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北辰剑宗当初是玄门第一剑宗,逍遥散人杀伐的功夫更是诸修真第一,只可惜……”茯苓顿了顿,望了李凡几眼道,“清月你上去就袁紫烟修佛,也许不明白了这里面的差距,但日子久了就明白了了,先天终归是敌但是先天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李凡摸了摸下巴。那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李凡摸着下巴。。...

“这北辰剑宗当年是玄门第一剑宗,剑仙杀伐的功夫更是诸仙道第一,可惜……”茯苓顿了顿,望了李凡一眼道,“清月你上来就拜月修行,或许不知道这里面的差距,但日子久了就明白了,后天终究是敌不过先天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李凡摸着下巴。

那可不是么,太素天道厉害还是太极仙道牛逼,打一打不就明白了。北辰剑宗被灭门五百多年了,说出来还如雷贯耳,大概是被当作典型案例时时提及,譬如,你看那北辰剑宗如何如何,牛逼牛逼,巴拉巴拉……最后还不是给幽泉灭了?

列祖列宗创下了好大威名,最后被人当踏脚板给踩了,真是令人唏嘘。

剑意依旧不吭声,大概着实被打击到了。看来它对以前的宗门还是有感情的。不过换句话说,玄天剑意在天外被虚星所困,至少也有五百年了吧?

茯苓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对了,这样说来,清月你已拜过月了,可有察觉到身上有什么地方,异于常人吗?”

除了身份心理健康系统和玄天剑意,一个晚上就能开辟内景炁海并打通周天经脉,竹山剑气更是一练即成随心所欲收发自如之外,还有什么异于常人?那大概没有了,毕竟身体还没发育呢,得再长长才能知道是不是异长于人……

“哦,可能皮肤变得光滑了一点吧?”李凡摸摸脸。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一点’

“……”茯苓气结,瞪着眼,好像忍不住想掐他一下似的,“你那是周天通窍,炁体同源,从身体发肤里可以自然呼吸,一如母胎时的状态,肌肤才会如初生胎儿一般水嫩,这是练气中期的自然特征。你看我不也是。”

那倒也是吼,又大又白。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一点’

茯苓啐道,“别贫了,除了这个呢,我问你身体有什么异化,比如哪里长了个疙瘩,哪里结了个硬块,或者长出额外的手脚和眼珠子。”

“这倒是不曾有……”李凡想到那老道一堆手臂,山主一堆瞳孔,也明白她的意思了,“只要修行先天道,都有这种身体的负面效应么,就像秦剑师,山主和望舒仙子那样,会变异魔形?”

“没有么,或许是你修炼的时间还短吧。但修行先天大道,早晚会有些地方生成道体,如果是‘物’还能认出来,‘非物’就……

总之到时候不要慌张,不然走火入魔了反倒收不回来。不过,你先把这个戴上。”

茯苓摸出一块丝绸方巾。

“这是……”

李凡隐约想起来,他曾经见过类似的物件,那三个把他拐到竹山的修士,就是戴着类似的绢巾遮住面孔。

茯苓招招手,把李凡半搂到怀里帮他束发戴冠,用一根玉簪子给他把面巾挂上,把李凡的脸面遮住,朦朦胧胧的,仿佛升起一片薄雾,但不肖片刻又烟云离散,视界再次清晰了起来,倒也不受影响。

“此为‘不知面’,拜月的修士有的根基不足,难免现出异相,有时候还会相互影响,显化魔形。不仅自己有入魔的风险,被人间道的凡胎看了,也可能枉造杀伤。

因此出山办事的修士都得戴着,如果在山外遇到了魔形也能抵挡一二。山门这里原也不必,但你这么小年纪就拜月,我也是第一次见,小心点好。”

‘不知面,略微降低心情发生波动的几率。’

哦,系统官方认证,那大概有用。不对,确实有用,李凡能感觉到,有......轻触后背,但他居然心如止水!蹭蹭……

‘李凡的心情略微提升了1点’

你看,从大幅降低到略微了。

“要死了你,小小年纪一点不知礼数。”茯苓嗔怒着啐了一口,倒也没把李凡推开,还摸出一个红绳挂着的金吊坠给他系上。

这金坠子雕的是某种瑞兽,圆滚滚的,嘴里还叼了个环,看起来和个螺蚌似的。坠下来正好落在心口。

然后茯苓用右手食中二指,沾了沾舌头,又在一盆胭脂盒上沾了些红粉,在李凡脖颈后面画了一道符。

“此为椒图镇心咒,也算不得什么禁法,倒也能辟邪镇魇,防灾避厄。外面人心叵测,有时候比魔形更恐怖。清月你要时时小心,切不可仗着身负妙法目空一切。”

这是真把他当小孩一样教诲啊。

“多谢茯苓姐教诲,清月记下了。”

