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猫点了点头,“先说好了,女人们和孩子们摘果子,不能够进深山,出了事儿大家都担不起。除了,倘若这果子泡制好了,以后没准能成了咱们村子里长久干出来的活计,倘若最合适了,等下一年也也可以从山里挖一些幼苗回去种。”“好好的好!但是猫想地更长远。”事情说着了“好好好!还是大熊想地长远。”。...

卢大熊点点头,“先说好了,女人们和孩子们摘果子,不能进深山,出了事儿大家都担不起。还有,若是这果子炮制好了,以后兴许能成为咱们村子里长久干起来的活计,若是合适了,等来年也可以从山里挖一些幼苗回来种。”

“好好好!还是大熊想地长远。”

事情说完了,村长要留他们两个喝杯酒,却被

第4章 遇险

2022-11-25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卢老憨&,则是

    卢老憨正坐在院子里编竹筐,乍一看到一位大汉进来,吓得不知所措,等人近前了再一看,则是惊呼道:“大熊?”

  • 天不用&呢!”

    “二柱,你今天不用下地了,去码头帮着搬货吧,昨儿我遇到有财了,他说搬一天货,能挣回来三十个大钱儿呢!”

  • ,只是&。

    这乡下人说的偏房,其实就是厢房,只是叫出来没有那么地好听罢了。

  • 被人给&下了定

    一时间,卢家所有人都像是被人给下了定身术一般,便是连眼珠子都要挪不动了。

  • 大熊的&于衷。

    大熊的身子一僵,好半天才转回身来,对上了眼前这个妇人热切的视线,却是无动于衷。

  • ,在还&子捂地

    一辆有些破旧的马车,在还算是平整的土道上慢慢悠悠地走着,车辕上除了坐着车夫之外,还有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坐在另一侧,而后面的车厢里,则是被帘子捂地严实,什么也看不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