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吐了多久,胃酸都吐出了,李凡才见一双玉足落在眼前。再抬起头时,望舒仙子了换了一身非常干净衣裳,淡黄色的长裙,大约她但是不喜拘谨,黏答答得也不很舒服。“……多谢你仙子相救。”猜到上次大约是被她一次出手拖出梦境的,李凡但是忍着着腹中的翻涌地说。但是此再抬头时,望舒仙子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裳,淡黄色的长裙,大概她虽然不喜拘束,黏答答得也不舒服。。...

不知吐了多久,胃酸都吐出来了,李凡才见一双玉足落在眼前。

再抬头时,望舒仙子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裳,淡黄色的长裙,大概她虽然不喜拘束,黏答答得也不舒服。

“……多谢仙子搭救。”猜到刚才大概是被她出手拖出梦境的,李凡还是强忍着腹中的翻腾说道。

不过此时他看着这位仙子,实在是已经生不出什么,后悔刚才没看她换衣服,或者,小肚兜很合身哦之类的兴奋心思了,眼神里着实是多了几分忌惮和生疏。

那可不是么,搂在怀里啃的美人突然变成了贾斯丁比伯脸的电龙,搁你还硬得起来?好吧,或许有的人可以,但反正李凡还挺正常的,这么整他可吃不消,迟早被玩死,告辞!

“呵呵,清月,你还真是道心坚固,我记得茯苓第一次见我现形的时候,人都吓疯了。我请了仙芝才救回来,养了好两年都不敢用正眼瞅我,你居然还能开口?不错,真的不错。”

结果望舒仙子被冷眼瞧了,居然还咯咯得笑个不停,好像被看成一个妖怪,是真的很开心似的。

“……”

李凡无言以对,其实他也觉得自己早应该吓疯了,但不知道为啥,心态就……还好,只尽量不去看望舒真人的脖颈,又有些忍不住,心有余悸得望向她的身后。

那团庞大的魔形怪胎,刚才是摆在祭坛上的,现在就移了下来,立在自己身边,纠结成团的肉肠还在缓缓蠕动翻滚,但发白的星虫似的喉管外皮,正在逐渐发黑,生出疤痕石壁般的角质层。就连那庞大的看不清全貌的怪形投下的阴影,仿佛都是随时可能暴起,和梦境中那些差点把他缠住了绞死的蛇蟒一般逼真……

“不用怕,这具尊天魔是我蜕下的外身,你看,离了煞气就不能动弹了。”

望舒仙子一声娇笑,五指微曲,又拨弦似得一弹,平地里卷起一股黑烟,犹如龙卷,仿佛锁链似得捆住那具怪胎魔形的外身,把虫团似的东西缓缓托起来移回祭坛中心区。

望舒仙子也不去看那化身,随手又招来一个蒲团放在李凡当面,自己也双腿并拢折向一侧,以骑鹤姿落座,虽然眼神中还是笑吟吟的,却正色正装掐了个道诀作辑,“请论道。”

交流学习经验吗?

李凡犹豫了一下,也盘腿坐好,学着她的模样作辑,“请论道。”

望舒仙子点点头,“此番我导你所见的,正是我在参悟的太素道场。

如是所观,曰九山源泽,其地在昆仑之北,大荒之土,泽溪相连,百兽莫能处,其泉幸苦,不可以树五谷。隅中有蛇,九首人面,青背灰鳞,自环其身。”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34/100,极度危险!’

李凡微微皱眉,怎么这些话,他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而且……

“九首?那可不止九个头吧?”

望舒仙子笑道,“九者,极数也,其首之数,虽以千百不算,何止于九,以数之极代称尔。是曰九头蛇。”

“哦~~”李凡懂了,“相繇嘛。”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33/100,极度危险!’

同一个瞬间,望舒仙子脸上的笑僵住了,缓缓睁开了眼,“相,相……”

“哦,相繇,又叫相柳,九头蛇嘛,神话里还挺常见的呢,”李凡也没在意,随口把以前看的网络小说拿出来卖弄道,“什么人首蛇身,还有海德拉,都是九头的蛇嘛,除了海德拉还有美杜莎,下半身是蛇上半身是人,头发也全是蛇头,看一眼就会石化什么的呵呵,呵呵,呵,呵……”

李凡干笑了几下,就尬住了。

因为望舒仙子突然开始发光了!要爆那种!劈里啪啦得闪!

