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剑气入门》单从名字上看,就和那些什么《参天星斗大衍化煞玄冥铸胎神功》的,也不是一个画风。并且都不需要再打开,是几眼就能看的出。颜色都不对的!和五行遁法那边的墨竹完全不像,这竹简是黄的,摸出来就像是单位编制的竹席,看出来常常被人翻看,都有点儿起颜色都不对的!。...

《基础剑气入门》

单从名字上看,就和那些什么《参天星斗归元化煞玄冥铸胎神功》的,不是一个画风。而且都不用打开,是一眼就能看的出来。

颜色都不对的!

和五行遁法那边的墨竹完全不一样,这竹简是黄的,摸起来就好像编制的竹席,看起来经常被人翻阅,都有点起毛了。

然后李凡抬起头,看看刚才小胖王爷取书的书架,就见到书架上堆放的到处都是这样黄色的旧书简,一眼望去,架子上除了《基础剑气入门》,居然还有《进阶剑术指导》《高级剑法精讲》《实战剑诀演习》,列在《竹山剑》的条目下面,好像是四册配成一套的。

李凡就那个藏狐的表情你明白吗?

“你和人家抢个屁啊!那架子上不是还有!”

李凡指着架子上一堆《基础剑气入门》大骂右手。

右手竖起食指摇了摇,指指《基础剑气入门》,竖起大拇指,指指《进阶剑术指导》,平摊手背摇摆了一下,作了个平平无奇的手势,再往后剑法和剑诀,就干脆拇指下戳点踩了。

李凡就用眼虚着自己给自己加戏的右手。

系统,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玄天剑意品鉴竹山剑道,表示基础剑气入门还可以,剑术指导平平无奇,剑法剑诀都是精挑细选的垃圾。’

“我特么知道它想表示什么!我是问这玄天剑意是哪里冒出来的!啊!是抽奖抽的那个吗!?”

是钻到右手手心里的那把小剑,原来当时不是幻象么?

‘宿主初次抽奖时在服务区之外,奖品无法送达,玄天剑意主动表示愿意充当奖品,已与系统签约,现在宿主可以正常使用。’

……不是,系统抽的奖品可以就地签约这么随便的吗?

这时右手前臂也竖起来,冲着李凡,四指并拢,拇指快速张合,作出鸭子讲话的手势,一边讲还一边指指点点的,先指指天,接着指指门外,又指指李凡的鼻子,然后指指书简,最后比了个砍头的手刀,杀气四溢。

啥…………

‘玄天剑意表示,它之前被虚星所困,实力大损,刚才居然被门口的飞剑用剑光挑衅,不能忍,宿主资质还可以,它要指点你修行,将来斩断那把墨剑报仇。’

哇靠,这甚么剑意啊,这么小心眼……

“……不是,系统,你帮我翻译翻译,我只能拿两部道法,这次是来找筑基和金丹修炼功法的,哎呦喂!”

结果玄天剑意比李凡的悟性高多了,比了个ok,直接操纵着右手往前冲,差点把李凡的肩膀给拉脱臼了。

李凡也是无奈,就被右手连拖带扯着走到后面的书架,一把就从书架里抓了一支墨简,塞到李凡怀里。

这又是啥玩意?

《太阴五罗剑鬼神藏秘炼纲要》。

‘李凡的心情降低了一点’

右手就在一旁竖起三根手指,手舞足蹈得比划。

‘玄天剑意表示,墨剑金丹期以前的剑术是天下正数前三,金丹期以后的剑法就是天下倒数前三了。

这部五鬼剑虽然也不怎么样,但五行剑炁都有祭炼之法,而且是难得的神藏法,金丹之前练好这个就够用了。以后可以再换更好的。’

墨剑?剑鬼?神藏?

