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说酸话的人,是卢二柱的一个堂弟媳妇,算出来是跟卢二柱家关系更紧一些。这女人也姓柳,是上柳村嫁回去的,早点年的时候,还经常在陈小芳面前炫耀,总会觉得自己家日子过地好,是特地在别人面前找一找很优越感。谁成想,卢猫回去了,这柳氏现在在陈小芳面前这女人也姓柳,是上柳村嫁过来的,早些年的时候,还常常在陈小芳面前显摆,总觉得自己家日子过地好,就是特意在别人面前找找优越感。。...

先前说酸话的人,是卢二柱的一个堂弟媳妇,算起来是跟卢二柱家关系更紧一些。

这女人也姓柳,是上柳村嫁过来的,早些年的时候,还常常在陈小芳面前显摆,总觉得自己家日子过地好,就是特意在别人面前找找优越感。

谁成想,卢大熊回来了,这柳氏以前在陈小芳面前的优越感,竟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第4章 遇险

2022-11-25

书评(401)

我要评论
  • 时也没&不一样

    卢大熊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又看了看这几间屋子,跟自己离开时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 地有些&是真重

    只是,当时伤地有些重,所以看人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迷迷糊糊地觉得对方长地很高大,如今再看,这个男人身上的杀气可是真重呀。

  • 真正的&些所谓

    最重要的是,她不是真正的陈星言,所以完全没必要回去认那些所谓的亲人。

  • 卢二柱&天呢。

    卢二柱一脸麻木,讷讷道:“娘,我这个岁数了,再去搬货,怕是要在床上躺好几天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