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里里廖书吏来敲花有财的门,所以许县令的小妾,翠花大太太突然死了!“死了?怎么死的?”花有财急忙去杂物间拿他的仵作工具箱。花荞听见院子里的声音,也赶快穿衣服准时起床。“我哪明白?正睡得迷迷糊糊,听见外面一阵闹,出一看,翠花大太太死在后院那口井里“我哪知道?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外面一阵闹腾,出来一看,翠花姨娘死在后院那口井里了!”廖书吏跑得急,出了一身汗,手掌当成扇子,拼命扇着风。。...

半夜里廖书吏来敲花有财的门,因为许县令的小妾,翠花姨娘突然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花有财连忙去杂物间拿他的仵作工具箱。花荞听到院子里的声音,也赶紧穿衣服起床。

“我哪知道?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外面一阵闹腾,出来一看,翠花姨娘死在后院那口井里了!”廖书吏跑得急,出了一身汗,手掌当成扇子,拼命扇着风。

这下轮到花有财冒汗了:死在井里?县衙后院那可是口水井,尸体泡一下,能判断尸体真正遇害原因的难度又增加了。

“走吧走吧。”

花有财正要关门,花荞挤了出来:“阿爹,我也去!”

看着她穿了件小厮的衣服,花有财只好默许了,父女俩跟着廖书吏一起朝县衙走去。冥冥中,花有财也希望把自己懂的,大明能用的知识,都快点交给花荞。

花有财到的时候,大家默默给他让了一条路,翠花姨娘的尸体便豁然出现在眼前。衣服湿哒哒的贴在身上,许县令让人拿了块布给盖了个大半。

“刚从井里捞出来时,我们给她施救,按了肚子,挤出来一些水,但还是没救过来。”一位衙役向花仵作解释道。花有财点点头。

翠花姨娘的头发扎得好好的,只是头上没有珠钗,不知是不是从井里拉出来的时候,掉在井里了。花有财照常从头部开始检查,头部并没有明显伤痕,也没有中毒迹象,如果按照衙役的说法,肚子能挤出水,确实是淹死的概率比较大。

“花有财,你来看看。”许县令忽然开口道。花荞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见地上用纸钱的灰写着两个字:纳征。这是什么意思?纳征是婚姻六礼中的一礼,就是男方向女方家下聘礼。

“老花,你能不能看出来,姨娘是不是被吓死的?”许县令垂头丧气的问。地上这两个字,是不是说,把翠花姨娘拉去做新娘了?

如果能让花有财解剖尸体,他倒是可以通过观察,心脏上是否有充血红斑来判断,姨娘是不是被过度惊吓,心脏猛然出血过多,导致猝死。只看表面,他也没有什么依据证明这一点。

花有财还没有搭话,只听钱训术摇头道:“非也非也,此类成亲,并非是和死人,而是要与活人。姨娘之所以被扔到井里淹死,是在警告我们,若不按他说的,按时替他送新娘,便会杀了住在这里的人报仇!”

“啊?......”旁边的人都小声议论起来,要知道,县衙并不是只有许县令一家住在里面,县丞一家,还有十几个单身的衙役,对了,钱训术本人,也住在县衙里。

许茉妍也绷着一张脸,搀着母亲站在旁边。

“钱训术啊,这几天你天天做法,怎么都捉不住、赶不走那个脏东西?现在死了人,你意思说,不给他找个新娘,还得往下死?”许县令心里打起了小九九:若只是要个年轻姑娘陪葬,县城这么大,忽悠个送死的姑娘应该很容易。

花有财站起来说:“从尸体表面看,我倾向死者为溺水身亡,至于生前有没有遇到那个什么......暂时无法了解。”他虽然自己不信,也不能说这世上没有鬼存在啊,说了也没人信。

“那,那就......”许县令话未说完,旁边一个衙役喊道:“大人,树下有个包裹!”

