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大巴喇叭响了一阵挥手示意的鸣笛,学校门口的校车就缓慢启动后,汇进前去纽约都市的主干道。车上。学生们望着两侧划过的城市光景,也是无法按耐兴奋身心愉悦的心情,争相交头接耳的交谈议论纷纷出来。“宁静一下!各位同学,麻烦先宁静一下!”具体指导员带着一个更年轻的车上。。...

滴滴!

大巴喇叭响起一阵示意的鸣笛,学校门口的校车开始缓慢启动,汇入前往纽约都市的主干道。

车上。

学生们看着两侧掠过的城市光景,也是难以按捺激动愉悦的心情,纷纷交头接耳的交谈议论起来。

“安静一下!各位同学,麻烦先安静一下!”指导员带着一个年轻的青年老师,站在司机驾驶位旁边的校车站台上。他将贴有银发女神照片的保温杯放下,拿着扩音器朝喧哗的车厢叫道。

校车内的一众学生当即安静下来,好奇看向从未见过的青年老师。

作为班长的格温显然知道更多讯息,在旁边小声的朝希年说道:“那位是新来的指导员助手。”

这时,有点猛男范的指导员咧嘴笑道:“各位同学,相信都知道我是谁了。不过,我还是再次的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这个班上的指导员,罗特·哈灵顿。你们可以叫我哈灵顿老师,或者直接叫指导员就行。”

男指导员罗特·哈灵顿热情的拍拍手掌:“我负责安排本次班上集体外出活动的一切事务,既是老师,也是导游,你们有什么事都尽管来找我就行,千万别不好意思!”

“还有,偷偷和你们说一个秘密,我是银发女神的忠实粉丝哦!”罗特指导员嘿嘿一笑。

都把照片直接贴保温杯上了,谁不知道这所谓的秘密?

不过罗特指导员最后的这句玩笑话语,顿时引发车内学生的一阵笑声,让他和不少学生打破隔阂、拉近了距离感。

其中一个后座上,希年拍了拍额头,一脸的生无可恋。

大可不必,大可不必……

“对了,和你们介绍一下。”罗特指导员带动起友好的气氛后,立即拍了一下站在自己旁边的青年:“这位是我的临时助手,也是本次班上旅游活动的副指导员。”

“和同学们自我介绍一下吧。”罗特指导员挑眉示意道。

带着些许性感胡渣的青年点了点头,他往前一步,站在校车学生们目光聚焦的所在,脸色突然凝重起来的张开双手:“你们好,我叫昆汀·贝克,你们也可以叫我‘神秘客’,其实,我是来自平行宇宙的穿越者!”

“……”

车上的一众学生都惊愣住了。

希年更是睁大眼睛,直直的注视着青年。

不会吧,遇到老乡了?

啪!

罗特指导员轻拍了一下昆汀·贝克的头部,一脸无奈的解释道:“各位,原谅一下你们的副指导员,他有点——中二病。”

昆汀·贝克微笑道:“刚才的我演技怎么样?还是蛮真实的吧。我小时候的梦想,可是做一个演员,好莱坞特技演员。”

学生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你们可别看他这样。”罗特指导员出来打圆场道:“他最近可是在申请面试史塔克工业的职位,也许做完你们的副指导员不久,将作为技术师加入到史塔克工业!”

史塔克工业?技术师?

听到这里,学生们都钦佩而憧憬的鼓起掌声。

在史塔克工业,不管什么职位,都是世上最顶尖的一批。最主要是,工资肯定不低。而技术师,其含金量绝对高于大学教授职位!