“好了,就在山门外面也没那么危险的,谨慎一些罢了。别在我怀里赖着,走了。”

李凡恋恋不舍得起身,跟着茯苓走出轻舟,站在船首往外看,看到底下有一道湍急的水道,也不知是什么大河,水面宽阔,总有四五里了。

那河道自北而南,随后几乎折了个直角向东流去,因着地势造出了个冲积平原,坐落了一个大镇,大河西南就是郁郁葱葱,翠翠远山。大河东北就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在那河道直角的尖端,李凡一眼就望到一座七层道塔,褐瓦黑楼,飞檐斗拱,栏楯幢幢插着巾幡无数,龛室片片悬垂着万千银铃。

塔顶还有龙目般大夜明珠一个,青光莹莹,道息弥顶,遥遥望去,仿佛个三十丈的铁锏,自云间倒插凡尘,把这条大河硬生生得,打折开去似的。

那道塔下边,还有宫阁庭院,里里外外三进九出的楼台,密如蚁房,宛若个内城似的。并有四马并行的直道两条,一往东去,一往北行,来来往往的车船,都是沿着这河边的两条大道交通,整个镇子,也是以这两条商路为轴,向外扩建开去的。

“那是墨竹山山外宗门,等会儿带你去领个差事。”茯苓也挑起帘子走出来,用粉色面纱挂在金翅凤凰钗子上,也遮住了半边面容。

李凡也不意外,点头称是。

就算是山旮旯里的三流门派,到底也有几个元婴一群真人,基础的面子排场也得摆一摆的,而且看的出这竹山教还挺入世,不是那种纯粹避世的隐仙派。

当然,从茯苓把小舟里摆了这么多胭脂水粉,珠宝首饰就能猜出来,吃穿用度不可能全都是修行者自己生产,人修仙都来不及,谁搞这些俗事不是,大概连一般法器,本来都是从人间买来‘附魔’的。

茯苓驾驭小舟在城中一间商行降下来。来往行人也对什么飞舟飞车的习以为常,显然见惯了竹山的侍奉弟子出来采买。而这间商会里的掌柜伙计则专门来内院候着下拜仙子。

茯苓随手虚扶把这些掌柜托起来,侧头朝李凡道,“这家姜记商行是小姐俗家的私产,现在由我替她看着,你先待我查点些杂事。”

李凡自无不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嘛。更别说后台还是元婴期的真人罩着,这商行肯定也是日常供奉着望舒仙子的用度的。

他也不打扰茯苓做事,就在商行里随意逛逛,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大致看出这商行主要是采买些日用百货,锦缎丝绸。而卖的是一些丹药符箓,金银器小首饰。甚至还有练气功夫你敢信?当然是写在纸上的,并没有幻术效果,能不能观想出真气来,就看修行者的资质和运气了。

但也看得出,后天仙道的逼格是真掉下来了,明码标价的啥都可以拿出来买卖了。

而且李凡还注意到一点,他戴着不知面走来走去,周围的掌柜伙计没有一个人朝他行礼。

当然不是瞧不起他这小童故意得罪修行者,而是真的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下意识得,视线就从李凡身边掠过了,仿佛刻意忽略一般……

啊!原来是这种原理么!物也好,非物也罢,只要假装啥也没看到,就可以当作啥事都没发生是吧!啧啧,这么装鸵鸟也行么,难怪要扣眼珠子呢,也是醉了……

‘玄天剑意要宿主买一坛酒’

“哦,买酒……”听到系统突然开口,李凡眼珠子转了转,大抵能猜出来,玄天剑意心里不好受,是想吊念一下北辰剑宗。

李凡当然不会拒绝,毕竟现在他是发现了,这个世界,真尼玛就心理健康最重要,还是陪着剑意发泄一下,免得这货也心理不健康,这还缩在他经脉里呢,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

扭头见茯苓还在查账,李凡就直接往商行外边走到街上。

这镇子背靠墨竹山,来来往往的商贩能和修真门派,和元婴真人家里作交易的,自然也都是在人间道有背景的。看看茯苓身上那些东西的规制,至少也得是门阀世勋,世家豪族,朝廷里的藩王诸侯才拿的出来。

这些商旅都非富即贵,伺候他们的酒楼饭庄自然不会少,档次更不会低。

李凡没走两步就找到一间,牌匾上写着,可山斋,外边是排队堂吃,里边还有庭院包厢,阁楼上还有梅花山景,露天庭院,驻足间就看到有骑鹤御剑的修士,从天空而降,落入院子里聚餐。

哦……牛逼牛逼,就这家了……

李凡仗着‘不知面’,强行插队往里闯,里面倒是明明堂堂的,干净整洁,芬芳扑鼻。

墙壁上画着飞天神女,手捧佳酿仙肴,这种国画居然是菜单你敢信?菜品边还有文人墨客的题词落笔,当然至少都是七言绝句,赋诗一首。像某某某到此一游这种傻逼话就别写上去丢人现眼了。

可以嘛,这家店的营销做的还不错呢,网红店吧?

