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龙集於于上,交戏而遗涎沫。见神杀神,见佛杀佛,这名字还蛮浅显易懂的。毕竟实际上但是有个更正儿八经点的名字,叫做赤脉童子剑法。据传是传自北辰剑宗某一位惊才绝艳的前辈……竟然也不是九玄这脑子有坑的想出的,令李凡也没办法感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咳咳!总...

群龙集於于上,交戏而遗涎沫。见神杀神,见佛杀佛,这名字还蛮通俗易懂的。当然其实还是有个更正经点的名字,叫作赤脉童子剑法。据说是传自北辰剑宗某一位惊才绝艳的前辈……居然不是玄天这脑子有坑的想出来的,令李凡也只能感叹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咳咳!总之是玄天的一位精彩绝艳的前辈,早年与仇家斗剑,斩了对方首级,自己也被刺瞎双眼,只能靠神识来观物……这点李凡刚才自己体验了一把也知道了,只用神识看一点都不方便,比如桌子凳子墙如果都是木头的,那一眼望去就是一片紫霞灵炁,根本就看不出区别。走出去不拿根拐杖,怕不是和自己的脚趾过不去……咳咳咳!总之的总之这位眼睛里有坑,脑子里可能也有坑的前辈,担心自己的仇家趁着他眼不能视物,实力大损之际来寻仇,就灵机一动,悟出了童子黑眼法于阴,白眼赤脉法于阳的道理,发明了把剑光从眼睛里射出来的绝招!这样每当他神识一动,察觉有人走过来就把眼一睁,biu得瞪死,又来人,又biu得瞪死,如此往复,后来就没人敢去后山给他送饭了,完。李凡听完就那个藏狐的表情……好吧,这招赤脉童子剑法的威力还是挺大的,事实上由于威力太大,剑光射出去的时候会把敌人连同自己眼球一起爆掉,所以除非本来就是瞎子,否则也没哪个缺心眼会使用这种致盲剑术。那他李凡当然也不会真的去使用这种神经病一样的绝招了,但这并不妨他学一学,毕竟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谁知道哪天斗剑的时候,会不会被人刺瞎双目呢?更关键的是这年头修的太素大道,目生多瞳,眼球再生,三六九首什么的,好像也不是那么少见的事了。这就又给了这杀招出场的空间。而且还不止是威力奇大,学得一击出其不意的杀招。李凡尝试不运剑气,只单纯以神识催动赤脉童子剑法的运劲路线,发现居然还可以大幅增强目力。这边修炼的一会儿工夫,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看着云雾间腾挪的群龙了。不过有一说一,其实看久了吧,龙也就那个样,和壁画上的差不多,而且这会儿正如一大堆麻花似得卷在一起,厮打嬉戏。看起来一点也不威风,还真有点和畜牲似的。哈喇子迎风乱流,要是哪条的逆鳞被触着了,还有一阵翻滚嘶嚎,打落好多须髯。瞧了一会儿,他又瞧见陆师兄也驾驭着一道遁光,出去绕了一圈,在四条小龙首角上各拍了一道符箓。大概察觉到李凡的视线,陆瑜回来,直接落到周围朝李凡讲解道,“这些幼龙正是生长的时候,每三五年都要蜕一次皮,蜕下的鳞爪皮角,龙涎龙脂都可以炼丹入药,在苍龙涧与蟠龙伴生的珍稀药材也有不少,这会儿正有弟子去收集呢。我们此番去的远一些,等会儿就离开墨竹山的地界了,保不准会有些胆大妄为的散修见着真龙,生出贪欲来偷盗抢夺。我已经打了墨竹山的法符在龙首上明示,清月你等会儿若再见着有人敢出手盗龙,就不必再与他们多费唇舌了,直接祭出法剑斩了就是。”“是师兄。”杀人夺宝也是仙侠流传统套路了,参考玄天剑意这种老派修士的三观,李凡也估计到这些修行者大部分都是半道打劫起家的。当即谨慎得把分给他的那柄法剑抱在怀里戒备。这时李凡才突然注意到,这把四尺长的大法剑还挺轻的。原来飞剑都是这样的么?不如趁别人不注意,抽出来看看,到时候再把符贴上就是……‘玄天剑意表示,宿主不要作死,这可不是飞剑,是把当作礼器使用的术剑,剑身是实木,上刻符咒封印了墨剑斩出的剑光,寻常金丹以下都是一剑秒杀的,元婴真人大意之下也要重伤。