希年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自己貌似把那一位史塔克工业的大佬放逐过别的次元去。

尽管,当时是处于三合一体的状态下。

……

在两位指导员分别结束自我介绍,并和学生们融洽的打成一片后,校车很快便驶入高速公路,车内则开始逐渐安静下来。

校车在速度上可不如飞机和火车,到达纽约至少要三四个小时。车内两侧窗户的窗帘拉上,车内的光影当即暗沉不少,许多学生都在车上闭眼睡觉、或玩起手机,安静的只能听到校车的行驶声响。

希年原本也想靠躺着小憩一下的。这时,旁边座位的格温凑近过来,在他耳边小声说道:“记得,前天我们说好的事情么?”

“前天?”希年愣了一下,很快记起,格温想要补偿……

“要什么补偿,说吧。”希年痛快点头,青梅,也算自家兄弟嘛。

“我刚才上车的时候,脚腕好像扭了一下,有点痛。”格温微红着脸,有点难以启齿的低声道。

“就这小事,算什么补偿。你把脚放上来,我帮你揉一下。”希年没想过多,直接说道。

“……”

格温犹豫一下,然后微微咬住下唇,坚定了内心想法。

金色短发美少女坐在靠窗座位上,于是侧身背对着窗帘拉起的车窗,伸手往下将自己的黑色小短靴脱掉。她用手稍微拉着牛仔短裤的裤脚,把自己的双脚抬起并弯曲着,轻放在旁边座位的希年腿上。

希年愣住了。

其实,在格温脱下靴子的那一刻起,他就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也许是天气转暖的缘故。

今天格温出行的衣着是洋装上衣和牛仔短裤,底下双脚裹着保暖性质的黑色连裤袜。

所以。

现在希年一低头,就能看到一双紧裹着轻薄裤袜的少女美腿。

希年不是足控。

但此时,他的心突然加速跃动起来,眼中带着一丝惊艳神色。

格温双腿本就修长。现在仔细一看,小腿更是笔直纤美,从腿部到脚腕呈现出十二分优美的柔韧曲线。

而双腿最美的地方,往常连希年都无法看到。

即是少女小巧而玲珑的脚足。在质地上佳的黑丝包裹下,五指如同微微发亮的珠宝,弧度没有一丁点走形,完美的胜似一件工艺品。

“就是那里,扭到了。”格温带着自己的小心思,指了指自己的右脚脚腕。

“我知道了。”希年深吸口气,平复一下心情。

格温是自家兄弟,格温是自家兄弟……

希年默念一声,义无反顾的伸手握住了格温的右脚足部。

少女的脚非常小巧,他的手直接就能包住全部,就像是握住一枚温凉细滑的宝玉。

希年一鼓作气的,轻轻握着少女小巧的右足按摩起来。

格温的脸容已经一片羞红,自己当下提出的事情,让她觉得实在有些大胆过头了。

而在脚足被希年握住,并揉按起来的刹那。

少女的身躯一僵,脚足传来触电般的强烈冲击!

“等、等等……”格温咬紧嘴唇,差点忍不住从座椅上直接跃起!!

科普一个动物知识。

蜘蛛的足最为敏感。

因为在大腿上,有灵敏的震动感受器,让蜘蛛能够察觉到足下蛛丝传来的任何轻微动静。

哐当!

校车突然剧烈颠婆一下,惊醒了不少学生,司机抱歉的声音传来:“不好意思,同学们,车速过快。”

书评(185)

我要评论
  • 见怪不&怪了,

    希年对这类新闻也是见怪不怪了,但在他仰头喝了口温牛奶,感受着那份丝滑的温热入肚,还是忍不住地叹了口气:

  • &”

    推开房门,希年习惯性冲着客厅叫喊一声:“小姨,早上好!”

  • 则是套&上方戴

    左右手则是套着一对银色护腕手镯,如果再算上,额头上方戴着的银色星光华冠……

  • &的生死

    所幸他的身高不低,还在十六岁的成长发育期间,身体已经轻易突破一米七的生死关卡。

  • 摆满了&如今的

    希年逐渐将目光转移到电视机旁侧,只见木架上摆满了他的照片,从婴儿到如今的少年时期一应俱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