不仅是从全身毛孔中散发出五彩耀目的光斑射线!她的脸上,也绽放出极乐的欢愉!满头青丝无风狂散,如一群青蛇狂舞,不,是真的化蛇了!也不是化蛇!化首!每一缕发丝的末梢,都生出了望舒仙子的笑脸,数也数不清的头脸,从她的发梢生长出来,腾空而起!

李凡也跟着仰头看,脖子都卡住了才反应过来,对方也不是飞空,而是变大了!

刚才在李凡眼前,并拢着叠摞一起的一双玉腿,已经如螺旋纠结在一起,化成了蛇尾,整个人就在李凡的面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突变化形,眨眼的工夫就生长成身长二十丈的蛇身神人,发丝化成的蛇首居然也有二十丈长,散在天穹中如参天的大树,一下子遮蔽了大半片竹林,满天弥空的道息自成云霭,遮蔽了百里方圆的道场,哪怕从鳞片毛孔间,吐纳灵炁都如狂风般呼呼作响,惊天地,泣鬼神!

窝了个……大啊啊啊~~~艹!!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32/100,极度危险!’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望舒仙子和她发丝上生出的无数颅首一同狂笑起来,那狂音就像把管风琴接到音响上所有的键一同砸下去,就如同狂风暴岚的和弦!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31/100,极度危险!’

“救命啊——!”李凡捂着耳朵大吼,脑子都被震得嗡嗡嗡直响,内景的炁旋亦如龙卷在经脉中暴走!

然后‘叮——’得一声金鸣传来,仿佛是耳鸣了一般,好似把李凡的听觉整个给封闭了。

于是他不禁扭过头,看到远远的,有几十颗流星从林中周围聚拢来,拉出满天的金线,龙吟剑啸,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似乎是有数十把飞剑法宝,要一齐刺过来,把这魔形打成飞灰的意思!

但同一刹那!突得,从那无数蛇头般首级眼中,分明有金光火耀,万道豪光外放!自那魔尊颅首神庭之中,亦有真火三昧爆燃,大若日轮,五色神光自炁窍中爆出,自然轮转,投足间生出落樱花雨,万千种吉祥气相!

“哈哈哈哈哈!吾道大成!道法相繇!!”

于是八方席卷而来这大片剑光长虹,刚逼杀到半路,又突得停住了来势,数十具人型光影在天空中急刹住,现出人影,一个个环绕望舒仙子所化的法相魔形绕了两圈,随即在云中立定,各自把道力冲开云层,光华连城般四起,与满盖竹林的五色道炁神光遥相呼应,一齐朗声贺道,

“恭喜真人法天相地,突破化神!”

“呵呵!同喜同喜!”

望舒把双手一招,收回法相,庞大的蛇身法体,肉眼可见得缩下来,但亦有四五丈大小,蛇身长尾,和满头的脑袋也没收回人型。但面上神情分明回复了清明人貌,满头的首级,也一个个合眼闭目,收回了神通了。

那些飞扑过来,周身剑光闪烁的真人们干等了一会儿,见确实占不到什么便宜了,于是又纷纷化作虹光散去,一瞬间去无踪影,只在夜空下留下数十道剑光残影。

望舒仙子也不在乎这些冲过来,想分自己一杯羹的家伙,只朝瘫在蒲团上的李凡一稽首,“多谢道友点拨。望舒才能突破化神,请受我一拜。”

李凡耳朵还嗡嗡嗡得直响呢,就黑人问号那个脸。

不是,这一会儿……尼玛就化神了?你们这是修仙呢,还是坐火箭?一句话悟道??玩呢!?

“嘶——呼——”望舒仙子吞云吐雾着,喷吐出五色的道息,收拢起蛇尾复又盘坐下来,低头望着李凡道,“相繇……原来这才是大道真形,我被那些蛇虫所误,始终不得其解,险些就落入歧途了,对亏清月道友的提点,恩同再造,请再受我一拜。”

看着面前俯首的庞大法体,李凡也是一阵咂舌。

原来望舒仙子那具魔形这么奇形怪状的恶心样子,是在模仿沼泽里那些脑袋,难怪把脖子卷得和蛔虫似的……这样就还好嘛,勉强还能撸一把……可惜大白腿抱不到了……

“可惜我的修为还太浅薄,虽然骤闻大道突破化神,境界却还不稳固,”望舒仙子抚摸着蛇身,“看来我得闭关潜修一段时间,才能收回这具法相了……”

哦,所以还能变人?

‘李凡的心情略微上升了1点’

望舒仙子一脸抱歉得道,“清月,我暂时也没法从旁指点你了,只能拖累你稍等几天,等我回复人型,再看护你拜月修行。”

李凡使劲摇头,“不急不急,我一点都不急着拜月!仙子你慢慢稳固境界好了!”