宿主境界太低,拔出来万一被剑光斩了救都救不回来的。’靠,老子是那么傻吊的人么?李凡悻悻得把差点掀起一角的黄符贴贴好,抹抹平。然后鲲又游过来打岔。‘鲲表示饿了,不要喝水,要吃朱果。’不是说鱼的记忆只有三秒么,咋还惦记着朱果呢……再瞥瞥那边拖着哈喇子翻滚的幼龙,看起来这智商还不及鲲呢……算了,搞不好鲲还好养一点呢。于是李凡也就不在船尾傻坐着观察龙的生态了,拍拍道袍站起来,抓起鲲,搂着剑,从玉佩里取出茯苓准备的食盒,到前边招呼陆师兄和另外两个童子一起用餐。他们也欣然应允,各自拿了些准备的糕点果脯的摆了一桌享用。陆瑜也是个年青的,也不摆谱,还拿了壶甜酒出来分给几个童子吃。毕竟牧龙这种事吧,听起来还挺高大上的,实际上也就和放牛放羊差不多,就一路跟着照看罢了,其实是挺无聊的。这样边吃边喝的,李凡也和三人逐渐聊开了。陈道通和元玄宝是同一批拜入娄观道梁真人座下的弟子,一个性子温和爽朗,另一个稍有些沉默内敛,两人不仅是结伴双修,之前练气期的时候,就是兴趣相投的挚友,再之前两家还是有些渊源的世交,祖上也都出过墨竹山的弟子,虽然没有正经成就金丹的仙人,但都可以算是修真家族出身的。而陆瑜的出身就更正宗一点,陆家祖上就是早年迁到此地的散修门派,正儿八经有家传秘法的修真世家。也有这么一层关系在,由他带着这两个修行界出身的童子。而且,原本他们这一组牧龙的童子里,还有一个也是修真家族的子弟来着,可惜前段时间被玉蟾婆吃了。他的位子就给李凡补上了。“呃,这玉蟾婆是何物?”李凡这时想起,他最初被从人间道绑来竹山,好似也有这玉蟾婆的一分‘功劳’在。“还能是何物,就是只癞蛤蟆。”元玄宝冷冷得说道,看得出提起来就心气不顺。陈道通摇头苦笑,“玄宝慎言,不要得罪了前辈。”“哼!”玄宝扭过头去不说话。陆瑜给他倒了杯酒,又朝李凡说道,“玉蟾婆是南边瑶光洞的化神大修士,它们一脉和我派争夺墨竹山洞天福地已久,经常来挑战山主。前阵子玉蟾婆又来弈棋,输了一招,借着被打出法相的工夫撒泼,吃了我门中不少童子弟子。”李凡犹豫了一下问道,“既然不是山主的对手,还就这么让它吃?这瑶光洞很强么?”陈道通解释,“强也不强,只是南边十万大山,可不止一个瑶光洞,虚月当空这些年来,每个洞每个山,怕是都有化神,元婴的坐镇,加起来的数量可不少了。这些妖魔平日里自相残杀相互制衡,还不足以为患。而且靠着山主威压,逼着它们自己选出代表来赌斗洞天福地,已经缓和了不少争端了。但倘若山主动手,灭了瑶光洞,恐怕反而会再开杀伐争执,激起更大的祸患来。”陆瑜也道,“而且仙宫那边对我们割据离国也早有不满,离国御史大夫文瑾也是个不甘寂寞的,最近在离秋宫借力打力,挑拨观主和南宫仙家的争斗,想火中取栗,为离国朝廷从仙家两头渔利。比起这些山野间的妖孽,恐怕还更难对付。”“顾忌这个顾忌那个的,还不是一心二用,贪多嚼不烂了。”元玄宝把酒樽一干二净,“要我说就舍了离国的供奉,专心往南方十万大山发展,把那些个妖魔鬼怪统统除个干净。总好过和仙宫那边纠缠不休。两头受制!”陆瑜连连摇头,“墨竹山才多少弟子,要肃清十万大山岂是单凭我们做得到的,可现如今,三大派也不大需要从南疆获得妖兽素材了,他们是不会派人来支援的。再者就算赢了又如何,这么多弟子家眷,谁愿意迁去南边,雷泽那种瘴气丛生的地界定居?最后还不是又给其他妖魔腾个地方罢了。”听他们这么你一言我一句的,李凡也大致理清了些头绪。大致这墨竹山的地理,西北是不周山战场,东北是十二国之一的离国,和仙宫的势力范围。而南边是十万大山,估计都是些拜了月的旁门左道,妖魔鬼怪。至少人间道的凡人,基本上已经很难继续再往南疆开拓了。墨竹山能被三大势力认可,估计也有作为南方屏障门户的作用在。甚至仙宫那边,对离国给墨竹山供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兴许也是想让墨竹山帮忙顶住南边的妖魔吧。‘玄天剑意表示,宿主金丹以后可以去十万大山多逛逛,尤其是雷泽。’干嘛,去炼心啊?