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越发冷,如意坊的生意但是一如既往地好,并且罩衣是土地收入经常卖断货。步入腊月二十六,何老板又派人来来拖走了一千三百件罩衣,距离他上一次拿货才过了短短五天。也幸好是陈星言有先见之明,早地将罩衣的制作完成给流水线化了,不然的话,哪里能供给得上何老板这样的大进入腊月,何老板又派人来拉走了一千五百件罩衣,距离他上次拿货才过了短短七天。。...

天气越来越冷,如意坊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地好,而且罩衣也是卖地常常断货。

进入腊月,何老板又派人来拉走了一千五百件罩衣,距离他上次拿货才过了短短七天。

也幸亏是陈星言有先见之明,早早地将罩衣的制作给流水线化了,要不然,哪里能供应得上何老板这样的大客户?

陈星言在何老板

第4章 遇险

2022-11-25

书评(384)

我要评论
  • 子很旧&,总共

    卢老憨家的房子很旧了,而且也矮,总共三间正房,还有几间偏房。

  • 陈家已&屈就一

    知道自己是被人陷害,而且陈家已无她立足之地,她便想着若是这个男人可靠,暂时在此屈就一段时日也无妨。

  • 红色透&出来。

    大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额头,那上面还缠着纱布,仔细看,还有些红色透出来。

  • 基本上&卢小柱

    一大家子的人基本上也都出来了,卢小柱伸个懒腰道:“娘,这都分家了,你怎么还一大早地就叫嚷呢?各家过各家的,你别再这么吵吵了,五福昨儿晚上可是熬了半夜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