因是天黑,大家注意力又都在死尸和地上的字,没人看见旁边的树下还落了一个包裹。许县令示意打开检查,等包裹一打开,夫人就冲过去里外一翻,里面是翠花姨娘的几件好衣服,还有些金银首饰。

夫人咬牙切齿的说到:“潘翠花这个贱人,这是要卷细软逃走啊,难怪连鬼都不放过她!”

这几天县府里闹腾得厉害,翠花姨娘天天哭闹着要回娘家,她虽然也有三十来岁了,可因为没生养,身材窈窕,脸蛋光滑,妩媚起来还像个小媳妇。许县令怕她出了门就给自己绿帽子戴,哪敢放她走?

想来她今晚是想悄悄溜走,才撞了那个冤魂,吓得掉井里淹死了。这样一想,许县令反倒安下心来,指挥衙役把尸身搬到外面公堂暂放一晚,明天定口薄棺,乱坟岗一埋了事。不过是个下人。

安排好之后,大家也就散了,花荞也跟着阿爹准备出门回家。

“啊!......”一声尖叫划破夜空,就连县衙院子里树上的鸟儿,也被惊醒了,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往天上飞。

大家心都凉了半截,全都站住了。只见许茉妍跌跌撞撞的从自己房间跑出来,回身指着房里,结结巴巴的说:“有......有......”

“他来了?”

衙役们都把朴刀护在胸前,打不打得过鬼不知道,比旁边不拿刀的厉害就够了。

“不......不是......是......”许茉妍两腿打战,靠着廊上的柱子就坐了下去。

“走,进去看看!”许县令指着那几个拿朴刀的衙役。衙役硬着头皮走进去,两下就出来了。

“大人,大姑娘的闺房里......摆着一箱......聘礼!”

大家跟着许县令进去一看,果然,屋子中间摆着一个红箱子,盖子已经被衙役打开了,里面满满一箱金元宝,不过,这元宝是纸做的,就是平时拜祭时烧给死人在阴曹地府花那种。这还......真是冤魂来纳征啊,而且,选的新娘还是县令的掌上明珠许大姑娘。

“爹!娘!......我不要嫁啊!”坐廊上的县级公主许茉妍,声嘶力竭的哭了起来。

夫人抱着女儿陪着一起哭,这下,半个县城都听到了。

花有财看到桌上还有张名庚贴,拿起来一看,差点腿一软坐在地上。

这张名庚贴上,明明白白写着:林光宗,丙戌年庚子月乙亥日,明日成亲......这正是今天花有财看到的林裁缝的大名,和他的死祭!果然是枯井案。

许县令接过去一看还看不出个所以然,等到花有财说出枯井案的林裁缝,他的脸都绿了。真是他,一定是那个冤魂!林裁缝当年是自己亲自监斩的,绝不可能活着装神弄鬼。

“抬......抬到外面公堂里放着,此事不许外传!若是外面有人知道一星半点,别怪我不给你们留活路!”许县令咬牙狠声道。

花有财悄悄回身看了一眼,正瞪着大眼睛站在自己身后的花荞,悔得肠子都青了: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自己姑娘来啊!

前言

2022-07-24

书评(293)

我要评论
  • &在是丢

    刚才钱训术跟着郭老爷一起狼狈逃窜,实在是丢面子,好在个个只管自己逃命,没人顾得上看他,他也就装作没这回事一般。

  • &,赚点

    宝应县求雨镇河、祈福开光,样样都靠他。平时有空也帮人驱鬼请神做法事,赚点外快,反正号称无所不能。

  • 不是瞎&姑娘白

    “老爷,我可不是瞎说,我和春儿刚才都看得真真的,姑娘白衣白裙的,头上还披着白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还对着我们笑!”李婆子越想越真。春儿脑子里现在只有那个白影子,哪还想得出笑没笑?只管不住点头。

  • 钱训术&棺材的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 心有不&请训术

    郭老爷一听“心有不甘”四字,眉心猛的跳了两下,忙对钱训术感激的点头说到:“那就好,那就好......有劳训术了。回去,我就让人将法酬双倍奉上,还请训术笑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