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暖还寒三月风,初相识小荞去匆匆。后来屋顶金屋藏娇客,不知道自此入梦中。****转辗六月夏意浓,聚短离长痴心同。马蹄踏断千山路,唯恐相思意已成空。****此文即将上架待明天,繁花似锦几多时?为求首订初再度携手,风吹雨打我心知。当时屋顶藏娇客,。...

乍暖还寒三月风,

初识小荞去匆匆。

当时屋顶藏娇客,

不知从此入梦中。

****

辗转五月夏意浓,

聚短离长痴心同。

马蹄踏断千山路,

惟恐相思已成空。

****

此文上架待明日,

繁花似锦几多时?

为求首订初携手,

雨打风吹我心知。

前言

2022-07-24

书评(248)

我要评论
  • 布做的&上去就

    他刚才在屋顶上,见那姑娘将这白布做的东西套在手上摸的尸体。五个白手指,看上去就像那姑娘的小手掌。

  • &着伞,

    郭老爷听了也松了口气,这才敢带着人迈步往灵堂里走。刚才那么一惊一乍一跑,就算撑着伞,浑身也都湿透了,正烦躁得很。边走边骂后面的李婆子:

  • ,样样&外快,

    宝应县求雨镇河、祈福开光,样样都靠他。平时有空也帮人驱鬼请神做法事,赚点外快,反正号称无所不能。

  • 插了四&幡。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 &可不要

    “姑娘啊,冤有头债有主,小人不知道是谁害了您,您可不要错怪小人啊!”

  • 玄衣男&的手套

    玄衣男子将沾了泥水的手套甩了甩,又掏出一块手帕将就包着,才揣进怀里。随后,身形一晃,自己也遁入雨幕之中不见了。

  • 。大家&聚拢起

    灵堂外面,一群人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除了地上那块碎瓦,也没见再掉下什么来。大家才重新聚拢起来。阿龙、阿虎召集了家丁,个个双手握紧棍棒,壮起胆子往里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