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的问题基本上问题了,陈星言也就松了口气。现在的他们家做的土地收入最好是的是山楂糕和如意丝了,而已利润很薄,真正的挣钱的是秋梨膏糖和秋秋梨膏。秋秋梨膏是熬成的黏稠的类似于于蜂蜜的东西,销毁在小罐子里,也可以舀出一勺来冲厕所喝。北方天气较干燥,每当到了秋冬季现在他们家做的卖地最好的就是山楂糕和如意丝了,只是利润很薄,真正赚钱的就是梨膏糖和秋梨膏。。...

果子的问题基本上解决了,陈星言也就松了一口气。

现在他们家做的卖地最好的就是山楂糕和如意丝了,只是利润很薄,真正赚钱的就是梨膏糖和秋梨膏。

秋梨膏是熬成的粘稠的类似于蜂蜜的东西,封存在小罐子里,可以舀出一勺来冲水喝。

北方天气干燥,每每到了秋冬季节,常常会有人咳嗽,

第4章 遇险

2022-11-25

书评(457)

我要评论
  • 杀气可&是真重

    只是,当时伤地有些重,所以看人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迷迷糊糊地觉得对方长地很高大,如今再看,这个男人身上的杀气可是真重呀。

  • 上看大&夫了,

    “你娘陪着小牛去镇上看大夫了,估计要等晌午饭过后才能回。快,快进屋坐。”

  • 脚再往&水灵灵

    陈星的脚再往里缩了缩,然后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惊惧地看着刚刚钻进来的男人。

  • 搬货,&天呢。

    卢二柱一脸麻木,讷讷道:“娘,我这个岁数了,再去搬货,怕是要在床上躺好几天呢。”

  • 名叫陈&了自己

    陈星,呃这具身体本名叫陈星言,之前迷迷糊糊中醒了几次,也知道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