从村子里逃出来之后。

压根也没心情关心母亲的死活。

只顾着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

仿如一条丧家之犬似的,惶惶不可终日了。

心虚紧张的……

无论走到哪儿?

都觉得四周都是眼睛,所有的人都要抓他。

既不敢借宿或者找旅馆,更不敢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

    刚刚还是21世纪最冷艳的米其林大厨,在自己巴黎的豪华餐厅里“呼风唤雨”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