……算了,反正这些经卷上修真界的术语,李凡一个都不认得,选啥都一样,至少玄天剑意是专业的。

于是李凡抱着一本黄简一卷墨牍,走出了经楼。

从刚才那把明光闪闪的宝剑前绕过去,就看到庭院外,小胖王爷正叉着腰,冲身后一个豹头环眼,猿背蜂腰,鹤势螂形,身高九尺,扮相仿若庙里的星官天王一般,异常神俊威严的武人道,“皇爷爷!就是他!抢我的机缘,还打我的脸!”

武人闻言,把一双不怒自威的鹰目朝李凡一瞪。

‘李凡的心情降低了一点’

李凡的右手不甘示弱得比了个中指。

喂你够了!那货提着沙包大的拳头走过来了!

还不等李凡开口解释,望舒真人已闪到他身边,只瞅了武人一眼,“你是哪里的山神,竟敢威压本座的童子?”

武人仿佛才看到望舒真人一般,闻言大惊,砰得一声跪在地上,五体投地,姿势熟练得令人发指,“小神不知真人驾到!有失远迎!孽徒得罪了童子,万望恕罪!”

小胖王爷也是一愣,看看他的皇爷爷,又看看面前的真人,二话不说,一个标准的叩头就要拜下去,结果却仿佛被气墙托着,涨红了脸跪不下去。

望舒真人看看小胖脸上的巴掌印,又看看李凡,“你打的?他得罪你了?”

李凡赶忙摇头,“没有没有,我没打他……是我的手打的。”

武人和小王爷倒吸一口气。

望舒真人蹙蹙秀眉,“清月,不可欺压同门,更不可滥杀凡俗……”

武人和小王爷长出了一口气。

“要是你逞强斗狠,走入歧途,太早坠了魔道,一身肉就不够分的了。”

武人和小王爷,“……”

遇着这种无妄之灾,李凡也是无语,“谢仙子教诲,清月记下了。”

“孺子可教,”望舒真人笑着点点头,然后看向面前两人,“至于你们,不要在山上待了。”

她话音未落,一拂衣袖,武人和小王爷就消失无踪,也不知道是被什么神通给挪移走了。

嘶……这就是仙凡之别么,差距太大了吧……

“好了,让本座看看你选了什么。”望舒真人接过李凡怀里的黄简墨牍看了一眼,忽然一愣,“有高人指点你了?”

那可不是么……虽然是不是‘人’就不好说了……

李凡瞥了一眼右手。

“本教的底蕴,确实比不上中土的名门,金丹期以后的御剑法门,大都是从旁门掠来的。因此内门弟子中少有主修剑道的。也少有人知道,竹山剑法是创派时散修所传的古剑术,其实颇有一两分精妙,不逊于那些正经剑宗。

太阴剑经也不错,如今的天道是虚月当空,太阴剑意最好修行,只是剑仙一道,杀伐太重,若是收不住手就有入魔的风险。你既然选了剑修,更要恪守道心,切勿多生事端,与人争强斗狠。”

望舒真人既然有双重确认了,那这两门功法大致都可以练得。

而且不用多说,经此一段插曲,这些剑仙睚眦必报的性格李凡心里大致也有数了。

好在玄天剑意在望舒真人面前就不作死了,一时消无踪影,仿佛刚才真是李凡和自己的右手闹精神分裂一样。

修行中人,自然各有各的缘法,望舒真人也不多问,既然取了初期的修行功法,就带着李凡往自己的洞府飞去。

她的洞府在一座飞峰之上,峰顶有一弯寒潭,远远望去就见森森白气,腾地而起,池水深蓝如墨,一眼望不见深浅。

望舒真人引着李凡,落到漂浮于潭心水面上的水阁小居内,朝着院内唤了一句,“茯苓。”

“小姐,您回来了……”

从庭阁中掀起珠帘,走出一位髻梳云鬓,发鬟抱面的芳龄美妇,头上花钗金枝,脸上胭脂彩云,远山眉画,相貌本就绝艳,一番打扮,扮相倒是比小姐还要小姐。

她神态略有些慵懒,大概睡在榻上刚醒,圆润如玉的肩头,搭了件乌云垂丝的大袖披衫,把美好的肩背锁骨一览无余,往下看似乎只穿了一件肉色的曳地长裙,赤着雪足走在地板上,隐隐得能透过丝绢,瞥见底下姣好丰盈的身姿。

奈~~~嘶~~~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要注意修心,小小年纪,不要失了童子金身,有碍修行。系统也表示同意。’

你们两给老子闭嘴!

