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氏话落,自然而然是也可以得到了村民们的支持。你朋友借钱么不应该打借条吗?别我以为是沾着亲,你就也可以只凭着一张口就说不还钱了!那可是五两银子,那是多少人家两三年的嚼用呢。戚氏又道:“不但要写借条,还得找人做保,一年内将这欠款偿清,否者,那是要收利息的。”“啥你借钱难道不该打借条吗?。...

戚氏话落,自然是得到了村民们的支持。

你借钱难道不该打借条吗?

别以为是沾着亲,你就可以只凭着一张嘴就说还钱了!

那可是五两银子,那是多少人家一两年的嚼用呢。

戚氏又道:“不仅要写借条,还得找人作保,一年内将这欠款还清,否则,那是要收利息的。”

“啥

第4章 遇险

2022-11-25

书评(343)

我要评论
  • 什么时&群讨债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这群讨债死懒的破落户怎么还不起来?不用下地了?是不是以后都不用吃饭了?”

  • &红色透

    大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额头,那上面还缠着纱布,仔细看,还有些红色透出来。

  • 人说的&偏房,

    这乡下人说的偏房,其实就是厢房,只是叫出来没有那么地好听罢了。

  • ,而且&是这个

    知道自己是被人陷害,而且陈家已无她立足之地,她便想着若是这个男人可靠,暂时在此屈就一段时日也无妨。

  • 东平府&数,有

    在离着东平府城不远的安阳县,有个稍微偏远些的村子叫卢家村,村子南面有个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大院子,这户人家看起来不算很寒酸,即使是土房子,那也是有一整排,仔细数数,有七大间呢。

  • 我这个&”

    卢二柱一脸麻木,讷讷道:“娘,我这个岁数了,再去搬货,怕是要在床上躺好几天呢。”

  • 面无表&间屋子

    卢大熊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又看了看这几间屋子,跟自己离开时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