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姑娘和兰溪一起,送尉迟锦他们上船离开了。她笑眯眯的望着兰溪,调侃到:“这么也没斗志?才一个回合就抱拳让人了?”兰溪仰起脸指指将圆未圆的月亮说:“一个十多年都没把你放到心上的男人,你不指望他心里有人后,再回过头找你吗?”说着,一拂衣袖,回房去了她笑眯眯的看着兰溪,打趣到:“这么没有斗志?才一个回合就拱手让人了?”。...

杜姑娘和兰溪一起,送呼延锦他们下船离开。

她笑眯眯的看着兰溪,打趣到:“这么没有斗志?才一个回合就拱手让人了?”

兰溪仰起脸指着将圆未圆的月亮说:“一个十几年都没把你放在心上的男人,你指望他心里有人之后,再回头找你吗?”说完,一拂衣袖,回房去了。

杜姑娘还在看了天上

前言

2022-07-24

书评(109)

我要评论
  • .也还&死了一

    又过了一会儿,阿龙才跑出来回报:“老爷,灵堂里一切如常,大姑娘......也还好好的躺在棺材里。”阿龙感觉推开棺材那一瞬间,自己已经死了一回,他的魂魄这时才刚刚回到身体里。

  • &衣姑娘

    灵堂里面的白衣姑娘暗道:天助我也!得了这个时间,赶紧把烛台、长明灯都原样放回供桌,还不忘朝郭轻尘的灵牌双手合十拜了拜,抓起刚才丢在地上的白纱,朝后窗跑去。

  • 材里的&。

    他笑着回头对郭老爷说:“郭老爷,并非诈尸,许是下人看花了眼。不过,头七日恐游魂心有不甘,常常会出来闹事。小道已经布好法阵,将棺材里的魂魄镇住,她不敢出来骚扰生人了。

  • 上,见&体。五

    他刚才在屋顶上,见那姑娘将这白布做的东西套在手上摸的尸体。五个白手指,看上去就像那姑娘的小手掌。

  • 什么来&龙、阿

    灵堂外面,一群人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除了地上那块碎瓦,也没见再掉下什么来。大家才重新聚拢起来。阿龙、阿虎召集了家丁,个个双手握紧棍棒,壮起胆子往里走。

  • 阿龙、&鬼估计

    阿龙、阿虎听得头皮发麻,他们是会些拳脚功夫,可那是打人的,打鬼估计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东家老爷叫去,也不能不去啊!两人对视一眼,回头手一招,七八个和他们一样吓破了胆的家丁,战战兢兢就要走进灵堂。

  • 玄衣男&就包着

    玄衣男子将沾了泥水的手套甩了甩,又掏出一块手帕将就包着,才揣进怀里。随后,身形一晃,自己也遁入雨幕之中不见了。

  • 怒,扬&一板拍

    郭老爷恼羞成怒,扬手就是一板拍在春儿头上,骂道:“蠢货!刚才你们就是被它吓成这样的?”

  • 被她进&见她脚

    白衣姑娘的马,就系在别院的后墙外,姑娘看上去并不会轻功,可墙中间早被她进来之前,就掏出一块墙砖,开了一个口子正好搭脚。只见她脚往口子里一塞,利落的翻过墙去,顺手将证物塞在马鞍子下面干燥的地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