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无欲以观其妙,偶有欲以观其徼墨竹山,地方三千里,两山十七峰,凶兽横行无忌,毒瘴布满,人烟罕至。于这片重峦绝岭,险峰叠嶂,墨林竹海之间,却被人力修凿出一亩见方的平地。平地中央,结草搭楼,开坛立像,被建了一座八臂六首,相貌不似人型的魔尊法相。法坛于这片重峦绝岭,险峰叠嶂,墨林竹海之间,却被人力开凿出一亩见方的平地。。...

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墨竹山,

地方三千里,两山十四峰,妖兽横行,毒瘴密布,人烟罕至。

于这片重峦绝岭,险峰叠嶂,墨林竹海之间,却被人力开凿出一亩见方的平地。

平地中央,结草搭楼,开坛立像,被建起一座八臂六首,相貌不似人型的魔尊法相。

法坛四面,则各有七纵七横,摆出四十九个蒲团,散若天星。

此时法坛前只有个墨帻法褐的老道,怀抱着一把三尺七寸的朱木剑,嘴里叼着片青竹叶,把脑袋耷拉着,一点一顿得打盹。

正睡得安稳,从墨林深处,却传来叮叮当当得,三声金鸣,两击铃响。

老道嗅嗅鼻子抬起头,弹弹手指好似拨动了风中的弦。

于是竹林间沙沙作响,不一会儿,就有人影幢幢,一群访客从竹林间走出来。

领头的是三个皂衣青冠,锦帛覆面的修道士,当先居中的修士,背上缚着把三尺三寸的铜钱剑,用红绳斜串在肩头。左右又有两人,手执金钟银铃跟随。

他们身后,则跟着大大小小的童子二十一人,最大的不过十三四岁,小的也就四五岁,有些锦衣佩玉,有些麻衣短裘,一个个只懵懵懂懂得跟着铃音走过来。

“上师。”三个蒙面修士一齐稽首。

老道撅撅嘴,用叼着的竹叶指指那些童子。

于是手捧铜剑的修士说道,“前阵子瑶光洞的玉蟾婆来观里作客,和山主弈棋输了,耍起疯来,吃了不少童子。于是弟子等奉命,往人间去,又挑了一批元阳未泻的金童,烦请上师瞅瞅。”

手捧金钟的也笑着添了一句,“灵根不够的扔到外门作工,天生道心的收作内门侍奉,暗藏魔胎的,呵呵,送去给山主下酒。”

老道鼻子里哼了一声,撇撇嘴似是应了。

于是三个修士又作一辑,引着童子们入座,给他们一人分一个蒲团,安置好了,就躬身出林等候。

老道士看看这些或坐或卧,守在蒲团上的小子,吐掉嘴里的柳叶站起身,把朱木剑拿在手里,挨个走过这些童子身前,给他们蒲团外画了二十一个圈,随后又一屁股坐回自己的位置,只不过方向却与之前反了过来,不是面向竹林,而是面向那座魔尊,抱着剑发呆。

于是林中陷入了安静,这二十一个童子,也不哭不闹的,就木头人似的在蒲团上坐着。

坐了大约有两个时辰,童子中有一个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偷偷摸摸的偏过头,看看老道士的背影。然后偷偷扭头看看身后的墨竹林,露出满脸的纠结。

然后老道也不回头,自言自语似得开口。

“今晚在这坐一宿,睡一觉什么事也没有,若是睡不着,晚上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只要不走出圈子,可保性命无虞。”

那童子被吓了一跳,赶紧装模作样得缩回脖子装傻,心里已然知道其实自己这点伎俩,全被人家看在眼里,只好暗暗叫苦。

甚么情况啊这是?

到底甚——嘛情况啊这是!?

核聚变民用化都快实现了,轨道电梯都安排上了,老子还想上月面都市旅游呢,你居然给老子安排穿越?苍天啊!这根本就不科学啊!

没错,这二十一人中,有一个平平无奇的小童,是一名穿越者。

李凡,普普通通的打工人,标标准准,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甚至于到了连穿越设定,都是,‘啊!一觉醒来我居然穿越啦!’这种……

唉……如果是穿越到一般的世界,李凡或许还能搞一点再发明再创造,玻璃肥皂造纸术,坦克扎古歼星舰什么的,可偏偏这居然是个仙侠风的修真世界。

李凡只记得一睁眼,上来还没摸清楚现在是什么朝代什么年头,转眼就被刚才那三个蒙着面,也不知道是神仙还是妖怪的家伙,眨眼间就给拐到这深山老林里了!

瞬间移动你敢信!空间传送你敢信!这么玄幻的吗!真特码的醉了!

