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这一大大清早的怎么又脱光衣服了,切记太消遥了啊,得亏清月睡懒觉还没起呢,快把袍子披起。”茯苓端着茶具回到客厅,一见望舒仙子翘起雪臀趴在床榻上,是一阵头疼。望舒仙子冲女婢撒娇卖萌,“茯苓啊,你帮我看一看,昨天上我在湖底睡着了了,屁股上不明白被什么茯苓端着茶具来到客厅,一见望舒仙子翘起雪臀趴在床榻上,也是一阵头痛。。...

“小姐,这一大清早的怎么又脱光了,不要太逍遥了啊,亏得清月睡懒觉还没起呢,快把袍子披上。”

茯苓端着茶具来到客厅,一见望舒仙子翘起雪臀趴在床榻上,也是一阵头痛。

望舒仙子冲女婢撒娇,“茯苓啊,你帮我看看,昨晚上我在湖底睡着了,屁股上不知道被什么虫子叮了一口似的,有没有留疤啊……”

茯苓眉头抖了抖,也是两人处久了没大没小的,上来就抽了一巴掌,打得仙子‘啊’得一声,“小姐你可是元婴真人,何况寒潭里的活物早给你吃光了,还有甚么东西能叮破你的皮?别消遣我了,快把肚兜穿起来吃早茶了!”

“欸……可是真的被刺了一下啊……”望舒仙子被茯苓扔了一身衣裙盖住脸,也只好懒洋洋得爬起来,斜扭着身子,没个正形得半躺在榻上,“今儿吃甚么茶呀,外山可有魔胎送进来下酒?”

“菊花茶,菊花糕,”茯苓没好气得为小姐斟满一杯,“听说昨晚,秦剑师险些道化魔形,山外差点连墨剑都请去,最后他咬牙断了自己三头一尾才止住的。真是惊险。”

望舒仙子却大失所望,吞咽着口水道,“好是可惜。上师若能突破化神是最好的,就算转化魔婴神胎,吃了也能大长我修为,可若是强行压制下来,停留在元婴道体的话,滋味就还差一点……

这样吧,茯苓,你代我去外山讨一块肉来,煮给清月吃,给他滋补一下。”

茯苓心有余悸得行礼,“是小姐。”

这时从廊厅里传来开门声,茯苓看看望舒仙子还把大半个白腿叉开在榻上劈着,曲指一弹,从储物玉镯里招出两卷轻纱帷帐,扶风而起在厅帘前挂上,把小姐的身子遮挡住。

“清月,天色还早,你长身体的时候可以再睡会儿。”

然后茯苓扭头看向从厅前走出的童子,猛得楞住了。

这分明是昨夜见过的道子,可又仿佛不是一个人。

眸子里金光闪闪,灿若星芒,通体盈盈,泛着阵阵白光,气息平和而炁体冲佩,仿若神莹内敛的锋芒,温婉和秀的暖玉。

看起来就好像……

“咦,清月,你居然自己悟出周天炁体循环了?”帷幕后的望舒真人颇为惊喜得开口。

“回仙子的话,得多谢茯苓姐姐提点,小子才能偶有所得。”李凡淡然得看了看纱帘幕后,望舒仙子那美好妖娆的身段,已经无所谓了,他领悟了天人化生,炁体循环的仙道,现在已经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了……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好吧或许还有一点……

“一晚上就开辟内景,周天循环了……这还有多久就要筑基了啊……”茯苓发现已经对正常的修行进度没有概念了。

望舒仙子随意拢起月袍,只在腰间抽了根丝带束上就从纱帘后走出来,舔着红唇笑道。

“茯苓不必介意,清月是看过太素天道的道子,修行起来本来就比寻常练气士快上千百倍。我不是早和你说过么,如果你想铸成金丹,观星拜月才是大道法门,要不然小姐我割一块肉给你吃,也是个捷径。”

茯苓猛得手抖了一下,把茶水都落到桌案上,脸上眉目低垂,“不敢,茯苓不敢妄求天道。”

“人各有志,不算什么妄求。”望舒仙子也不以为意,冲莫名其妙的李凡笑笑,“不过清月你炁行过周天,想必已经体会到大道的妙处了吧。”

