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忠跪倒眼泪涮涮地往下掉,缓了好一会儿,才梗咽着张口将自己一家子的经历简单说了一遍。卢老憨听着是一脸为之动容,当然是活生生的人,哪能就这样被自己的亲人看待?王二忠当兵的半年,自然而然是给家里免了半年的农税和瑶役,他一退伍,便在家里遭遇了被人嫌弃。一卢老憨听着也是一脸动容,毕竟是活生生的人,哪能就这样被自己的亲人对待?。...

王二忠跪下眼泪涮涮地往下掉,缓了好一会儿,才哽咽着开口将自己一家子的经历简单说了一遍。

卢老憨听着也是一脸动容,毕竟是活生生的人,哪能就这样被自己的亲人对待?

王二忠当兵两年,自然也是给家里免了两年的农税和瑶役,他一退伍,便在家里遭受了嫌弃。

一个是嫌弃他少了一只胳

第4章 遇险

2022-11-25

书评(474)

我要评论
  • &是厢房

    这乡下人说的偏房,其实就是厢房,只是叫出来没有那么地好听罢了。

  • 寒酸,&仔细数

    在离着东平府城不远的安阳县,有个稍微偏远些的村子叫卢家村,村子南面有个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大院子,这户人家看起来不算很寒酸,即使是土房子,那也是有一整排,仔细数数,有七大间呢。

  • 卢老太&脸一沉

    卢老太脸一沉,两手在腰上一叉骂道:“反了你了,还敢跟我顶嘴了,是不是觉得你爹不在了,眼里头就没我这个娘了!”

  • 迷糊糊&几次,

    陈星,呃这具身体本名叫陈星言,之前迷迷糊糊中醒了几次,也知道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 你想自&。”

    大熊当着她的面儿掏出了一张纸,然后瓮声瓮气道:“我知道你叫陈星言,你想自杀,没死成,被我救了。以后你就是我媳妇儿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