还有那边那个老道,一副隐藏boss扫地僧的装逼模样,看起来倒不像是什么魔头妖道,但他想跑恐怕也跑不掉了……

那就发挥打工人的特性,既来之则安之得躺平吧。

于是李凡半瘫在蒲团上,伸缩着发麻的双腿,想了想,本着每个穿越者都会做出的抉择,在心里抱着侥幸,小试了一下。

系统?

于是系统就出现了。

‘欢迎使用穿越者心理健康维护系统’

嗯,还好有……??

心理健康?心理健康是很重要……个鬼啊!

不是!心理健康维护系统是咩啊!

任务流?练级流?点数强化?召唤抽奖?签到打卡?自动托管?

‘请宿主选择先天气运’

哦哦哦,还好还好吓老子一跳,李凡擦着冷汗,先天气运,这听起来就是仙侠风的词汇嘛,俺就说呢,现在已经不流行系统搞宿主了……

‘天塌不惊,大幅降低心情发生低落的几率,

乐天知命,心情最大上限提升,心情提升时的数值翻倍,

镇静一点,心情发生波动时只变化一点,’

“哦,镇静一点……镇静尼玛个头啊!真特码的是心理健康的系统给的BUFF也加心理健康啊艹!”

李凡实在是忍不住了,跳起来嗷呜一声恶龙咆哮。

然后他就看到老道扭头瞪着自己,赶忙点头哈腰得盘腿坐好,“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别介意别介意!”

可老道士已经阴沉着脸走过来了,枯树干一样沉着脸立在李凡面前,投下的巨大阴影几乎遮住他的脸。就好像晚自习冲进教室抓人的班主任。

李凡流着冷汗,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瞅着对方。

老道士也瞪了李凡一会儿,手一抓,从虚空里抓出几个芝麻饼来扔到他怀里,随即又扭头走回蒲团上坐着。

“……”李凡瞅瞅老道,又瞅瞅怀里的饼,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系统又开始搞他心态了。

‘确认宿主选择先天气运,镇静一点’

哦迈噶德……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卧丢你母的……这什么吊系统啊……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闭嘴好吧你!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李凡白眼一翻往蒲团上一趟,看着自己的头顶。

‘李凡,心情,97/100’

恩,是的,就这样了,什么攻击防御速度,根骨灵根悟性,甚至金木水火土这些数据全都没有的。就一个心情值……

艹啊!这吊系统到底是哪个神经病开发的!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李凡真是恨不得一个白眼把系统翻死,碰上这种坑爹流的系统,他真是蛮无奈的,气哼哼得抓着手里的芝麻饼啃了一口……哦,还蛮香的呢。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李凡,“……”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恩,吃了两个饼就长回来两点呢……不过吃不下了……

不过既然是这样,那维护心理健康,平常吃点东西不就完了?所以你这个心理健康维护系统,除了主动搞崩老子的心态之外,到底还有鸡毛用啊啊啊啊啊!!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本系统还可进行抽奖。’

可以抽奖!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抽抽抽!

‘抽奖功能暂不可用,当前充能进度,8/100’

卧槽!不是,这年头连开局十连都舍不得送的系统是没有未来的你懂不懂!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抽奖功能暂不可用,当前充能进度,9/100’

哦……好了好了你别废话了老子懂了。

李凡吃力得揉着太阳穴,摊上这么个坑爹系统可真尼玛累啊……

总之目前看来,这系统的点数,是基于李凡的心理状态增减的,每一次心理波动,都会给抽奖充能,从进度进程看,上下波动,双向的数值变化都有效,总计到100点就能抽奖一次。

虽然不知道能抽出什么样的坑爹玩意,但至少这系统不是单纯的白板,也给李凡留了个念想,抽奖都有了,签到任务练级什么的还会远吗?慢慢开发好了。

可现在比较尴尬的是,偏偏李凡一开始的先天气运,莫名其妙的选到了那什么‘镇静一点’,每次波动的数值只有一点!

好坑啊!这样上一点下一点的,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充能一次哦艹!

这边李凡正愁眉苦脸得研究着自己的搞心态系统,不知不觉的天色就黑下来。

“哈!虚月当空!”坐在前边的老道士突然爆发出一声怪笑,“小子!你运气不好!等会儿顶不住就把眼珠子扣了吧!还有!不想死的话,就不要抬头看!”

啥?