恩,是懂了点,真的蛮爽的。李凡彻夜行气,此时也没有间隙,只觉得神清气爽,炁体充盈,身轻如燕,经脉内景中已经真炁充沛,五脏更是被五行真炁充斥,在炁海中形成了一团如银河一般的气旋,不断内转。等这团气旋最后充满炁海,然后凝成液态,并充盈于炁海和全身经络气窍中时,就算筑基完成了。

望舒仙子笑着,“我本想今日与你双修,亲自指点你经脉气穴的知识,合身度气感悟炁感的,想不到你境界如此迅速,看来是在虚星道祖处有所收货吧。那我也不多此一举了。”

……等等!老子是不是修行太快错过了一个亿!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李凡赶忙道,“咳咳咳咳,那个,仙子,其实吧,我觉得我修行还不是很稳固,还需要再双……指导指导……”

茯苓就用眼斜着这小色鬼。

望舒仙子笑着摇头,“你现在周天已成,炁海还不够稳固,我再送气给你,反而会有碍你修行。至于穴窍经脉的知识,死记硬背就好了,你日后自己去经楼取书看吧,我就不亲自演示了。”

卧槽啊……老子的初次双修体验就这么没了!好亏啊!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不过想不到,虚星道祖居然还会传授练气期的道法么?真是高深莫测……”望舒仙子想了想,“我原本合计着,怎么也要贴身教导你一个月,才能指点你形成周天,自己修行的,如今你反倒是自己顿悟了,什么都不教也不大好……”

李凡泪目。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这样吧,茯苓。今天你带着清月去外门转转,见见内外门的弟子。”

“是小姐。”

望舒仙子又问李凡,“清月,丹鼎炼器,符箓阵法,机关卜算,你有甚么想学的?”

老子什么也不想学,老子就想双修……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玄天剑意强烈建议宿主选择机关,系统也表示赞同’

你们两整掉老子一个双修的机会还有脸说!

“弟子想学机关……”李凡撇撇嘴。

“哦,想学机关术么……”望舒仙子眼睛闪了闪,点头笑道,“好啊,我去准备一下。”

她说着就轻足一跃,腾空而起,仿若飞天玄女,踩着随风飘摇的纱帘,从寒潭水面掠过,飞拂入云端中去了。

李凡怅然若失得抬头望天。

茯苓没好气得道,“别看啦小色鬼,小姐已经飞走啦,把茶点吃了。”

“哦,”李凡在茶几边坐下,吃一口菊花糕喝一口菊花茶,真是芬芳爽口,沁人心脾。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哦哦哦~~~茯苓姐,真的好吃啊!”

茯苓就坐在旁边看他吃,“那当然了,我这手艺,那可是离秋宫的司膳都佩服的。”

李凡也连连点头,嘴鼓鼓囊囊的。

茯苓犹豫了一下,凑过来问,“清月,你真的看到了?”

又来。

李凡耸耸肩,“看到了,看到个非物吧。茯苓姐你看到什,哦,你没有……那什么拜月入定是吧?”

茯苓摇摇头,“我没敢,就这样修后天仙道也没什么不好的。”

原来茯苓也是,就像外门弟子那样,只求一世富贵的修仙者。

“你胆子真大,见过非物还敢追寻大道,”茯苓把脸枕在膝盖上,“我就不行了,我小时候见过小姐现魔形……反正我才不要变成那种样子……”

李凡艰难得把嘴里的糕点咽下去。

这么说来也是哈,别看望舒仙子这一副发福利的样子,知道她底细的茯苓居然都有心理阴影了,这尼玛真身到底得是个什么鬼样子,才有这——么大心理阴影哦……

“哦,你不用担心小姐,她一百年前才成就元婴,境界稳固,还没到要突破化神的时候呢。吃饱了吧,吃饱了我们也走吧。”

茯苓挥手把餐盘收到储物手镯里,你还别说,就冲这种不用洗碗的功能也是神器啊。

茯苓没有金丹境的修为,似乎也没有带上李凡御剑飞天的本事。不过有她小姐宠着,自然不缺代步的法宝。

她带着李凡来到望舒小居的别院,往湖面放了一条飞舟。

这飞舟大概就是所谓的机关道具,前头有青铜鸢首,船尾有金翅机杼,两舷张开的翅膀上,一片片都铭刻符文法咒,可以乘风御浪,防风避尘,走进船篷也远比外面看起来更宽敞,不仅可以坐卧如常,还可以斟酒小酌,更有更衣换洗的地方。

茯苓就坐在案台边对着明镜盘发帖花,涂脂抹粉得认真打扮。

李凡就从船舷往外瞅,看着小舟飞天而起,在洞天中御风飞行。当然,肯定比御剑飞行慢多了。

这机关术的原理,老实说李凡是看不大懂的,只是猜测大抵哪个零部件也和炁有着密切的关联,否则这种装饰用的翅膀,一眼望去连推进系统都没有的木舟,怎么可能上天入地得穿梭自如?

