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孙东宫里,朱瞻基拿着刚送来的快报,看到许县令已被砍头,又想起前两日寿宴上那一幕:明明已经让父王发话了,可她还是保住了,也许,许茉妍就该与六弟有这一段缘。宗人府也已经便按照...

皇太孙东宫里,朱瞻基拿着刚送来的快报,看到许县令已被砍头,又想起前两日寿宴上那一幕:明明已经让父王发话了,可她还是保住了,也许,许茉妍就该与六弟有这一段缘。

宗人府也已经便按照太子妃给的名单,替选中的各位秀女造了册,其中许茉妍,赐予六皇孙朱瞻培做了正妻。

许茉妍听到册封旨,

前言

2022-07-24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一场,&连,跟

    虽说只是虚惊一场,可人人都感觉灵堂里忽然阴气森森,谁都不愿在此多流连,跟着郭老爷、钱训术快步出了灵堂。

  • 的后墙&墙去,

    白衣姑娘的马,就系在别院的后墙外,姑娘看上去并不会轻功,可墙中间早被她进来之前,就掏出一块墙砖,开了一个口子正好搭脚。只见她脚往口子里一塞,利落的翻过墙去,顺手将证物塞在马鞍子下面干燥的地方。

  • ,在灵&才收了

    最后,钱训术口中念念有词,在灵牌前面,用雷劈桃木剑前后左右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势。

  • ,我可&管不住

    “老爷,我可不是瞎说,我和春儿刚才都看得真真的,姑娘白衣白裙的,头上还披着白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还对着我们笑!”李婆子越想越真。春儿脑子里现在只有那个白影子,哪还想得出笑没笑?只管不住点头。

  • 才敢带&一跑,

    郭老爷听了也松了口气,这才敢带着人迈步往灵堂里走。刚才那么一惊一乍一跑,就算撑着伞,浑身也都湿透了,正烦躁得很。边走边骂后面的李婆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