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猫轻笑道:“果子逐渐成熟有早晚,用的地不像,这果子逐渐成熟的早晚也不像。现在的有地方的果子还在树上挂着没摘呢。反正就算摘下去了,现在的天气冷,这果子放不坏,咱们像也可以收呀。”陈星言点了点头,是这么个理儿。她当然也不是北方人,不懂这个,因为压根儿儿陈星言点点头,是这么个理儿。。...

卢大熊轻笑道:“果子成熟有早晚,用的地不一样,这果子成熟的早晚也不一样。现在有地方的果子还在树上挂着没摘呢。再说就算是摘下来了,现在天气冷,这果子放不坏,咱们一样可以收呀。”

陈星言点点头,是这么个理儿。

她毕竟不是北方人,不懂这个,所以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这一层。

第4章 遇险

2022-11-25

书评(177)

我要评论
  • 无奈地&一角,

    马车上,陈星无奈地蜷缩在一角,身上搭着一个又薄又有些陈旧的灰色被子,倒是没有什么味道,还算是干净。

  • ?不用&是以后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这群讨债死懒的破落户怎么还不起来?不用下地了?是不是以后都不用吃饭了?”

  • 对不对&老憨家

    “就是你家大熊呀!哦,不对不对,不是你家的,是卢老憨家的,瞧我,忘了他被你们给过继出去了。这张嘴哟,当我没说!”

  • 能得了&心了,

    卢家村上头还有一个清水镇,寻常村民们能得了闲去镇子上转一转,就觉得是很开心了,鲜少有人会去县里。

  • 其实就&听罢了

    这乡下人说的偏房,其实就是厢房,只是叫出来没有那么地好听罢了。

  • 点头,&不一样

    卢大熊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又看了看这几间屋子,跟自己离开时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 的马车&夫之外

    一辆有些破旧的马车,在还算是平整的土道上慢慢悠悠地走着,车辕上除了坐着车夫之外,还有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坐在另一侧,而后面的车厢里,则是被帘子捂地严实,什么也看不见。

  • 如今的&处境。

    陈星,呃这具身体本名叫陈星言,之前迷迷糊糊中醒了几次,也知道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