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花家,尉迟锦把自己准备将此事报给皇太孙,最好是能让他直接排钦差大臣来处理方式此案,虽然在此之后不能够走露风声,以防有人对王五动手。林墨自告奋勇道:“我主要负责望着王五,我的身份,是整天蹲在他门口,也会有人产生怀疑。”“王五是此案最最关键的证人,你要不看好林墨自告奋勇道:“我负责看着王五,我的身份,就是天天蹲在他门口,也不会有人怀疑。”。...

在花家,呼延锦把自己打算将此事报给皇太孙,最好能让他直接排钦差大臣来处理此案,但是在此之前不能走漏风声,以免有人对王五下手。

林墨自告奋勇道:“我负责看着王五,我的身份,就是天天蹲在他门口,也不会有人怀疑。”

“王五是此案最关键的证人,你要看好他,注意不要暴露自己。我这里的

前言

2022-07-24

书评(306)

我要评论
  • 最后,&牌前面

    最后,钱训术口中念念有词,在灵牌前面,用雷劈桃木剑前后左右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势。

  • 刚才都&看得真

    “老爷,我可不是瞎说,我和春儿刚才都看得真真的,姑娘白衣白裙的,头上还披着白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还对着我们笑!”李婆子越想越真。春儿脑子里现在只有那个白影子,哪还想得出笑没笑?只管不住点头。

  • 郭老爷&一板拍

    郭老爷恼羞成怒,扬手就是一板拍在春儿头上,骂道:“蠢货!刚才你们就是被它吓成这样的?”

  • 自来替&郭姑娘

    您放心,等头七那日,我亲自来替郭姑娘做场法事,送姑娘一程。尘归尘、土归土,郭府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 得一点&.”

    “老货!做不得一点事,守个灵搞出这么多事来,大风大雨害我们一班人跑恁远的路,回去你就收拾东西,滚回乡下去......”

  • 个手印&一圈,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 ,样样&帮人驱

    宝应县求雨镇河、祈福开光,样样都靠他。平时有空也帮人驱鬼请神做法事,赚点外快,反正号称无所不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