“清月你需知道,本教山中的真人,可不是人人都和小姐那样率性而为,不守礼数的,”茯苓透过镜子瞅瞅李凡道,“你以后出去行走,就是望舒真人座下的童子,有的礼仪小姐不在乎,你可得从旁盯着点。”

“请茯苓姐姐教诲。”李凡听出对方的意思,回身来坐好。

茯苓点点头道,“我们等会儿先去外门,替你讨个缺,真人座下的童子要代着真人管理山外事务,一则历练交往,二则也能赚些孝敬补贴日用。”

李凡真的楞了,“赚钱?仙人也花钱?”

茯苓抿了口胭脂,“怎么仙人就不花钱,你以为这些真的都是凭空里变化出来的吗?”

那倒不至于,不过一般修仙小说不都是动辄几百万几百万灵石啥的吗,还有点石成金,五鬼搬运这种‘借’钱的手段,外门那么多褐衣弟子在洞天里修行,供奉应该不少吧?

“那是给山主的,给真人的,竹山给你的才是你的。天材地宝当然都是以物易物的,可衣食住行,胭脂水粉的,总得备两个钱从人间道买吧。这种事等你修成了真人,也有侍婢童子伺候,宗门世家供奉的时候,才能抛之脑后肆意逍遥呢。”

茯苓手腕一抖,摸出个绣着金鱼的红口袋,倒出一串金钱铜币来。

李凡凑过来看了看。

这钱都是天圆地方,有的用红绳串着,有的散着,略有金,银,赤三色,重量大小差别倒不是很大。大概就是铜币银币金币的设定吧……

结果茯苓用食指分别扒拉出三色的钱币来。

“这枚金的,是十二仙宫指名的神罡钱,其实是青铜,人间道的朝廷铸币之后,要请仙宫赐福做法,占上一丝神罡真炁,这样金钱用久了也不会变色。十二仙宫势力最大,而且和人间道牵连最为密切,神罡钱也是流通最多的。

这枚银的,是九大玄门铸的辟兵钱,用的是白银,可以辟邪去煞,祛魔镇恶当作法器使用,倒是在散修中用的比较多,凡人都拿来镇宅的,招着厄,变成黑的就不能用了。

这枚赤色的,则是十绝神教用秘法铸的血铢钱,在神教的势力范围内流通,这些年十绝神教势力越发壮大,用血铢钱的商号也越来越多了。听说是把紫铜用魔胎妖血泡过,也不知真假。”

李凡在一旁听得傻眼。

啥情况?你们是修仙呢还是搞金融啊!我擦嘞宗门还自己发行货币呢!

“那咱们竹山呢?”

茯苓一声轻笑,“你想得还挺美呢,竹山哪有那种底气。

仙宫玄门神教,这三大势力从上古之前,虚月未出之时就在中原鼎立。各自旗下的仙宫玄门,哪个不是亘古流传的名门大派,我们竹山教才在这蛮夷之地立足多久呢。怎么与他们相提并论。”

唉,原来他这是拜入了一个三流乡下门派啊……估计是城乡结合部那种……

‘玄天剑意说,宿主帮问下北辰剑宗现在咋样了。’

北辰剑宗?怎么你亲戚啊?一听就是剑仙门派,大概是玄天剑意原宿主的门派吧。

李凡倒也无所谓,打探道,“茯苓姐,我突然记起往事,小时候好像听说书的提过个,北辰剑宗?不知是小说杜撰还是……”

茯苓连连点头,“哦,你说那个剑仙之祖,玄门魁首,鼎鼎大名的北辰剑宗啊,你在人间道听过也正常。剑仙行侠仗义,斩妖除魔,正道楷模,我也心向往之啊!”

‘玄天剑意表示这姑娘资质还可阔以哟。’

李凡,“……”

然后茯苓叹了口气摇摇头,“可惜被幽泉灭门了。得有五百年了……”

……

…………

剑意?

‘玄天剑意暂时不想说话。’

书评(90)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