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小皇放到一旁的沙发上,希年靠躺在非常舒适的软背上,再打开手机查询上次还未来及检查并的信息。空袭式的信息大都(于个人社交的推特,手机短信也有一些。希年在学校里的人缘实际上很通常,会特意在推特软件上找他,并已发出犹如中病毒般海量信息的,也仅有一同自小轰炸式的信息大多来自于个人社交的推特,手机短信也有一些。。...

将小皇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希年靠躺在舒适的软背上,打开手机查看刚才还未来得及检查的信息。

轰炸式的信息大多来自于个人社交的推特,手机短信也有一些。

希年在学校里的人缘其实很一般,会特地在推特软件上找他,并发出如同中病毒般海量信息的,也只有一起从小玩到大的一人了。

好‘兄弟’,青梅格温。

希年快速的翻动手机信息阅览起来,格温发的一开始都是圣诞祝福,家庭和个人过节日的一些照片。

手指在照片上翻动一下。

咦,格温这张粉色兔子款睡衣的个人照看上去不错,挺养眼的。

希年不客气的随手点击了收藏。

期间,格温在察觉他没有回复信息的反常后,又发了确认安全的信息和打电话过来。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格温还一度以为希年失踪了,乔治警官为了爱女忍不住查了一下,这才知道希年一家子出国去了。

估计,乔治警官这下彻底盯上他了。

希年苦笑一声,快速回复信息:“抱歉,格温。让你担心了。”

“我和小姨度假去了,由于走得急,忘了和你说一声。”

他的信息才点击发送,不到半秒,格温就回复了信息:“哼!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我需要真诚的补偿!”

“行,到时候你提补偿条件,能满足的一定满足你。”希年自知理亏,当即痛快的答应下来。

格温:“这才对嘛,条件我要好好想想!到时候别想耍赖!”

“OK。”希年回复完毕,继续翻阅别的推特信息。

他发现,学妹卡拉·丹弗斯在圣诞节之夜也发了一条祝福信息过来。

只是截止那之后就没有第二条信息了,卡拉个人推特上最后更新的内容,也是截止到五天前的圣诞之夜,似乎从那之后就没上过线了。

“不会也到国外度假去了吧……”希年沉吟一下,手指敲击屏幕回复信息。

先道歉和解释了自己没回信息的原因,补上一句迟到的圣诞祝福,最后询问一下对方的身体和出行状况……

作为学长的关心。

三连之后。

希年又翻阅了一下班上的讨论组信息,发现班里的指导员更新了上课讯息。原定在明年一月中旬的集体旅游活动,提前到了明年的一月一号,元旦。

而今天,是2011年的倒数第二天。

这不是度过一周圣诞假,去学校上一天的课后,又组团去纽约三日游么?

希年无言以对,现在他对出行还有一些阴影。

他心想只要真的是单纯的“旅游”就好。别像前两次所谓的旅游出行那样,要么被迫拯救世界,要么被迫苦修训练,和旅游的娱乐放松等宗旨差远了。

翻阅和回应完推特上的信息,希年百无聊赖,又刷起了网上的新闻资讯。

这一看。

希年不由吃惊的睁大眼睛,下意识挺起腰板,整个人坐直在了沙发上。

他脸色凝重,快速往下翻动手机上的新闻资讯。

在希年待在天堂岛的那几天里,外界有两件事的热度引爆全网!

……

第一件事,关于超级英雄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

由于前美国特工探员佩吉·卡特因病去世,从冰山中复苏、消失了七十多年岁月的美国队长,作为抬棺人之一首次在大众眼前亮相!

同一代的恋人容貌已经衰老、身体已经逝去,而作为第一位突破人类界限的超级英雄,美国队长却依然年轻如二十岁出头的青年!

没有同辈人,没有一起战斗的战友,永远无法兑现那一句承诺,这对于超级英雄是极为残酷的事情!

横跨时代,降临二十一世纪的美国队长,该何去何从这也是一个问题。

……

第二件事,则是关于大都会城市的那位人间之神——

超人。

自从一年半前,超人对抗氪星战舰和势力一战成名后,他就一直以超人的伟力帮助人类,被许多人当人间之神一样进行膜拜。

可最近几天的谬论风向彻底变了。

由于破坏建筑、误伤人类过多,大都会的一部分市民开始公开抗议,大都会法院宣布将公开召唤超人审讯!

审讯日,就定在明年的一月二号!

超级英雄超人,很有可能会被定罪入狱!

……

两则重大新闻资讯阅览下来,希年的眉头忍不住皱起。

涌现复苏在世界上的超凡越来越多,只能用超凡对抗超凡,而超凡又会被普通人所忌惮、质疑。

地球世界内忧外患,就像时代无形的趋势。

“要准备一些未雨绸缪的手段了么?”希年轻声自语,看向趴在旁边沙发呼呼大睡的小皇。

幼年的噬元兽、沉睡的毒液……

如果不算上小姨的情况下,显然还不够稳健。

希年陷入思索。

不管如何,他都要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

在这个前提下,哪怕对手是旧神、外星人、超凡者,亦或怪物,他都无所畏惧。

……

两天后,一月一号,元旦。

这是2012新年的第一天!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往年一月也是最冷的气候,可今年,全球气候就像失调一样,刚到新年温度便持续上升。户外的气温更像处于秋天时分,许多学生都脱掉了身上厚重的风衣大棉袄。

中午时分,一辆涂刷为显眼黄色的大巴校车停在中学门口。

男指导员手里拿着一个扩音器,站在校门口叫道:“我们班上的同学动作都快点,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到车上找到座位坐好。”

学生鱼贯的从教学楼出来,登上校车。

“希年,你还在做什么,赶紧上车!”男指导员突然朝一处喊道。

“来了!”希年背着书包,应声从教学楼内匆匆跑出。

他刚才顺带去了一趟卡拉的教室,结果发现对方今天也没来上课。自从圣诞节之夜过后,卡拉就一直没有回应过他的消息,学校这边也是连续请了病假。

这无疑让人有些担心。

希年上车时,瞥了一眼男指导员手里握着的保温杯,眼角微微抽动一下。

保温杯的杯口贴什么不好,非要贴他对战憎恶时的女装背影照……

这谁顶得住啊?

希年叹了口气,刚进入校车车厢,便看到稍靠后排的一处座位上,格温正冲着他挥手示意,她旁边让班上男女同学眼馋的座位,正被自己的小书包占据着。

希年当即挥手示意,往格温旁边的座位过去。

“都坐稳了,准备出发了!”

在男指导员浑厚有力的提示声下,希年的纽约之旅也将就此拉开序幕。

书评(148)

我要评论
  • 的嘴角&里主人

    希年满是泡沫的嘴角撇了撇,没什么办法,这同样是家里主人的审美风格。

  • 里地球&战争,

    好比这里地球的一战战争,竟然有真正的战争之神参与进来,最终是传说中的女神结束了一战。

  • 性冲着&”

    推开房门,希年习惯性冲着客厅叫喊一声:“小姨,早上好!”

  • ,早上&物都与

    希年欲哭无泪,早上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学生而已,以为一切超凡、超自然的事物都与自己无关。

  • 与异性&能力。

    “只要与异性眷属进行亲密的身体接触,有‘液体’程度上的交换,就能在一定时间里掌握对方拥有的能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