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出乎意料的,这一次不只是是秋梨膏糖,连秋秋梨膏,这位何老板也没放过我。“何老板,有些话我得跟您说很清楚了,这秋秋梨膏但是得小心储存,并且倘若走长途的话,一但碰坏了,这东西可是糟践了。”“陈娘子安心,我心中有数。这秋秋梨膏而如今但是名声在外呀。不瞒您说,我“何老板,有些话我得跟您说清楚了,这秋梨膏可是得小心存放,而且若是走长途的话,一旦碰坏了,这东西可就是糟蹋了。”。...

不出意外的,这次不仅仅是梨膏糖,连秋梨膏,这位何老板也没放过。

“何老板,有些话我得跟您说清楚了,这秋梨膏可是得小心存放,而且若是走长途的话,一旦碰坏了,这东西可就是糟蹋了。”

“陈娘子放心,我心中有数。这秋梨膏如今可是名声在外呀。不瞒您说,我也试了不少的秋梨膏,可就是没有

第4章 遇险

2022-11-25

书评(337)

我要评论
  • 后你就&妇儿了

    大熊当着她的面儿掏出了一张纸,然后瓮声瓮气道:“我知道你叫陈星言,你想自杀,没死成,被我救了。以后你就是我媳妇儿了。”

  • 木,讷&在床上

    卢二柱一脸麻木,讷讷道:“娘,我这个岁数了,再去搬货,怕是要在床上躺好几天呢。”

  • 了一下&,再之

    身子歪下去的时候,好像是被人扶了一下,再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牛去镇&才能回

    “你娘陪着小牛去镇上看大夫了,估计要等晌午饭过后才能回。快,快进屋坐。”

  • 一句接&贬低声

    随着她一句接一句的谩骂和贬低声出来,各个屋子里也先后有人一边整理衣裳,一边往外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