如果你不想让人抬头,就别特码叫人别抬头!可惜这么简单的道理那老头都不知道,于是就把李凡坑了。

他正斜躺在蒲团上抠鼻子,下意识得抬起头,望向遮蔽天穹的夜幕。

两轮又大又圆的明月倒映在他的瞳孔里。

这摆明了不是地球的月亮,一左一右,一大一小,一青一紫,仿佛两轮火球被那八臂魔尊托在掌心,当空照耀。

把那魔尊的六道首级脸面,照映得一边铁青,一边绛紫,头颅上镶嵌的黑曜石金光烁烁,好像睁开了数不尽的眼睛。

隐约间李凡好像听到一声龙吟似的剑鸣,接着整个墨色竹林中,突然蒸腾起黑紫色的瘴气,再随后烟云聚拢,狂风大作,平地里刮起了一阵龙卷,环绕着李凡蒲团外,被老道士用木剑所画的圆圈所遮挡,卷起了一层层一道道的烟幕,几乎遮蔽了天幕。

李凡仿佛整个人置身于暴风雨之中,惊得手足抓着蒲团直伏身趴着,眼前的黑风狂卷,飞沙走石,形成了一道直通苍穹的漩涡,把李凡的视界都遮蔽,只在他的眼前,留下那轮闪烁着紫光的明月。

而不等他眨眼的工夫,下一瞬间这旋风又消逝了,万籁俱寂,

刚才摧枯拉朽,毁天灭地般的狂沙龙卷更都消散如烟。

什么竹林,山峦,祭坛,魔尊像,童子,道士,都如一个荒诞的梦境,不曾存在过。

天地间的万物,寰宇间的法则,甚至连流转的时光都仿佛在此刻萧影无踪了。

只剩下李凡一个人,独自坐在一片紫色的天幕里,一片平坦的岩层上。

而在他的眼前,天上突然一片开朗,再没有什么紫色的月亮,

夜幕缀星,银河横空,星汉灿烂,无垠无际的星穹灿烂如雨。

隐隐约约能看到云层中,有一片绛紫色的水泡,好像肥皂泡似的水球,飘浮在星空中,把满天繁星洒下的光影,都透过气泡的曲面折射过来,投映在他的视网膜上……

然后李凡右手里突然一沉,什么东西掉到他掌心里,于是下意识得攥紧了手,从手心穿来的刺痛,一时打断了他对着天穹的出神。

李凡低下头,看到手里握住了一枚三寸长的小剑,剑身无颚,剑脊闪烁着点点星光,两刃开了菱形的锋口,细若针锥,利如星梭,锋利无匹。只是虚握了一下,李凡右掌就被切开一道血线,然后那小剑,嗖得一下钻到了李凡的掌心里,明显顺着右手的经脉逆上,如同一条银鱼,活钻到身体里去了!

什么鬼啊这是!

还不等李凡反应过来,他就听到自己的声音,仿佛透过雨幕传到耳膜里,对他说,

‘充能100/100,抽奖完成!’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8/100,极度危险!’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7/100,极度危险!’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6/100,极度危险!’

……

什,这,这什么情况!?心情每一秒都在往下掉!怎么突然开始倒计时了!

李凡下意识得抓起怀里的饼大口啃。

结果他三口啃急了,差点没被噎死!

咳咳咳!水!水!

“吒!”

突然眼前有大风拂面而过,随即有人伸出手,揪着李凡的衣领把他提起圈子来。

李凡的眼前,猛然现出了老道的脸。

这呼吸间的功夫,他额头上破了一个核桃大的血洞,好像什么东西把脑壳给凿开了,黑红的血浆咕咚咕咚得飙出来。而一双眼眶里,空空的,挖出两个血窟窿,硬生生用手指扣的,把一张老脸,搞得狰狞得好似地狱的恶鬼,骇得李凡‘咕嘟’一口,把嗓子眼里的饼都咽下去了。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6/100,极度危险!’

虽然系统还在警报,但每秒掉一点的状态似乎停止了。

“你到底看到什么了!”老道冲着李凡怒吼,把嘴里的血沫子都劈头盖脸喷了李凡一身。

“什什什么看到什么……”

这家伙真的把眼珠子挖了……

李凡盯着面前的狠人,随即不由得被其他的东西吸引,偏过视线,看向老道的身后。

只是刚才短短几十秒,幻境一般的出神,他就又回到了竹林中的空地,但祭坛已经没了。

六首八臂的魔尊,被一剑劈开,从中线斩作两断,刚才明明是泥石所铸的法像,此时却烂作两半肉块。

而瞎眼老道的手上,那把朱木剑分明绽放着虹光,从剑脊上蒸腾的血浆卷起骇人的热浪,喷到李凡的身边,就好像某种巨兽发出的吐息。

在祭坛的周围,散落一地的蒲团上,刚才和李凡一起来的童子们,已尽皆不见了。

但李凡大致能猜出来,能从周围散落在圈外的焦尸,干枯的骨骸,七头八臂,脏器异化的死胎,一具又一具,似人型的,又非人型的,但尽皆被干净利落,劈成两断的怪胎,猜出他们的下场……

“赤虬说你还有人味,杀不得,那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老道把脸直凑到李凡的面前,眼眶里的血洞直勾勾得,瞪着李凡的双瞳。

“是‘物’?还是‘非物’?”

书评(371)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