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杏花眼角的余光瞥到陈星言了,这心思一动,哭地就更大声地了,毕竟,嚎的也更大声地了。在卢杏花的确,这新媳妇出身贫寒书香门第,那自然而然是最在意面子的,只要你自己多卖卖惨,这银钱定是就能拿回来了。这么心里想,卢杏花哭嚎地也就更起劲儿了,直把路对面儿的几户人家都给在卢杏花看来,这新媳妇出身书香门第,那自然是最在乎面子的,只要自己多卖卖惨,这银钱定然就能到手了。。...

卢杏花眼角的余光瞥到陈星言了,这心思一动,哭地就更大声了,当然,嚎的也更大声了。

在卢杏花看来,这新媳妇出身书香门第,那自然是最在乎面子的,只要自己多卖卖惨,这银钱定然就能到手了。

这么想着,卢杏花哭嚎地也就更起劲了,直把路对面儿的几户人家都给惊动了。

陈星言皱眉,

第4章 遇险

2022-11-25

书评(392)

我要评论
  • &卢老憨

    卢老憨家的房子很旧了,而且也矮,总共三间正房,还有几间偏房。

  • 眼里头&了!”

    卢老太脸一沉,两手在腰上一叉骂道:“反了你了,还敢跟我顶嘴了,是不是觉得你爹不在了,眼里头就没我这个娘了!”

  • &了。

    身子歪下去的时候,好像是被人扶了一下,再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你娘&。快,

    “你娘陪着小牛去镇上看大夫了,估计要等晌午饭过后才能回。快,快进屋坐。”

  • 她不是&些所谓

    最重要的是,她不是真正的陈星言,所以完全没必要回去认那些所谓的亲人。

  • 也无妨&。

    知道自己是被人陷害,而且陈家已无她立足之地,她便想着若是这个男人可靠,暂时在此屈就一段时日也无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