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锦说的是的,他去扬州的第二天,许茉妍的香车宝马也离开了了宝应县,他的一位堂哥带着两个小厮一同送她京师。许夫人本想挤两滴眼泪,无可奈何心里太想笑了,只得拿着帕子虚情假意擦个不停地。许县令貌似真舍严禁女儿,大队人马始终送进了县城外。花荞在家里坐着恹恹的许夫人本想挤两滴眼泪,无奈心里太想笑了,只好拿着帕子假意擦个不停。许县令倒是真舍不得女儿,大队人马一直送到了县城外。。...

呼延锦说的没错,他去扬州的第二天,许茉妍的香车宝马也离开了宝应县,他的一位堂哥带着两个小厮一起送她上京。

许夫人本想挤两滴眼泪,无奈心里太想笑了,只好拿着帕子假意擦个不停。许县令倒是真舍不得女儿,大队人马一直送到了县城外。

花荞在家里坐着恹恹的,花有财奇怪的问:“怎么?可惜

前言

2022-07-24

书评(368)

我要评论
  • &切如常

    又过了一会儿,阿龙才跑出来回报:“老爷,灵堂里一切如常,大姑娘......也还好好的躺在棺材里。”阿龙感觉推开棺材那一瞬间,自己已经死了一回,他的魂魄这时才刚刚回到身体里。

  • ,他突&是灵牌

    走在后面的阿虎,扶起姑娘的灵牌,他突然冒出一身冷汗:若刚才也是灵牌倒下,吓走李婆子和春儿,那......是谁把灵牌扶起来的?

  • 天助我&上的白

    灵堂里面的白衣姑娘暗道:天助我也!得了这个时间,赶紧把烛台、长明灯都原样放回供桌,还不忘朝郭轻尘的灵牌双手合十拜了拜,抓起刚才丢在地上的白纱,朝后窗跑去。

  • &县衙里

    和郭老爷一起来的,还有位县衙里专管道法的训术,这位钱训术虽然只是县衙里领俸禄的小吏,可他名气并不小。

  • 自己逃&人顾得

    刚才钱训术跟着郭老爷一起狼狈逃窜,实在是丢面子,好在个个只管自己逃命,没人顾得上看他,他也就装作没这回事一般。

  • 低头找&起被姑

    她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一位玄衣男子,那男子歪头看了看墙上那个搭脚的口子,低头找了找,弯腰在墙角捡起被姑娘挖出来的那块砖,塞回墙上的口子里。

  • 位跟前&棺材的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