“如此也好,”望舒仙子弹了弹手指,刚才被她法相撑破,飘落四处的衣裙和珠钗首饰都从林子里飞拢过来,落在李凡怀里,“那部《机关枢机概要》,这些天你可先自学起来的。鹤童也先给你使唤代步吧,茯苓该为你熬好了汤,早些回去可别凉了,恩,度一口道息掷出去就是了。”

于是李凡低头看看怀里,抚摸着手里隐隐散发出余温的贴身绢衣,阵阵旖旎的幽香卷入鼻息……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咳咳咳!把持住把持住!

《机关枢机概要》,这也是墨竹简制成的法书,大概就是竹山传授的机关术基础课程了。

还有一枚雕着鹤首的玉钗,是之前李凡也坐过的白鹤坐骑法器。

“谢仙子教诲,清月先去了。”

把竹简与衣物收入玉佩,李凡投出玉钗化作白鹤,驾鹤乘风而起。

望舒仙子朝他点点头,随即闭目修息,显然化成这具法相已是她的极限,这时也无余力多照顾其他了。

李凡乘鹤飞天,在云端一时还是惊魂未定,好久都没缓过神来,颇是怅然无语,好在这飞鹤自己识得路,倒也不必他多操心,只要注意不时度一口真炁给它就好了。

不过这种法器坐骑的道息消耗,以练气期的标准来说确实过大了,要不是李凡之前又在那什么,九山源泽,增加了大约两百秒的修为,说不定还真使唤不动呢!

咳咳,不装了……只不过经此一遭,李凡是真的体会到先天大道牛逼了。

望舒仙子这种,被随口一句点醒,直接从元婴突破化神的就说明了,太素天道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修行门槛,甚至修为都不一定重要了。

而以李凡自己的实际体会来说,之前见道祖虚星,大概坐了一百秒开辟内景炁海,因为没有修炼也还没有什么直观的概念。

但后来他自己周天炁体循环修炼过一晚上,又服用五仙汤体,正儿八经体会了一下后天仙道的练气速度之后,再和源泽里坐两百秒的修行进展比较了一下。他就明白了。

作为穿越者,李凡还是直接用数据说话好了。

练气之前,一百秒开辟炁海和凡人十年的苦功大致等同。

练气期之后,以成就周天炁体循环的修炼速度为一个正常基数,正常修炼一天就算作一天修为的话,五仙汤喝一碗,炁体循环大概能快上十倍,喝下五碗汤,相当于凭空多了两个月的修行。

而入梦源泽的两百秒,以李凡的切身体会,加入静坐不动,也相当于每一秒都相灌了一碗汤!可他期间还被那些九头蛇拽到泥塘底下厮杀,真炁运行得就更快了!

最为直观的,就是白天练了半天,还歪歪扭扭,似是而非的乾坤飞龙剑,经历入定的洗练,已经威力初成,现在李凡完全可以从奇经八脉中,随时随地放出此剑法,杀敌亦可,腾挪亦可,随心所欲,妙用无穷!

真的,以这种速度不要说筑基,结成金丹恐怕都用不了三五年的,根本不是后天仙道可以比的。

可是反过来说,修行快死的也快,假如没有一个真人在外界照看着搭救,搞不好下一次拜月,他李凡就直接死在梦里化为魔形了,风险和收益都太大了……

还是等一等望舒仙子好了,至少有化神大佬保驾护航,再拜月也安全得多吧?而且剑意这家伙这么靠不住,下次入梦之前,得搞点其他的东西保命才行……

‘玄天剑意表示它不是不行是实力大损而且宿主悟性太高太过邪性了剑意心里也虚得很所以毛遂自荐主动留在人间道保护宿主肉身。’

哎哟,那可真是谢谢你了……

‘玄天剑意表示至少它比新来的玩意有用。’

恩?新来的玩意?哦!对哦!系统!之前新抽的是啥玩意来的?

然后李凡就感到一个冰凉凉滑溜溜,看着黑不溜秋的玩意落入手掌心。

看起来……是一条不到两寸长的鲶鱼……

李凡就眯起眼盯着它,鲶鱼也瞪起眼看李凡,嘴里吐了口泡泡。

‘系统抽奖奖励,鲲,已送达,当前充能进度71/100,抽奖冷却未完成。’

……系统你是不是在搞老子?鲲是这样的啊??

‘玄天剑意表示,鲲还就是这样的,养个几千年就好了。’

卧尼玛……剑意你给老子闭嘴!

书评(500)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