‘玄天剑意表示,本座在雷泽里藏了半部天书和两匣飞剑,应该还在的。’哦?寻宝啊!这个好啊,天书和飞剑,一听就仙味十足的啊!是什么超牛逼的功法法宝?‘玄天剑意表示,其实也不是啥特别好的货色,元婴期可以勉强用用,本座是拿来给弟子作个试炼的彩头,藏着玩的,可惜……’……是么,弟子都陨落了么……‘李凡的心情略微下降了1点’‘玄天剑意表示,可惜本座都把这事给忘了,不提雷泽都想不起来……’把老子的心情还过来啊喂!这样一路飞舟乘风,杂谈宴饮着,飞舟也领着四条小龙到了一片灰蒙蒙,连绵起伏的山脉。“这里是不周山?”李凡遥望远方,确实地貌景色和竹山那边明显不同了,但也没有见到特别高的山峰嘛。“对,已经进入不周山地界了,这条山脉向西北绵延数万里,横贯于仙宫玄门神教三大势力之间,其中的古仙人洞府,杀伐战场,神兽巢穴,灵池地穴,洞天福地更是数不胜数。我们不要深入,只在边界附近放幼龙自己猎食就是了。”得到陆瑜的指示,陈道通和元玄宝两个也纷纷鸣金摇铃,叮叮当当得,四条小龙立刻从后边云彩里冲出来,呼啸着落入群山间去了。陆瑜闭目以神识一扫,指着西北地方道,“那边有个小镇,没有金丹以上的修士,你们去逛逛吧,有我在这看着,有什么麻烦击金摇铃就是。”哦哦,陆师兄人还蛮不错的嘛。见他自己遁光而起,远远跟上那些小龙看着,三个童子也驾舟寻着小镇去逛街了。出乎李凡的意料,另两个道童居然直接到集市上落下,开始摆摊了。“外门那的生意都是商行把持的,我们这种筑基期的弟子,也就借着出山的时候赚点小钱。陆师兄也是知道的。”陈道通一边解释着,一边帮着元玄宝,从储物玉佩中取出各种小玩意摆放。李凡也凑过去看看,都是些‘垃圾’,抄在纸本上的功法,避水避火的符咒,聚集灵气的竹雕,回气补血的丹药。还有些机关鸟,纸鸢,藏经盒之类的手工品,作工更精良些,大概是来倒卖的。不过意外的是销量也还不错,这种不周山地区的镇子,也没有多少正经的‘凡人’,都是些旁门左道的散修,出来闯荡江湖的武士,甚至打家劫舍的马匪。手里头也正经没几个闲钱去买大商行里的上等货色,也没那个必要。竹山弟子做出来的这些垃圾玩意,到也符合他们的需求。“清月你不用和我们一起站着,自己去逛好了。收摊我们会找你的。”元玄宝直接摸出半吊五十个神罡钱塞给他,“买点东西吃。”“好啊,那我四处逛逛。”李凡也乐得体验一下仙侠界的风土人情,还别说,这个古镇还真有点电影基地的感觉,周围这些古人的打扮可比群众演员专业多了……呃,这不是废话么……‘玄天剑意表示,那里有家客栈,去买酒,墨竹山的酒不行,女人喝的,又酸又甜,还是搞点烈的好,越烈越好。’你还搁这惦记着呢……而且这客栈……李凡皱着眉头,看着牌匾上‘龙门客栈’四个大字。这名字好像不大吉利啊……‘玄天剑意表示,这有什么不吉利的,从这里过的都是要去不周山里寻宝的,若是有幸寻得仙人机缘,就是所谓的鱼跃龙门,一朝化龙,这名字不要太吉利好不好。’唉你不懂……算了,应该没那么巧直接串台的。于是李凡走进客栈,直接到柜台,望了墙上的招牌一眼,“买酒,哦,那什么,雷觞。”掌柜的倒也不在意,道童怎么了,这年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生意照做,直接取了一坛,“元燥雷觞,承惠两千金。”哇塞这么贵?不过这酒是剑意点的,既然答应它了,李凡也不在乎那点月俸钱,就不知道是啥珍馐玉酿,让玄天剑意这么惦记。‘玄天剑意表示,谈不上什么仙酿,以前宗门里拿来喂马的。又辣又腥,就和马尿似的。’老板麻烦换那个五钱一碗的米酒。‘玄天剑意表示,不过北辰剑宗的弟子,牧马时也凑在一起偷着喝过,本座依稀还能记得,当年的滋味罢了。’“客人要换么,这酒是偶然有北陆的商队经过才运来的,只此一坛了。”……唉,算了,机会难得,那就陪这货尝尝故乡的马尿的滋味吧。‘李凡的心情略微上升了1点’‘鲲表示它也要喝。’喝喝喝喝不掉的都给你喝。

书评(337)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