李凡背着手往墙上菜单看去,

蓬雪霜樱桃,梦泽落玉,朱明冰梅,拨霞揽月,芙蓉绣球,翠柳雪霞羹……

哎呦……坦白说以他这个文学素养,那真是一眼望过去,都不知道是啥吊东西……系统你翻译翻译?

……

系统?

……

“客人,您想用膳啊?”突然,墙壁上画着的飞天神女突得转过脸,笑盈盈得朝李凡说道。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淦!这种时候你倒跳出来了!

“咳咳,”输人不能输阵,虽然李凡怀里只有三个钱,还是茯苓留给他玩的,但李凡还是拿出了当年请后辈喝第二轮的气势来!

“这个这个和这个,都给我上了,另外再来一坛好酒!”

当然都随便点的。

神女顿时眉开眼笑,把袖一挥,在壁画前展开一片云霞,“客人里边请。”

哦?进壁画吃饭?是暗门后的包间么?应该不是,大概是修士法术化成的空间吧,不过这个噱头是可以的。

于是李凡也就背着手走入壁画里,四下看看,幽园小亭春光明媚,清潭里莲花多多,可周围却是一片盛开的梅林,红梅绽放,白莲盛开,丽若晚霞,明如初雪。风景是真的旷人心怡。

“客人觉得此间景致如何?”那神女把袖一挥,小亭里现出一张长案,满布珍馐。

“画的还行。”李凡装模作样得摆谱,毕竟梅花怎么可能夏天开,不就是用法术幻化的么。

神女一笑,把手腕一翻,托着一道玉盘递到李凡面前。

“客人此言差矣,这道朱明冰梅,就是十月以后,以竹刀取上好梅蕊,浸渍蜜蜡封存,夏月时分以冰泉泡盏,便能见梅花盛开,香澄可爱,沁人心田。请用……”

哦哦,真的梅花开了,只见神女用左手托盘,右手斟酒,把冰酒淋浇在蜜饯上,就见一阵扑面寒气中,红梅花蕊初绽。

“那我不客气了。”

李凡拾起花骨朵往嘴里一扔,咀嚼着……

恩……

恩……

怎么说呢……

这个扮相确实不错,但滋味就很微妙……

结果李凡还没想好该怎么点评这道菜,右手已经摸出一道神罡剑气,把面前的神女当胸刺了个对穿,一副笑脸都凝在脸上。

李凡大惊,“你又搞什么鬼!”

神女也大惊,“这句话该我问吧!”

‘玄天剑意说,妖孽酒都臭了。’

李凡简直无语,“不是,玄天兄弟我理解你,突逢大变想抿一口好的,一醉解千愁是吧,我理解。结果上来就给这家网红店灌了一口假酒,搁着我也受不了。可你给个差评也就罢了,何必杀人呢?”

然后李凡扭头,“这位小姐姐,我说真的你们这甚么梅花蜜饯啊,怎么一股子臭味呢?果然是从冬天放到夏天馊了吧?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啦……”

“啊啊啊啊————!!小贼辱我!我誓杀你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

于是神女开始变化,可法相变到一半就不成行了,只从啊啊啊变成了嗷嗷嗷。

因为李凡的右手手心的神罡剑气,犹如钻头一般旋转起来,消磨一道就再生成一道,泯灭一息就再补充一息,一瞬间不知有多少道神罡剑炁,一点突破,打入神女体内,最后李凡整个右手都插进神女的胸膛,墨一般黑的鲜血,仿佛石油一般从神女的胸口,口鼻中喷涌而出,溅得李凡一头一脸的墨臭。

“卧靠什么鬼啊啊啊!我的天呐啊啊啊!”

“饶命嗷嗷嗷啊啊啊啊啊!!”

被喷成墨的李凡在惨叫,被一把掏心穿肺的神女在嘶嚎,另一边系统还在哔哔哔。

‘玄天剑意表示,虚泉老狗灭我剑宗本座若不绝你道统屠你满门杀尽你道子徒孙枉称太上无极玄天剑祖杀杀杀杀杀杀’

“啊啊啊!”

“嗷嗷嗷!”

再然后神女就爆了。

李凡从幻境中醒来,发现自己站在可山斋门厅里,劈头盖脸浇了一身臭墨。他僵着脖子扭过头,看到右手掌心,牢牢抓住一匹画卷,就好像刚从墙面上扯下来的一样,而显而易见的,那幅神女奉菜图已经消失无踪了……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你们他妈逗我呢!”

书评(257)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