“这是清月,山主派给我的童子,你替我安顿一下。”

“是,小姐。”茯苓遥望了李凡一眼,低眉矮身略行一礼,算是见过了。

望舒真人又朝李凡道,“茯苓自小在我身边侍奉,与我情同姐妹,清月不可怠慢了她。”

“是,见过茯苓姐姐。”李凡这种颜狗,当然不会怠慢了。

“今夜也不早了,你先休息去吧,明日指点你修行。”望舒真人也满意得点头,说着就一边摘下华冠,敞开月袍,把亵衣随手扯了就扔到一边,眨眼间就脱得精光,迈步往寒潭走去。

李凡就张着嘴愣在一旁。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而茯苓扭着腰走来,拾起被扔了一地的轻袍衣裤,珠玉发簪,“小姐,咱墨竹山教的是非乐,您这可都快成非礼了……”

望舒真人仿佛一条白鱼似得在冰潭中遨游,哈哈大笑着欢唱,“呜乎!舞佯佯,黄言孔章,上帝弗常,九有以亡。上帝不顺,降之百殃,其家必坏丧。”

“唉,你是参悟大道的,我说不过你。”茯苓把怀中的道衣一抹,就收入腕上的玉镯中不见了踪影。扭头看看眼都直了的李凡,“怎么你也想下去游啊?”

李凡下意识得点点头,然后反应过来,赶紧摇头。

茯苓面上没什么表情,好似也不介意,“等你筑基以后,才能下寒潭修行,这些是玄冥道息所化的丹液,对凝炼道胎颇有好处。现在你的身体还吃不住呢。随我来吧。”

真的吃不住,那是真吃不住……

李凡鼻血都快飙出来了,也不好意思朝着正在池中仰泳的望舒仙子多看,赶忙弯着腰跟着体态丰盈的茯苓步入小居。跟在后面,就看清那肉色绢裙,大致是被茯苓在身下坐卧久了,分明现出蜜桃子似的臀形,走起来一抖一抖的……

哎哟妈欸……前后夹攻,毫无喘息之机啊……吃不消吃不消……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李凡的心情大幅提升了1点。’

“你依旧住这吧。”茯苓引着李凡来到小楼里,一间收拾得清爽干净的禅室,房内还用紫金香炉点着檀香,袅袅青烟缭绕,静坐其中,顿觉凝息安神。

‘李凡的心情提升了1点。’

“之前的侍奉童子,原本是小姐自己寻的真传,调教的颇为用心,只可惜命数终究强求不得……”

李凡也听明白了意思,点头正色道,“多谢姐姐提醒,小子一定不让仙子担心。”

茯苓看看李凡,“……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小姐也是得道已久的真修,既然要逆天改命,生死之事有什么看不透的。

我是担心你,之前她教的是个女娃,平时相处得也颇有些随性不拘小节,恐怕小姐的脾性,都意识不到身为女子,这样太过放浪形骸,她倒是率性而为,道法自然了。但多多少少,怕是会影响你的心境吧。”

不要紧不要紧,再多来一点好了,你们对俺的心理健康有非常显著的增益作用啊!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要把持住啊!’

你丫闭嘴!老子身经百战了!这点小风浪算什么!让暴风雨再来的更猛烈一点吧!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总之日后如在这望舒小居有什么地方不方便的,清月你直接和我说就是了,”茯苓把手腕一翻,掌中现出一个双鱼玉佩,“这储物玉佩中,我已放了道服常服法服各三套,并有练气补血的丹丸,救命充饥的灵药,纸币朱砂,金银灵石也储备了一些。有甚么杂物直接储备其中就好了,不用都往衣服里揣着。”

哦!储物空间!这可是法宝呀!

“多谢姐姐!”李凡兴致勃勃得接过来,在手里盘了一会儿……“我该怎么用?”

“恩?你不是童子吗?渡一口道息就是了。”

李凡挠头,“这个,姐姐,我今晚才从人间道来的,甚么是道息?”

“哦,你今晚来的啊……啊?”茯苓猛得一怔,“今晚?你今晚才从人间道来的?人间道!?来了一晚上你就练气了?”

不是,练气不是最初级吗?怎么一晚上练气在这地也是个装逼点?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的资质确实还可以了。’

恩……这个玄天剑意的标准老高了,看来他李凡确实是个修真天才啊……

而茯苓也一脸不信得,伸出手摸向李凡身下。

唉,反正又是摸脐下三寸嘛,习惯了,摸吧摸吧。

‘李凡的心情提升了1点。’

“真的生出炁海了!”茯苓也是一脸震惊,当然她震惊得更具体一点,“我从记事起就被小姐收留,六岁开始吐纳,也是用了十年才生出炁感,开辟内景。你居然只用了一个晚上!”

确切得说,就是在蒲团上坐了大概一百秒。

不过还是不要确切得说出来了,看茯苓的表情,已经属于‘心情下降了一点’的情况了。

茯苓一副纠结得表情说道,“道息,就是你日常修行吐纳,吸收天地间的灵炁,在内景化为己有的真炁。这样的真炁,五行驳杂,道息不纯,取决于自天地间直接吸纳的灵炁的质量。在竹山洞府内不用担心,如果是人间道吐纳,还会有颇多杂质伴生。

如果不加提炼,长期直接调用真炁,反而会阻塞经脉气窍,这就是人间道那些不得正法的散修左道,修不得天仙正果的根源所在。

而所谓炼炁,就是通过后天仙道各门各派的功法,将这口真炁道息,再经提炼成神罡,紫霞,玄冥,赤煞,归尘这更纯正的上品五行道息,这样才能进一步用于更上乘的神通秘术,炼体筑基,御物施法。

像储物玉佩这样的空间法宝,有一些定制的上品,需要以独门法诀练出特定属性和浓度的真炁才能打开。不过我给你的这块只是一般的灵宝,哪怕不用炼化的真炁,直接用体内的道息激活亦可使用了。当然空间有限,而且人人可用,最好也别放什么珍贵的天才地宝。

你既然一晚上就能开辟内景,那就直接调用内景中的真炁好了,这对你应该很简单吧。”

茯苓显然还是有些不信,想试探李凡似的,故意不说明白。

不过李凡身上可不止一个挂。

呼吸之间,他只感到从右臂手腕,大拇指与小臂连接的关窍处,传来一股明显的跳动,仿佛有一条游鱼沿着右臂内的经脉逆走,顺着躯壳里河流一般的间隙,落入小腹中转了一圈,然后又原路返回,返回到手腕里藏着。

李凡也不是傻的,立刻明白是玄天剑意指点,而且这可真是字面意义上得理顺经络,直接把行炁的路线都过了一遍。当即他就沿着这条经络,将内景的道息集结起来,伸手握住了双鱼玉佩。

随即李凡的脑海中一片清明,仿佛看到了一个系统似的空间,只是心念一动,就把怀里的经卷和山主给的珍珠收入玉佩,又随手拿了一身替换的道衣出来。

“还真是蛮简单的。多谢姐姐指点。”

又是一个妖孽!茯苓把眼一翻,气得掩面而走。

书评(314)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